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SLO11无料公开】《Peter Pan》(Jack&Daniel无差)

《Peter Pan》Jack/Daniel   Kingsman AU

原作:NYSM-惊天魔盗团1/2

作者:bzsxdm挽洛

赠给 @内河 以及爱您 @川又千秋 


私设如山!没有反派!凯恩爷爷在NYSM里角色本来就叫Arthur!

本文Arthur只是古板,但是Kingsman本身在走向改变,老友既视感Arthur。

训练内容没有狗,训练相关有修改。

作者突变一级笑话爱好者,HEHEHE!

 

*

      “感激各位齐聚在这里,令人十分欣慰的是,上一次进行这一项仪式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Lancelot在任期间一直是一位杰出的骑士,是一位真正的王牌特工,很遗憾我们今日要为他举杯,我们将永远缅怀他。”

      “敬Lancelot。”

      “敬Lancelot。”

 

       Dylan一手扶住平板,另一手敲敲门框,“Arthur。”

       Arthur刚刚将自己的眼镜摘下,看着是他便招招手让他进来,“Merlin。不,这种时候还是叫你Dylan好些吧。”

      “还是Merlin,保持我的专业性。”Dylan冲他微微笑起来,冲散了一点阴霾。

      “我知道你父亲去世令你感觉不好受,而且你作为他的儿子本来应该是这个位置最大的竞争者,可惜你很多年前就提前接下来Merlin的位置。”

“没关系。”Dylan摆手,“我是来请假的。作为一位骑士,我希望我父亲的葬礼能够由我亲自处理,以及,不必再牵扯别的骑士去调查这件事了。”

        “作为你父亲的老友,当然可以,但是举杯后就是新人荐举,我不认为你适合现在离开。”

         Dylan微微欠身,Arthur才注意到他身后跟进来一位少年,黑色板直西装,神色漫不经心地从Kingsman的诸多先辈画像前扫过,最后堪堪落在自己身上。

        “J.Daniel.Atlas?你当年的考核结果可还令我记忆犹新。”

       “我觉得你是在讽刺我。”

       “是的,这是你的荣幸。”Arthur盯着Dylan,“我当年允许你把他招安,可不是为了现在的。”

       “是时候了,后勤部门早就不是缺了我一个人就不行了地方了。就像是圆桌骑士一样,他们是我的骑士,天启四骑士。”

“非常合适的称呼,但愿不要为我们带来灾厄。既然你坚持,那么我姑且允许你们Kingsman本部后勤部门姑且承担起这一次的骑士培训与考核。”

       “令人意外,老古董。希望你不要还遵循着杀狗的那一套。”

        “那是传统,年轻人。”

        Daniel转身即走,“我回去叫他们准备,你自己和他纠缠吧。”

         Arthur错愕地看着一旁毫不意外的Dylan,“你在后勤部还有地位吗?”

     “他自己有分寸的。还记得我们招募他之前他在CIA的外号吗?”

      “‘大魔术师?’”

      “他们很难让我失望,是时候走出一点改变了。”

      “听起来你对Lancelot的候选人早有选择。”

       “当然。”

       “希望你不要让我的心脏病发。”Arthur又将刚刚举杯时饮用的拿破仑白兰地倒了两杯,递给Dylan,终于露出一点近乎于慈父的面容,“我这个坐在高位的人或许已经开始脱离正轨了,希望你们能找到它的方向。敬你的父亲。”

        Dylan也难得露出茫然的一面,闻言还是举杯相碰,“敬Kingsman。”

 

*

Jack Wilder就是一个普通的街头骗子。

街头骗子是他前半辈子的职业,普通定义的是他的前半生。

为国捐躯的父亲,母亲很快又寻到了新的爱人,被隔绝在另一个家庭之外似乎变成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也并非说他不够聪明,只是哪怕逃到很远,他依然是一个人。

他依然很年轻,还具有很多的可能性。

从小生活在市井阶层的生活给了他生存本能,但是少年心性又赋予他一往无前的勇气。

勇气来源于他随便跟着一个人跑了的举动彻底影响了他的后半生。

放心,好的方向的影响。

不过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一点,他只知道自己一贯用的勺子骗术依然让他成功偷到了两个很厚的钱包,以及在他销赃的海边站着一位绅士。对方目测接近四十的年纪,一身西装三件套,单手将大半身体的重量都撑在伞柄上,另一只手冲他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Jack的生存本能告诉他对面必然是个危险人物,此时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撒开腿跑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仗着丁点的勇气和念头等着一场随机应变的缘分。

但显然对面的人很吃他这一套,Dylan踱着步子慢慢朝他走来,用伞柄轻轻叩了两下他的肩膀,“跟我来。”末了顿了顿又紧着接了一句“Jack Wilder。”

他知道我的名字。Jack犹豫,继而慢慢跟了上去。

“你的父亲是一位战士,他为他的国家而死。”

“我知道。”

“你母亲似乎很少提起他。”

“我母亲似乎也很少提起我。”

“抱歉,我知道你曾经申请过加入CIA,考核成绩优秀,但是似乎在最后一步拒绝了。”

“个人原因。”

“你母亲?”

“不,”Jack觉得这段陈年往事有点难以启齿,毕竟也算是年少轻狂时候的选择,他还是坚定了内心,继续说道:“是因为那时候我很崇拜某个CIA的探员。”

“哦?”

“当时被誉为大魔术师的那一个,曾经见过一次。”

“那为什么又中途退出了?”

“因为在我训练中途正好传出了他离开CIA的消息,虽然后续事件很快没了声息,但我确实也因此打消了成为探员的想法。”

Dylan失笑,“你没有想过或许不是CIA的问题,而是那个人本身有问题呢?”

“想过。”Jack继续说道,“或者说更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找到了更好的去处又或是他本身厌倦了这种生活。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哦?”

“我不想再待在CIA是我知道我有更大的志向,某一天我也会像那位大魔术师一样,离开那里,任性到在众目睽睽之下高调宣布失踪,我就是那样的人。”

“不,你不是。”

“你才见到我五分钟零四秒。”

“我关注你很久了。他是一把锁,你是一把钥匙,这本来就不一样。”Dylan把自己的伞换了一只手握住,“他到哪里都是禁锢,你嘛。世界都是为你敞开的。”

“你认识他?”

“我现在有一个让你也能认识他的远大志向工作机会,你要不要来啊?”

以上就是一次成功拐骗青少年参与危险课余活动的全程对话记录。

 

*

Jack在见识过了Kingsman本部的诸多设备之后,终于有了一种自己不是被坑来的真实感,坦白而论,这确实是他目前心仪之选,况且还有机会能够看见自己曾经崇拜的对象。

但是带自己来的Dylan却只把他带到训练室的门口,带到了一位身穿黑色职业套装的女士面前,他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对方,对方却迅速会以了一个安抚的笑容,摆摆手让他进去。

“麻烦你了,Henley。他都跟你们说过了?”

“放心吧Boss。”

“叫我Merlin。”

“我以为私下里你喜欢Boss这个称呼。”

“我开始担心这一轮学员的成果了。”

那边Jack踏入训练室,里面三五成群,似乎也在进行某种话题讨论,或者是火药味极浓的针锋相对,但他的目光一瞬间就被其间的一个小卷毛吸引住了。

“不是吧?J.Daniel.Atlas?”Jack一边笑着一边快步向那个方向走去,虽然他见过Daniel的次数不多,但是对于这个人自己一定不会认错。

“你是?”Daniel压着疑惑地语气,他自作主张跑来这一轮的候选人里做卧底,但是从没想过会遇见认识自己的人,还是单方面认识。他斜眼瞪了一下对着这边偷笑的Lula,明明她也是来假装自己是候选人的,怎么就没有一点危机意识。

那边Jack还沉浸在见到Daniel的喜悦之中,他轻咳了两下,低头却又看见了自己随意的运动搭配与对方身上合适拘谨的三件套之间的差距,顿时有些头疼,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Jack Wilder,你还是CIA的时候我是你的粉丝。”

“嗯?”Daniel有点心不在焉,又因为他提起了自己曾经的生活而直接回神,“哦。”

Daniel余光瞥见Henley已经走进训练室,自然是要把伪装做得完美一点,也就懒得再和Jack纠缠,但很明显周围人并不这么想。围在Daniel边上的Lula是这次为数不多的女性,而且年轻貌美,而Daniel本身看起来又是瘦小容易欺负的类型,刚刚没有上前纯粹是因为对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存着一种气场让人不敢靠近。但这时候看新进来的小孩很顺利地就凑近了他身边,很正常地开始有了打压他们的想法。

几个身影刚刚往前一笼,Henley正好踩着她那双没有十厘米也有九厘米的高跟鞋,揣着平板走到他们这批人身前,另一只手还抓着个绿色的袋子。

“集合。”

“很好,恭喜大家有资格来参加可能是全世界含金量最高的一场训练,同时也有可能是最危险最有去无回的一场训练。Merlin不在,就把你们这群崽子留给我了,虽然平时都会叫我Henley,但我希望你们能叫我MS.A。现在,有谁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装尸袋。”

“没错,待会儿每个人来领一个,填上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紧急联系人的名字,这表明你们自愿承担这项训练带来的可能致死的后果。当然,不要怪我之前没有说过,如果你有动过泄露这个组织的想法,很快你和你那位紧急联系人就会一起躺在这个装尸袋里了。”

Jack意外地看了看四周,却很快意识到周围人都很明显地知道自己为何在此以及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要在这个特工部门争取一席之地,并没有被这一番话吓到,他自己其实也没有。多半是因为他并不觉得这些话有百分之百的可信性,生死在他看来一向遥远,包括为国家献身不知死在哪里的父亲,他还不太准备就这么豁出自己的命去。但短期看,他还是想留下来的,于是只好做得好一点,也就不至于丧命。

Henley继续说,“虽然话这么说,我猜你们都认为这其间有水分,一个组织的基本培训考核为什么会牵扯到生死,因为我们最看重的第一是你的忠诚,第二就是你挑战自我极限的能力,如果你连训练的内容都不能应付,那么在外随机应变的困难任务你也没要办法执行。”

“在你们之中,只会有一位被最终选中成为下一任的Lancelot,祝各位好运。”

Henley甩给Daniel一个眼神,自顾自退开了。“如果正常的话,明早见。”

 

虽然Dylan在来的路上简单介绍了一下Kingsman本身作为特工组织的一些历史,但在具体的事情上,Jack仍然一头雾水,他还是站在Daniel的旁边,对方另一侧的姑娘已经伸出手向他问好:“Lula。”

“Hi,Jack。”

“我知道,你刚刚介绍过了。”Lula指指一旁的Daniel,“不用管他,他和我们的Henley,也就是MS.A有点不对付。”

“为什么你们都认识他们?”

Daniel在Lula抖出自己和Henley认识的时候就继续瞪着她,但对方毫不留情地一路嘲笑了下去,更没有顾及他们两个新训练生,从什么地方和训练官来的过节。Lula倒也没有答话,又笑着问下去,“你是谁推荐来的?”这时候她的一只手已经搭上了Jack的手腕。

Jack觉得对面靠的过近了一点,但是似乎也没有到过界的地步,更何况抬眼看,Lula一双圆眼睛灵动漂亮,五官也是精致,便有向前靠了些,摆出了游刃有余的架势回答:“Merlin.”

Daniel倒是没太在意他的回答,更没察觉这气氛的变化,只是出言止住了Lula的话头:“我记得这里不允许讨论荐举人。”过了几秒钟,他才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正眼看了看Jack,又被几乎挂在他身上的Lula吸引了目光,最终什么也没说地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啊哈,小Danny害羞了。”Lula继续和Jack打趣,“我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么。”

“我只是曾经崇拜他。”Jack重申。

“好吧,我不知道你崇拜他什么,他是个刻薄的人。”Lula滔滔不绝似乎是要一时间把Daniel的坏话说尽,这又开始让Jack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究竟是要做些什么。这一屋子的精英学者,他们三个像是怪胎组合一般,可他知道Daniel在CIA的经历,自然不会对他本身的能力产生怀疑。至于自己,Jack有些自负的想,世界上可没有一把我打不开的锁,不管是门锁还是心锁。但是面前的姑娘,怎么也不像是混在这一群人之中的样子。

“嘘,我和你说这么多的意思是,我只会待在这里一个晚上。”

“你怎么知道?”

“这是留给你的一个谜题。当然,我走之后你很可怜地只能在Danny身上找答案了。”

“WOW,为什么选中我?”

“不是我们选的你,你是Merlin推荐的候选人。你可是那位大魔术师看中的哦。”

 

*

凌晨,三点,训练室。

Jack在自己梦中的大海不断坠落,双手在海水中不断滑动,海水渐远,嘈杂声近了,但是手边冰冷湿润的触感并没有消失。Jack惊醒,身侧水位已经没过床被,灯光骤起,他第一时间警觉起来,边上有人开始慌乱。Jack伸手不抱希望地推了推头顶的那片天花板,希望能找到一丝松动,但很遗憾并未如他所愿。

水流速度很快,他们勉强站在床上也已经没过腰身,嘈杂中他听见边上有人镇定地做出指示:“用淋浴管插进马桶通气,没有氧气我们都得死。”

Jack对物理几乎一窍不通,但很明显这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方式,但他还是侧头去找声音的发源,却发现是Daniel,对方原本看起来松软的卷发此时被打湿了软趴趴地贴在脸颊边,高声说话时明明是昂头身上有着不容置啄的气势也因为他这惨淡的发型折去了大部分。

但很快人群回过神来纷纷按照Daniel说的扑向了淋浴与马桶的位置。

Jack虽然信任Daniel,但离开困窘之地并不是只要一个暂缓的办法就可以,他憋住一口气,仔细回忆起训练室的布置装潢。镜子!镜子是突破口,他忽然意识到,这样的一次突如其来的事故很有可能只是训练的一部分,一边暗地松了口气,另一边却又忽然紧张起来。这种场面,看起来并不只是玩玩而已了。

拳头砸镜子的场面不算壮观,但绝对很疼,一拳下去,虽然镜子稍有裂缝证实了Jack的猜想,但自己的拳头也并不一定能撑到将镜子杂碎,蛮力虽然不差,但Jack更显而易见的是技巧型的人。但时间不等人,他憋住这口气,举起拳头准备第二次砸下去,余光却瞥见那一片求生区里面,有个人影在向他游来。这段距离本就不远,此时,对方已经到了他的身侧。

他以为对方是来劝他不要做无用功的,回过头去竟然是Daniel,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把他一把拉开,劲儿一时间大到他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他的半步身后,在水中视力有限,Jack只能看到银光一闪,“当”地一声明显镜子上的裂纹大了不少。

Jack的视线在Daniel的手指间流连,等看清了那拿去飞玻璃的物品正好是一张刚制的扑克牌时,他主动上前用手比划Daniel示意对方也给他一张,对方稍有犹豫但大约是生死关头,一张扑克飞快塞进了他的手里,柔软冰凉的指尖也蹭过他的掌心。

Jack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飞扑克也算是他曾经拿来骗人的老本行,怎么也不会输了就是。两个人一起飞出手中扑克,镜子应声而碎。因为压力失衡,他们也随着水流被快速推入一个小屋子,水散去的很快,湿透的候选人们倒是凑成一团,几声掌声传来,Jack又抹了几下脸让水珠褪去,才发现Henley就站在小屋子的一角,手里勾勾画画着似乎是他们的评价。

“Danny,做得不错,实用的物理小技巧。”

“Jack,”Henley难得把目光多在这个Merlin选择的人身上停了几秒钟,“只有你看出了这是一面单向镜。但是,”她话锋一转,手指勾着圆珠笔敲在被砸碎的镜框上,“你们还是不及格。”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Jack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秒,整个人如坠冰窟,因为现在唯一一个还留在训练室里,仰面倒在地上看起来很明显是溺水而亡的人,就是Lula。想起先前对方与Daniel明显的熟络,而此时Daniel却没有什么额外感触,只是垂着眼翻动手中扑克。联系起Lula之前的神秘发言,整个训练室都显得迷雾重重起来,Jack孤身站在其中,竟然开始有了一丁点的无措。

“你们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团队合作。是不是,Danny.你和Jack待会儿和我出来一下,其余人整理一下自己的服装,马上到集合时间了。”

鉴于Jack是最晚来报道的一位候选者,对于总部训练部分用地并不算太熟悉,Henley只是叫住他临时告诉了他几个常用地点,甚至是衣物的换洗处,并不知从哪儿变出的一条毛巾扔在他头上说算是此次试探的奖励,紧接着就把他打发走了。

Jack拿毛巾揉着头发,看起来还是一头雾水,只是慢慢向回走去。

Henley拉着同样在拿毛巾擦头发的Daniel转身进了后勤室,“所以刚刚是因为什么?”

Henley真正好奇的是Daniel,单面镜这个坎儿做了这么久,Henley在一侧可是把另一侧看得清清楚楚,她是绝不明白Daniel为何要无故帮Jack出头的,在自己的利益不被侵犯生命没有危险的情况下,Daniel向来对周围人不闻不问。就比如当年在CIA算是他办案副手的自己,那么多个年头过去了,就算Henley想说自己不了解Daniel这个人本身,都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自从她得到了这个能偶尔看见Daniel吃瘪的职位之后,就乐此不疲地做着老妈子的角色去试探Daniel,比如很早以前Daniel对自己的感情。

又比如,现在Daniel对Jack的感觉。

“先不要着急回答,Danny。如果你说你只是为了在训练生里建立威信,那么你第一步让他们保命已经做得很好了,就算后面担心那小孩没法敲碎玻璃,你也完全没必要把自己的扑克交出去。”

Henley笑眯眯地:“我说的对不对啊,我们的‘大魔术师’,那小孩很崇拜你呢。”

“我想起来我见过他,就这些。我回去了,收拾收拾Lula,让她别搞出什么乱子。尤其是不要扮鬼去吓唬训练生。”

 

*

“很高兴大家还能站在这里,今天你们每一位要在剩下的候选人中选出一位作为你的搭档。虽然最终只会有一个人成为Kingsman的骑士,但是在最后一个环节之前,你们都将一同行动,如果一方淘汰,则另一方也随之淘汰。希望你们认真选择。”

这就是与传统的训练大不相同的地方了,Henley想,狗或许更忠诚些,但是人。

孤独与背叛本身就是特工的必修课,试探、掠夺与保护亦然。

在底下正是人心浮动的时候,她又轻飘飘地抛下一句:“当然,今天我们还要进行最艰难的一项,心理测评。晨跑结束以后请大家直接去医护室门外集合。只有心理评测合格的才有资格选取同伴,两个人达成共识后来我这登记。”

心理评测?准时Merritt搞的鬼,Daniel原本还想着这么热闹的事情,Merritt竟然没有从中掺和,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至于分组,这是他们四个人争论了许久的,第一次换掉了狗的部分,在没有Merlin在的后勤部下和几乎快把Arthur吵得气废的前提下达成了共识。

简单观察了几日,虽然只是最基础的军理知识,防身训练,武器评测,体能训练。此时最明智的分组计划应该是选择一位整体能力优秀,但是相较于自己本身又差一头的人,这样既能基本保证前期顺利通过,更能在后期压过自己的另一位组员。

但如果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话,这组压根就没法分。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本身就是社会与生俱来的残酷天性,在这种竞争机制下表现得更加明显和不加掩饰,在此时出现所谓的一个心理评测,很自然会让一些吊车尾的自甘放弃,而剩下的那些也必然要拼出十二分力气,不然被淘汰的就一定是自己。又况且Merritt那样的性格配合他们之间搜集来的每个培训生或多或少不为人知的经历,真是搞出几个心理阴影退缩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这不过是培训期的三分之一,候选人的层次已经铺展开来,Daniel并非势利,只是他一向只向高处望,向上走,等不了别人。稍稍令他惊讶的是,在这些日子里,并非世家贵族出身的Jack似乎也混得不错,他的武器评分高的吓人,近身搏斗胜在灵活与技巧,本身年纪尚小体能相当,而在智力活动方面似乎没看出什么明显的劣势,一时间倒像是个全才,似乎短期内也没人上去邀约他与自己一组。

顺着人流,前面已经有几个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了,排队马上就要轮到Daniel。他对着门板站着,靠着墙也没有多想,听了背后几句“换一下换一下”也没觉得与自己有什么关系,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发现Jack已经换到了自己后边。

“考虑一下,Daniel。和我一组怎么样?”

Daniel还没反应过来,上一个进了医护室的小可怜就已经出去并且示意自己进去了。

Daniel向前迈了一步,却刚刚好被Jack挡住了去路,“不介意的话,换一下?我先进去,我要是过不了这一关,你也就不用再考虑我的提议了。”

 

*

医护室白得吓人,周围所有的高精密仪器在这一刻都静默着没有运转,所谓地心里评估师并没有也穿得一身白,反倒是像是个格格不入的小角色一般,绒布西装搭配礼帽。从背影看明显是也是个三四十岁的叔叔级人物,之所以让所有人都这么危难。Jack在后面几番探寻,也做了一点功课,这个人类似于魔术中读心术师一类的角色,如果你有一星半点儿的污垢难以面对,他就总是想方设法地逼你承认。

善恶正义本身就不是绝对的,所以对于Merritt而言,所有对方的心思都可以接受,他所能做的只是探知对方的深浅以及底线,如果真的是个可塑之才,他也不会一逼再逼。

Jack稳住自己的心神,径直走去中间的椅子上坐下,他清清嗓子:“您好。”

Merritt这才转过身来,他看了一眼Jack,忽然露出了些许玩味的笑容,又带着一点点不屑。Merritt向Jack点头示意,同时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Jack Wilder。”

“我是。”

“我知道你是Merlin选到的候选人,我并不想为难你。但是你知道,”Merritt搓搓手,起手将自己的礼帽脱下,“我们是Merlin的直管下属,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有那个资格。”

“什么资格?”

“成为一名Kingsman。”

“我以为这里就是培训并学习如何成为一名Kingsman。”

“不,这不一样。能力是能力,知识是知识,但是气场和心理状况应激反应都不是一时间能够被改变的,与其说我们是在培训,不如说我们只是更大化地放大你们身上的特点与长处。”

Merritt继续盯着他,双手却不停,他从刚刚摘下扣放在桌子上的礼帽下摸出一把枪,枪口正正对住Jack,一瞬间连Jack都绷住了呼吸,他用尽了力气才阻止了自己的本能去夺走面前这把枪将枪口反向,但此时气息一转,Merritt将那支枪在手里转了两圈,继续开口说道:“就比如你,你的武器评分高的离谱,天赋确实不错。但是实战能力和快速反应水平都是靠着自己在底层生活多年累积起来的反射动作。在这种情况下,本能比选择更快地占据了你的精神上风,我们要怎么相信如果有一天你活着的本能和必要的牺牲相冲突的时候你不会叛逃呢?”

“一上来就问这么尖锐的问题?”

“如果不致命的话就没有问的价值了,这不是考题,这是资格问题,你还是个小孩。”

“本能确实短期内不能更改,但是就像是刚刚我并没有打掉你的枪一样。我能控制它。”

“那么你能宣誓,你能永远控制住你的身体和你的心吗?”

“我保证。”

“你能保证如果你被选中,愿意为Kingsman付出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从那一刻起,你就会变成一个Nobody,你的亲人不会再挂念你,你也不会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甚至除了我们永远没有人知道你多少次拯救了世界,这是一份一往无前且孤独的事业,你还愿意吗?你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只有你的结婚与讣告之时,你能接受吗?”

“我既然已经站在这里了,就不受任何人的质疑。我可以,我愿意,我接受。”

“好的,那就剩下最后一个最不合理的因果问题,也是这个事件的本身。你为什么要同意Merlin的招募,尝试选择来Kingsman。这并不是一个能比CIA自由多少的地方。”

这个话题真的是大杀器。真的问起这个,Jack也沉默了。

就算他多么努力,多么试图不去想这件事,但也无法抹去他本身就是获得了一个不知为什么落在自己头上的机会,甚至自己也是因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个原因而答应了下来,并且为此坚持至今。

它说CIA与Kingsman没有什么区别,Jack自然可以举出不下百条范例证明不是这样,但很罕见的,Jack听懂了Merritt没说出口的那部分质疑。归根结底,这里只是一个国际性特工组织,他们或许向善,但是也绝对称不上高尚或是没有限制地进行义举。

绅士职业特工更应该擅长的,是冷静分析并一针见血地解决。

但这与Jack本身想成为Kingsman特工的本心并不违背啊,他想起他和这位现与他一墙之隔的大魔术师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忽然就有些怀念,再一次沉了沉自己的心绪,他斟酌着开口:“我放弃CIA,选择Kingsman,都是因为Daniel,J.Daniel.Atlas.当年的大魔术师。我来到这里之前,一共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他众所周知的失踪大会上,另一次是我偶入过一次案发现场时候,那时候我不算大。他的称号来源是因他观察细致反应极强,处理能力格外出色,我是那一次才知道,原来还可以那样握住自己的命运。但是就像Merlin告诉我的一样,我们本身就是不同的,他是锁,锁住的也是他自己,他在往前走,可他身侧的景物只好不断变化。而我是钥匙,我没有故步自封的理由,我选择你们,就是你们了。”

“很有意思了小孩,我开始期待你后面的发展了。出去把你后面的Daniel叫进来吧。”

“哦,好。”

跨出门的时候Jack整个人都大松心,倚着门框叫Daniel进来,眼角走带着几分我终于通过的喜悦,Daniel似乎无所察觉,但是却在进去前明显一顿,饶是Daniel这样不会说话的性子还是搭了一句:“在门口等我出来。”Jack失笑,安心等在一边。

Daniel的心理测评过得极快。当然对于本身知道他们狼狈为奸的不算,像Jack一样的围观的候选人难免觉得惊讶,实际上就是Daniel一进去就和Merritt不对付地互相嘲讽,在Merritt第八百次提起关于自己一直在偷偷关注Jack,而Dylan为什么会注意到Jack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上面,Daniel就满心悔恨,为什么会一时善心大起讲了这种事情。

关于第一次见面,在Daniel的记忆版本明显就比较情感简化,但是细节更加清楚。Daniel似乎对这个案子里偶然出现的灵动小孩子印象很深,还送了他一副自己正在练习用的魔术纸牌教育男孩,如果要是想要成为他这样,先学会保护自己。不管是从骗术,还是正道。当然,刻薄的Danny拒绝承认自己当时只是被小孩子好看的眼睛诱惑多说了两句,更是坚决想要否认自己隔着点年份就要随便查一查他生平的习惯。

只是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眼前,所以第一眼看着只是眼熟,还能装作不是。

 

*

和Daniel一组自然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Jack在心里欢呼,我又近了你一步!

对于Daniel而言,旁人说他少有偏爱,但是纵容还是显而易见的很明显,和他骂人的功力以及优秀到该死的成绩一样令人作呕。

剩下的候选人们几乎是冷眼看着这俩人的水准以望尘莫及地姿势一路上涨,最终稳定保持在一个谁都不好超越的位置,特别安全,安全到让别人牙痒痒。

对于这件事情本身这两个人其实都不算好过,于Jack而言,虽然Daniel默许了自己留在他身边,但是对自己的要求苛责完全没有放松,甚至还提高了不少,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忙于奔命,在接连不断的攻势下找回自己的节奏进行偷袭得手。

就比如那次在武器室的一个吻。

故事本来并没有发展到罗曼蒂克的桥段,Jack自然也没有办法解释他是怎么喜欢上Daniel的。这种时候就应了Lula一开始说的话,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呢?可喜欢毕竟就是喜欢,尤其是像Jack这样的人,他受不住自己的眼神和心,自然就选择大方拱手送上。

对此,Daniel的反应从不理解逐渐变成了不拒绝也不表态,他看Jack掐着自己的小算计一点点向前走。一转眼整个培训已经过了大半,几乎是到了最后一轮的淘汰环节。

暧昧气氛浮动,Jack觉得就算最后是他们两人之中有一个人成功,也很快就要面临离别,面临感伤,所以他有点迫切地想要一个回答,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种表现从军理知识答卷结束的下午,他仗着自己随机应变的小聪明比Daniel高了几分,喜不自胜地开始缠着对方一直到Daniel忍无可忍残酷地打断了对方没事就来找自己这个习惯。

“给我一个理由喜欢你。”Daniel说。

这是一个非常理智的问题,鉴于他们都在一个理智站上风的特工组织之下,一时间Jack竟然找不到理由让Daniel回应自己,毕竟连喜欢本身都带着点命中注定的莫名其妙,和Daniel这个人本身并不相配。Daniel就是一个死心眼的人,他坚持并且努力,在追求的领域永远从一而终,并且坦率地视周围其他一切为无用。更准确地说是智商封顶,情商经常下线。Jack到现在找不到一个撬开他心房的契机,就像是他还没有聪明到能够解开Lula所说的那个谜团的答案一样。

又或是那个答案早就飘在心间,只是他不敢正视而已。

既定的最后一项考核,跳伞。

从几万米的高考坠落是什么感觉?如果你问Jack,那就是和刀子一般刮人的风还有直面重力的本能恐惧,以及对于Kingsman后勤部门的反复谩骂。

这些谩骂完全是从Henley在耳麦里说出:“万一你们中的谁没有降落伞呢?”

本就是双数的人群自然分组,两两拉扯着彼此,但是奈何但是有各类胆小鬼的存在,提前按开降落伞确认安全而完全放弃目标的,直接抛弃了自己的搭档,而这又是最后一项关卡,许多搭档们还心存侥幸,即便同组另一个人已经出局,自己依然存着搏一搏的念头。最终为了安全,只得拼成一个大圈,按顺序一个一个按开自己的降落伞。

当平安打开降落伞到最后只剩下Daniel与Jack两个人的时候,Jack觉得此刻大约是命运之神最过于玩弄的一次了,不知道光顾自己的是幸运之神还是厄运之神,是能拯救自己和Daniel还是要被拯救一次。虽然是心上人,但总归有点不划算。

护目镜在不断提醒二人高度过低需要马上打开降落伞,Jack看到Daniel示意自己先开,在他按到按钮的一瞬间,Daniel飞快地松开了他的手,随着巨大的降落伞展开,Jack开始拼命挣扎试图靠近Daniel。不管是我命中注定的哪一个神,总之让我救救他就好了。

在生死一刹,时候多少次Jack回忆起那个瞬间都觉得Daniel应该是挂着久违的笑容的,原因无它,Daniel在放开自己的手之后也飞快地去按自己的降落伞按钮,降落伞却没有失约,如期出现。Jack一时间想不明白其中道理,但是他开始飞快地调整自己的位置,好让自己一定要摔进标记里,都已经被逼到这个份儿上,就真的不能输了。

当他们都从草地上站起来迷迷糊糊被Henley训完话解散之后,Jack和Daniel还是站在原地,这算是最后一块拼图让Jack脑海里猜想的那个现实成真,“你怎么就能保证你就一定有降落伞?”Jack后知后觉地开始大发雷霆。

“我就是知道。”

“你当然知道,你和Lula很熟,和Henley有点小过节,在心理评测最快地通过,他们千方百计地暗示我你身份的不同,我居然现在才发现,你也是他们之间的一员。”

“Mr.A本来是我的代号,Henley就是。”

“稍微借用一下,我知道。”Jack把自己的背包和一对累赘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怒气冲冲地走到自己面前,“因为你很喜欢红桃A,我都知道。”

Daniel难得乖顺地等着数落,却只等来了他们之间第二个吻,Jack像一只小兽一样攻城掠地吻得有点野蛮,但两个人都没有停下来而是真正交换了一个深吻。Jack感觉自己平静了一点之后才继续顺着刚刚的思路想下去,Daniel很明显就是在刻意暴露自己让自己知道,他这个举动又有什么意义?他希望自己做些什么。

“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是希望你能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有一天你要向Kingsman起誓成为一位圆桌骑士,但破天荒地,在五万英尺的高空上,我只想让你向我起誓。现在,告诉我,”Daniel一只手扶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又开始显得无从下落。Jack捉住了它,握住了它。而同时Daniel的话语传来:“你是否起誓保护天启四骑士,哪怕他们带来的是末日的审判。”

“当然。”

 

*

稍有意外,最后晋级的除了Jack和Daniel还有一位中规中矩的成绩稳定的候选人。

他们的最后一项任务是三个人去吸引同一位目标任务。

深夜,酒会,宴会厅。

Jack一进门就将自己新定制的西装外套交给侍者,只剩下一件带领结的白衬衫,随手端起一杯香槟嗅一嗅,满是酒精的气息。他晃晃修长的杯子,却没有和一口里面澄黄的液体。原因是出门前Daniel叮嘱他不要喝酒会上的任何饮品,他虽然无奈但只有听从的份儿。

虽然他到现在依然不明白Daniel想要做些什么,但只要对方乐意,他就可以奉陪。毕竟他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去解这一把心锁,锁和钥匙刚好相配。他眼见着目标小姐从他身边擦了过去,甚至还给他跑了个感觉很熟悉的媚眼儿,Jack有一点犹豫。这时Daniel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任务目标是Lula假扮的。”

“那我还是算了吧。”这姑娘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Jack自己做街头骗子有年头了,可这姑娘身上不讲理的感觉倒是比他还多,如果某一天自己在她面前失手或者被偷个钱包什么都,都绝对有可能,想想这一片未来发展。倒不如还是着眼眼前。

Daniel是扮成了侍者的一员来到了他身旁,但是明显与他们不同的卷发暴露了他,他手端一个小托盘,上面摆着两杯酒,颜色是底层为绿上层为黄,看起来格外漂亮。Daniel取了一杯递给他,自己伸手拿了另一杯。

“我记得你可是叮嘱我不要在这儿喝东西。”

“这酒名字叫PeterPan,特调产品。我记得我有告诉过你这一次任务不是勾引目标,而是测试忠诚度对吧。”

“是的。”

“那你往下喝能喝出一枚戒指。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是后勤部门资料的开门钥匙。我知道你不需要任何钥匙进某一道门,但这是一种形式。你可以选择我们,当然也可以选择继续成为一名骑士,毕竟也只是一步之遥的距离了。”

“圆桌骑士是孤独的,但你们不是。” Jack打断了他,小口慢慢将杯子里的酒品尽,露出那一枚朴素的银戒,“他们每一个人虽然不是孤军奋战,但这不一样,我现在有点能明白Merritt问我的那个问题了,或许我就是不适合成为一名圆桌骑士。我既然发誓要坚守自己的心,那就要坦诚地告诉你。我想要我的名字和你的摆在一起,我想和你并肩。还有你确信,戒指是这一枚?”

“或许是我拿错了。”Daniel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也喝光,杯子里竟然还有一只银戒,这两只戒指其实都仅仅只是素圈,根本不可能是后勤部门的钥匙。但Daniel依然漫不经心地把这只戒指戴在Jack的左手无名指上,又心安理得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互换了戒指之后,Jack后知觉地问起这场任务要怎么收尾,Daniel对此报以沉默,接着有点缓慢地接了下去,“你还记得我从CIA退出的那次吗?”

“记得,怎么了。”

“Merlin觉得你好像对那一次表演有点执念。”

“所以?”

“我觉得我应该再展现一下隐藏了这么多年的魔法,现在,屏住你的呼吸。”

Jack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悬空,有什么东西很轻柔地扯动着他向上飞去,他忽然想起那杯酒的名字,和像是多年前一样场景的现在。他在飞,Jack真的开始屏住自己的呼吸。不去在乎下面人的嘈杂想法,直觉告诉他这本不难实现,但是在众目睽睽下消失,确实满足了他的心里埋了很深的童年幻想。

而穿越思维记忆与时间,许多年后的现在此时此刻此地,有一个人用他算不上温柔地声音试图牵引自己,最终获得自己想要取得的东西,他的梦想与追求。或许他们现在只是勉强的相知,相守甚至大于相恋,但是故事还在慢慢延续,有什么未来是不敢想象的呢?

他们还只是在梦里的小飞侠们啊。

 

*附后续一则:

“你们就这么拐走了我们最好的Lancelot候选人去后勤部!那这个位置要怎么办,总不能空出来或者再办一届培训吧。”

“我们可以把Merlin还给你去做Lancelot。”

在归来途中刚刚收到Jack和Daniel恋爱大戏最后一封通报的Dylan打了个喷嚏。

 

-END-



写在后面:

Emmmmm,这篇文写于人生低谷,感谢那些催稿的爸爸,

最后还是写完了。

其实本来觉得写的真的不好,远没有萨斯顿三原则时候文笔漂亮,

但是友人非说很好看,于是索性也就发出来吧。

这两个人在我心里地位可高了,然后之前分析都写遍了,

就不再赘述了。

总之两件事:

1》一届SLO一本JDJ我还是会继续做下去的。

2》打滚卖萌求repo(评论也好啊,就,随便说点什么吧。)


评论 ( 6 )
热度 ( 78 )
  1. Bessetkbzsxdm挽洛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