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SLO12无料公开】《War of Hearts》(Jack&Daniel无差)

《War of Hearts》

NYSM1&2 Jack/Daniel无差

By 挽洛

 

(艺术专业大学AU)

大三导演系学生Daniel/大一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学生Jack

(Merritt/Dylan是老师,Henley和Daniel同专业,Lula和Jack同专业。)

 

*

      “我爱的是春天,你爱的是秋季。秋季正和你相似,春天却像是我?你确信你要篡改裴多菲的肉麻情诗作为你短片作业的开场?”Daniel握着手中剧本,抬眼狐疑地看着面前冲着他傻笑的Jack。“你觉得你自己演的时候能念得出这种话?”

      “放心Danny,”Jack安抚性地拍了拍Daniel的肩膀,“虽然我是第一次自编自演,但我觉得我自己写的本子还是能撑住的。”

      “当然。”Henley和Lula对视一眼,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接到:“只要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看着你。”

        Daniel不置可否,只是耸耸肩,继续发问道:“所以说你这个本子,Dylan居然通过了你的拍摄方案?”

      “我没找Dylan老师,Merritt老师拦着我说这个本子妙极了来着!”Jack眨眨眼露出了笑容。

       “哦,哦!那个老混蛋,我就知道还能有谁呢。”

       “总之拍摄许可我拿到了,所以你不能反悔了。你还记得你答应了我这次替我做摄影吧?”

        “……”

 

*

        站在镜头背后的J.Daniel Atlas有一种魔力,不,不是说他就长得不好看,相反他拥有着一副过目难忘的好皮相,整个人几乎算是为舞台而生。他是学导演系的,所以似乎领导力表现能力还有那种目空无人的自负都是与生俱来,也就致使许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另一层魅力,尤其是当他站在镜头后面的时候。

        他是一个对拍摄格外虔诚的信徒。他会在镜头后面将自己本身的光辉一层层地遮掩起来,彻底平心静气再举起相机,而那种魅力就是掩藏在漆黑的镜头后的一种专注的精神力。

        Jack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看见Daniel举着镜头时候的神情。

        那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或许只是Jack第一次单方面地窥见。

        那时候Jack刚刚升入大学,作为大一的新生似乎还对大学充满着新鲜感,而戏文专业似乎又天生敏感多情,他望着校园里一小片绿荫发呆的时候,这一小片绿荫就成了别人的镜中片。那个人就是Daniel,从Jack的视角看去,能看见一个有些瘦削的侧影与他头顶着的随风摇曳的柔软卷毛,比起尖尖的侧脸和漂亮的下颚弧度还有一方薄唇更能吸引住Jack目光的,是他紧绷的动作,与视线过分专注的一双蓝眼睛。

        那一瞬间Jack产生了某种妄想,如果能够被这种专注的神情注视过一次的话,是否就再也挣脱不开来了呢?好在Daniel算是位风云人物,只要有心,Jack就能和他套上近乎。

        中间发生了什么姑且不论,结果就是已经将近大四的导演系天才被迫要屈尊给一个大一下还没上完的小戏文专业的编剧做摄影,故事本子还是个烂俗的爱情片。

       此流言一出,各学院纷纷扼腕,唯独高兴的就是这个片子的小编剧兼主演,还有就是被抓来当导演也乐得拿他们打趣的Henley,以及打定主意要看Jack热闹的Lula小姐姐。

 

*

        第一次剧本讨论后之后,Jack再一次逮到Daniel是在艺术学部汇演的报告厅侧门外面的导播台前。他得到消息匆匆忙忙地扑过去的时候,Daniel的全副精神都在面前被切分成八小块的小屏幕面前,连一个锋利的眼神也没有分给他。反倒是紧凑着他坐着的Henley冲他无声地打了个招呼,带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

      “1号机调整一下你的曝光,我的面前仿佛是一片圣光。还有4号机,再让我看见一次摇臂出现在你的画面里,我下次就把你挂在摇臂前面。好了,”Daniel无意识地敲敲自己的耳麦并将它取了下来,终于屈尊回了头看向Jack,一刻也不停嘴地说道:“Henley你来接手。”

      “正合我意。”Henley接过耳麦带上,毫无疑问地听见了里面传来的一片欢呼声,她清清嗓子,示意他们安静。

      “所以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Daniel被Jack拉去了一个远离导播台的地方,他暂时还没有让Daniel手底下整个“八卦”部门都听见他们对话的意思。Daniel顺从地跟着,末了只是耸肩挑了挑眉。

      “我的选景出了大问题!我现在陷入了绝望。”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该死,我只想选一个好看点的,不在学校里面的场景。朴素的两居室,要安静点的。墙壁要有清新的绿色,家居家具配饰最好是白色的。虽然这是个你们说的恶俗恋爱故事,但毕竟是我这学期最后一个视频作业了。我,我想把它做得好一点。”

      “那就,坚持你的主义,主义大于生命。”

      “问题就在这个坚持上了,所有我能看过眼的房子,都恰好把我们预定拍摄的那天租出了。唯一一个租金合适样子合适而且有时间的,但房东真的太过热情,不适合拍摄。”

      “永恒平静的生活,无疑是半死不活。”

      “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拿裴多菲的诗来讽刺我?”Jack从自己崩溃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竭力反驳Daniel对自己的嘲笑。“你是我的摄影,这种选景的垃圾工作,也有你的一份儿。”

       “直到你改掉你那个肉麻的开头为止。另外,你们组的制片难道是个死人吗?”

       “我替制片兼任了女主演的Lula谢谢你公布她的死讯,总之她消失了,在开拍之前不会再回来了。所有的事情现在又都扔回我头上了。”Jack拽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但是不,我绝不会改我第一段台词独白的。”

      “既然你这么固执,那么你一定不介意自己的组员同样固执。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Daniel冲他眨眨眼睛,敷衍地摆摆手,“我去追寻我的自由了。”

      “这句才是裴多菲写过的东西里最烂俗的那句!”

      “哦哦,好的。”Daniel一边向后退开,继续说道:“不如这句,我宁愿以诚挚获得一百个敌人的攻击,也不愿以伪善获得十个朋友的赞扬。”

 

*

        当天晚上,Jack在自己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封命名为《感谢你的摄影老师吧谁让堪景不好会毁了摄影的名声呢哈哈哈哈哈哈》,他在把它选成垃圾邮件删掉和点开看一看之间听从了自己的内心。毕竟这是Daniel第一次给他发邮件,以及以他的眼光,这里面搞不好真的有他该死的正需要的美好拍摄地点。

       正如他所料,一反邮件名的跳脱讽刺,邮件的内容干净整齐,列举了整十间与Jack描述要求都极为相似的房子,边上贴心的配上了房子的多角度图片,距离学校的远近,一天的租金与押金,甚至还有对房主的评价和最终可以拿去预定的小链接。Jack捏着鼠标一个个看下去,竟然也真正进入了工作状态,多方对比之后果断敲定了一个定下来。

       拍摄场地定了之后,Jack一瞬间忽然松懈下来,看着面前电脑还开着的邮件页面,一时间又有点茫然。他凭着一丝混沌劲儿想着,我是不是应该要给Daniel回一封邮件呢?

       他看起来十分从容地点开了回复邮件的页面,镇定自若地敲下了下面的句子:我愿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这静默的毁灭,并不使我懊丧。所以我原谅你对我剧本最核心诗句的讽刺啦。当他敲下了发送键潜意识中有些得意的时候,忽然清醒过来自己发了些什么东西出去,内心一片悲凉。

       紧接着,他就被振动提醒收到了对面的回复:生命的价值用贡献计算,这样说的话,编剧老师你可能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Jack瞪着这句话良久,怒气冲冲地继续敲击自己的键盘回复:你知道裴多菲已经没什么名句够我们斗嘴了吧。

       对面的回复还是来的很快:那我相信你也知道这是邮件而不是短信对吧。

       “我到底为什么会崇拜他。”Jack最终决定不把面前这个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斗嘴的大四学长与自己记忆中意气风发的沉稳形象划上联系,进而决定今晚再也不回对方的消息,不管邮件还是短信。正随着他的思想,他的手机闪了一下,Jack想着果然Daniel会来找自己,一边迷糊地进入了梦乡。

 

*

        “所以说你在清晨八点三十九分的时候闯入了大三导演系职业生涯规划的教室?”Lula开始大呼小叫外带手舞足蹈,“而且你居然就那么坐下了。”

       “不,不止。”Henley两手空空地从边侧绕了过来,停在Lula的身边,“他还说了一句我的未来就在这里。然后就坐到Daniel边上去了。”

       “我简直不能更想知道那时候你们老师的表情。”

       “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这里可是艺术院校。”Jack伴着脸,手里拎着自己的一本厚重的《世界戏剧史》,“谁能想到昨天晚上是你发的消息,害我今天带着砖头闯错门。”

     “不,重点是谁知道你昨晚居然没有上闹钟,今天还起晚了。”

      “OKOK,还是我的错行了吧。我请两位女士吃饭怎么样。”

      “我建议你还是请Danny吃饭赔罪好了。”

      “我已经能想象到当时大名鼎鼎的J.Daniel Atlas脸一瞬间变成了什么颜色。”

       “所以你们在谈论我?”

       又是一个拐角,Daniel施施然从一侧转出,直接把离他最近的Jack吓得向后哆嗦了一步。

      “我发誓我今天不是故意的。”Jack举手表示投降,他可完全没有要在片子开拍前惹怒自己最重要的组员的打算,虽然其实跟已经惹怒没有什么区别了。“我请你们三个一起吃饭好了,正好可以重新做一下剧本讨论。经过上次的建议,对,是关于裴多菲的,我有对剧本稍微做了一点点修改。”

       “我并不关心那个。”Daniel真正地沉下脸来,“我关心的是你真的知道你今天早上没睡醒的时候在我们班的课上说了些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这次换Jack在这件事情上置气了,他昂着头死死地盯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大四学长,一时间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有如天堑。

       “Daniel!”Henley突然一个闪身挡在两人身前,高跟鞋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声响,两个互相较劲的人失去了直接视线接触,又各自不想看着Henley只好揉揉鼻子不自然地转头。“Danny,这个问题你上午不问,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另外,我很确信小Jack的年龄足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说了什么话了。如果你依然觉得他是错的,还是跟我们一起来把他吃穷比较解气。”

 

*

      “所以你说的,对于裴多菲的修改部分就是,强行把他更多的诗句塞到了对白里?”

      “这是你非要嘲讽我给出的灵感,还有,我顺从你的想法了。”Jack搅动着面前乘着一小杯鸡尾酒的杯子,把里面五颜六色的分层都搅和在了一起,“我把第一段的那段诗去掉了啊!”

       “然后加在了最后一段,还修改了剧本的结尾,故事彻底从烂俗爱情故事变成了狗血爱情故事。”

       “爱情最深刻的部分不就是爱而不得。”

       “那你何必只设置两个角色,五六个人设堆起来,感情线一字长蛇阵排开,最后所有人都爱而不得。窗前的白月光有了,心里的红玫瑰也有了。”

       “再一次借用你之前说的话,我年纪比较小啊。”Jack又像是毫无芥蒂地冲着他露出甜蜜的笑容,Daniel一度怀疑他有点醉了。但事实上他根本就还没喝酒,唯一点的酒精饮品是他面前这杯已经搅拌得看不出颜色的混合液体,而面前的小孩甚至一口都还没喝。

       “因为我年纪还小,所以我的爱情就是纯粹的。”Jack抄起面前的高脚杯,把自己的脸慢慢地贴近Daniel的,两个人渐渐呼吸相错,Daniel已经开始不自然地想要向后退去,但过高的椅背让他退无可退,只能有些许拘谨地拽着今天随意穿出门的帽衫线绳。他垂下自己的眼睛,不再去看Jack,最终只听得耳边一阵风掠过,带着一句似有似无地:“也正是因为我年纪还小,所以我的爱情就注定是爱而不得的了。”

       当Daniel骤然抬眼的时候看见的已经是Jack一饮而尽杯中液体,欢快地向着嘲笑他的Lula奔跑过去,把餐厅小沙发上的抱枕飞一样地砸向了她。Daniel摇了摇自己的卷毛,果真还是一个小孩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就是比早上的时候好了一点。

      “服务员,”Daniel挥手“再来一杯刚刚他点的鸡尾酒,另外,把他们疯的账单算在我这里吧。”

 

*

      “谁能想到最后是Danny付的账!要知道我和他上了三年学,搭组拍片一年半,直到他抛弃我选择了完全无脑大胸妹之前,他甚至连杀青饭都没有请过。”Henley伸出双手搭在Jack的肩膀上,“天杀的小家伙,你到底对我的Danny做了什么。”紧随着她又摆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心碎样子,向着站在Jack右侧的Daniel扑去。

       可惜很明显这位“负心汉”一个侧身,Henley径直扑了个空,好在她自己也早有准备,回过身后立马开始用自己最戏谑的语气打趣儿起来,她把一只手臂强行挽进Jack的臂弯之中,紧贴着年轻的小学弟,“看看我的下场。把自己的青春年华赠送给一个混蛋的下场。哦,多希望你能把我当成前车之鉴啊。”

       “我觉得Lula已经够好了,不枉你错付青春年华去等着她。”Jack不识趣反而有些正经地说着,在Henley错愕的档口,直接把Henley的手臂从自己这里轻轻移出来,塞进了一开始有点跑神后面就开始欣赏自己女朋友的卓越演技的Lula手里。“不,不是她告诉我的。别以外她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们在试着交往了。”

       Lula拉着Henley飞快地对视交换了一个眼神,进而只是看起来一起无意识地感慨了一句:“这就是年轻的好处了。”

      “这就是年轻的好处了!”谁也没想到Jack大声地重复了一遍,再一次充满了信心。

       “真搞不明白,”Daniel嘴角似乎还残存着一点勾起来的弧度,他站在原地继续有些大声地说道,“我怎么会和你们三个戏精专业的人搅在一起。”

       “这时候后悔已经晚了。”Jack嬉皮笑脸地揽住他的肩膀,“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意识到的。并且,你完全可以大言不惭地讲你也是我们戏精专业其中一员。”

     “最后我只想问,”Daniel没有搭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和它炽热的温度,只是轻微偏一偏头,把自己的蓝眼睛望向近在咫尺的Jack的脸,“你还打算像刚刚说的那样修改你的剧本吗?”

 

*

      “所以我们的剧本最后修改的部分全部推翻,还是按照一开始的来。”这是Jack站在自己的小型片场前说的第一句话。

        跟在他身侧负责本次执导的Henley意有所指地询问他:“你想要再试一次?”

       “我想要再试一次。”我有信心,他想这样说,最终还是在Henley带着点慈母类担忧的目光中吞下了自己的后半句发言。“我希望Lula过得很好。”

       “我没法给你保障。”

        “所以我说你和Daniel是一种人。”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非要再试一次?”

       “不,当然不是。”原因有很多。Jack环视四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面充满了自己信任的人们,他们或忙碌或等待的分享着这一个此刻。转瞬间,Jack面前的一盏暖光大灯突然打开,Jack被带有热度的光晃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就看见Daniel套着一双隔热的破手套小心翼翼地调整了灯光拜访的位置,那种虔诚的视线一如一年前令Jack着魔的那样。

       Jack心想,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让我无论如何没法将放弃两个字直白地说出来。找他做摄影仅仅用私心两个字来形容是绝对不够的,是一种执念,不,魔怔。Jack Wild整个大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自己能够站在J Daniel Atlas身边,希望对方是他剧组的一员。

       现在,他做到了。

       他灵魂抽离在僵硬的身体之外,怔愣着看Daniel结束了对灯光的调整,最终站到了相机后面,他调转相机的动作在Jack眼中被按帧放慢,最终相机的镜头转向了自己。

       全场寂静无声的此时此刻,黑漆漆的镜头更像是一柄枪,无声地击中Jack心中。

       Jack茫然地望着镜头站着,只是站着,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为何在此时此地,只记得他心里有一首诗,于是他顺从自己的直觉,清了清嗓子准备念出这首诗。

       虽然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但在场的其他工作人员却都是身经百战的,从他清嗓子的那一刻起,Henley就悄悄地比出了全场静音的手势。站在镜头后的Daniel心领神会地按了录制键,连带着一旁辛苦举杆调整的录音老师也鬼使神差地开始了录音。

       “我爱的是秋天,你爱的是春天。秋天正和你相似,”旁人注意到在这一刻他再一次修改了原定的诗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着,而视线中心的这个人却旁若无人地露出了一个甜腻的笑容,他终于肯抬眼直视镜头,或者说是镜头背后的那个人,“春天却像是我。”

        “卡!”“所以我爱你。”Henley喊停的那一瞬间,Lula在她的背后将上面那句诗最后的深意补全。她拥住Henley低声解释道:“我喜欢直白一点的。比如你这样的。”Henley大笑。

       Daniel皱眉看着镜头,画面里那个人像是小王子一般,轻轻念着自己的爱恋,构图很完美,灯光也很完美,甚至此刻Daniel也丧失了对Jack演技拙劣的讽刺,但他总是隐约感觉到了整个画面的一丝诡异之处。

       事情完全超脱了他的想象。

       诚然他对拍摄十分虔诚,但他拍摄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他拍必然不导,而他作为摄影本身太过于强势,以致于导演的个人风格还没有他的摄影风格来得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找他摄影的人几乎绝迹。谁愿意被别人抢去风头呢?就算是被大名鼎鼎的J.Daniel Atlas压上一头,也不是什么拿出去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Jack Wild本人的出现以及对自己的影响力已经远超Daniel的想象了,这是第一次他作为摄影师心甘情愿地服软,他终于明白了整个画面的诡异之处:这不是他的风格。在这一整条画面中,他只成为了一个忠实的记录者。他不再是固执骄傲的创作者,他没有赋予这条影片任何灵魂。这条影片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这是属于Jack的短片。

 

*

        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Daniel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

       虽然变化很细微,但是对气场变化十分敏感的Henley还是忍不住向他那侧分了很多眼神,而Daniel竟然一次也没有回看她甚至分出精力来做半分嘲讽。

       而一直安静待在Henley身侧的Lula也已经在画面之中开始与Jack对戏,趁着两个人对剧本表现理解不完全一致争论的时候,Henley凑到了重新开始布置灯光走位的Daniel身边。

      “重新做摄影感觉怎样啊摄影老师?”

      “不错。”

      “然后你灯的电源延长线就忘记打结了。”

      “什么?”这可有漏电的危险,Daniel立刻低头,就看见了地上完好的一个线圈环。

      “骗你的,你就是在走神。”

     “好吧,我承认。”

      “嗯哼,你知道我这个导演其实就是挂名的吧。”不管Daniel是否回答,Henley自顾自说了下去,“大一自编自导自演,而且还请了两位大三的学姐学长助战,可见他的野心有多大。”话这么说着,但Henley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握着剧本高声与Jack争吵的Lula。

        Daniel停下手中的工作,淡淡地回应她:“他有这样的能力。”但他的视线只在Jack身上停留了一秒,就转回去组装它的红头灯了。

      “夺命红头灯啊Danny,小心点。我还算知道那次事故的。”Henley见他恢复如常就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留下Daniel一个人慢慢回忆。事故吗?其实也不算,无非就是生活一点小插曲。好吧,现在看来可能是个大岔路。

        Daniel把这些无理的想法都晃出自己脑袋,招呼着摄影助理试一下这盏灯,自己回去打算就着光环境的改变重新调整一下相机的设定。他将相机从脚架上卸下来,往Jack的方向又靠近几步,虽然还是有些距离,但明显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不是他刻意,是下面的镜头要一些自然的手持晃动感,配合近景镜头,他们带的是比较中庸的50定焦,这个位置最合适。

       Daniel背光面向着Jack调整参数,余光看见摄影助理慢吞吞地检查着电路,最终在离灯较远的开关位置慢慢蹲下。电光火石间,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因着背对着灯,Daniel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许是有光芒碎屑洒落,他只能感觉到在黑下去的瞬间被拖进了一个箍死的拥抱,整个人被拽着向前了两大步不止。他能感觉到抱着他的是谁,已经对方明显变得急促的呼吸,他在紧张,Daniel这样想,可惜我听不见他的心跳。因为他手里的相机夹在两个人正中间,已经开始硌出一点痛感,但对面的人完全不打算撒手。

      “你是在抱着洋娃娃吗Jack。”

      “我是在还你的救命之恩。”

      “夺命红头灯?那次明明是因为你差点撞倒了它的架子。”

       “那就当我是还你相遇之恩好了。”随着周围人终于想起拿手机打开手电筒,Jack终于将他慢慢放开,Daniel将相机挂在自己的身上,也打开了手机,这时候最先向门口电闸走去的Henley女士已经蓦地将电闸重新打开,一时间光明重回人间。

       Daniel蹲下来看着因为灯光彻底爆开碎了满地的玻璃碴,大概估算了一下自己刚刚站在位置就是最命悬一线的生命线外,还是深深叹口气,皱起眉在心里盘算如何和租赁师讲清楚这是灯头自己的问题。

        劫后余生之感?他未想过那么多。

       或许Jack真的还小,在这一行虽然不是刀尖舔血,但从来也没有意味着危险少过。突然爆炸的灯光,经常倾倒的重型脚架,还有万一磕了碰了根本赔不起的各类器材设备,或是为了拍摄站在飞驰的车流之间,这些事情Daniel都遇见过,他侥幸躲过了上面所有的劫难带来的后果,从未受伤或害别人受伤过。这是他的运气。

        唯一最接近有人受伤的一次,是他和Jack的初见,这次是双向意义的初见了。那一次为了要打出一个聚光灯效果的顶光,Daniel挣扎了很久终于把红头灯夹在了架子上支上去,那时候Henley刚刚离开不久,瑞贝卡就像是Henley说的那样胸大无脑。整个剧组的活儿都压在了Daniel一个人身上,而小傻瓜·大一新生Jack就捧着一本书完全没看见似地直直撞上了这个架子,很不巧的那个灯本就在摇摇欲坠的边缘,如果不是Daniel拉了他一把,他估计没死也要重伤半年。

        这样想来,那个事件真的是他人身的一条大岔路,有了Jack这个新选择之后的岔路。

       “这是我因为你要赔的第二个红头灯了?”

       “所以你想要我补偿点什么?”

       “不如你提?”

       “你缺一个会做编剧会做演员的帅气男朋友吗?”

       “这个提议似乎不错。”

       “没有似乎。”Henley在旁边搭腔,Lula也躲在她身后,“你只能接受。” 

        “那好吧。”Daniel摊手,“白捡的男朋友谁不想要呢。”

         Jack握住了他的手,笑得崩掉了自己一整张帅脸,“那本书,”他试着让自己严肃。“那本书是裴多菲选集,这就是命中注定。”

        “果然还是小孩子。”

 

*

          “现在你退后一步, 我又跨一步向前,

                            我们就会一同进入,美丽热情的夏天。

                                                                      我知道你爱我。”


-END-


Free Talk:

@bzsxdm挽洛

 

Hello!这里还是很爱你们,但是你们估计还是不认识我的挽洛。

首先说声抱歉,这个本子是第五个JDJ无料本,估计也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之后会将自己这些年在这个圈所有稿子整理出一本合志作为收藏,不过这也是之后再说的事情了,还是很抱歉不能坚持自己每一届SLO都出一本JDJ无料的志向,因为写到这一本我其实已经有些黔驴技穷了。

这次选了自己相关的专业,除了爱情以外的部分也有很多的亲身经历,之前写了太多次这两个人相互成长之后的故事,只有这次的故事是两个都不够成熟的人在谈恋爱。我也很难解释这个故事有没有ooc,或者是他到底里面有多少梗,多少我想表达的内容。

总之它大概够甜,够可爱,HE欢喜地结束掉我写他们已经开始有些崩溃的旅程。

这样真的很好,冷圈大概都是带着爱带着热情的。

也不是说之后就再不会写这对或是出这对的本子了,而是没法再保证一届一本这样的绝对概念了。如果是老读者那么很感谢你一直对这对CP没有放弃,如果是新读者也欢迎你去我的LFT上面找过往很多万字的老粮勉强填饱肚子。

还是诚恳的求REPO!

 

微博/LFT:@bzsxdm挽洛

2017/12/5晚19:02分


补:封面




另:发文的2018/4/8零点三十八分想说的话:

很抱歉这篇文我没有修整过,也没有再写任何的标注。

想了很久还是把这个最不成熟的作品发出了与大家分享。

大概也代表了某种结束吧,slo13我有可能不会去了。

也有可能会继续去做,总之生活多少出现了点困难,

为了要发展的未来我实在有些力不从心完成很多东西。

最近突然又有了梗和脑洞,却真正丧失了写下去的时间,

每天泡在剧本和拍摄剪辑的混沌之间,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好了,感激你阅读到这里,感激遇见,

或许我们下篇再见。

爱你们的挽洛


评论 ( 2 )
热度 ( 52 )
  1. Bessetkbzsxdm挽洛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