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NYSM】"The Death" to "The Lovers"(Jack/Daniel)修改版

‘The Death’to‘The Lovers’

【Now you see me】Jack/Daniel

by:挽洛

 

       “‘The Four Horsemen’复出表演第一部分将于下周日在拉斯维加斯米高梅大酒店荣誉呈现,这家酒店也是天启四骑士第一次登台表演的地方。这一次他们宣称这一切都是为了已经在数月前被确认丧命的Jack Wilder,并且表示这次的表演被分为四个部分,一张联票通看四场魔术盛宴。值得庆幸的是上月经调查,FBI不得不取消对他们的国际通缉,哦上帝,谁知道这些人又会做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我得去抢票了。”

                                      ----------------------拉斯维加斯记者报道

 

       【上】

       “迄今为止,天启四骑士首次公开了他们各自的塔罗牌代表,HenleyReeves女祭司,真是智慧得迷人。MerrittMckinney隐士,这使我们不得不想起他曾经的辉煌,好吧,或许还不及现在,还是不说他了,我可不想被他催眠。恩我看看,J. Daniel Atlas恋人,魅力啧啧,我能料想到多少女孩为他尖叫了。不得不说,最后这张真是,Jack Wilder死神,一语中的,我开始怀疑他没死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是吗?这次的四个部分也分别对应四张塔罗牌,戏剧性的第一部分就是死神。好了不多说了,我可是抢到票了,感谢这次表演依旧是不禁止拍摄,甚至四骑士还特权我们电视台进行转播,现在就让我们一同欣赏这次的魔术之宴。”

 

                         Part one of the Show:the Death(死神)

       “不得不承认这家酒店的圆形舞台很棒。我想一切都准备好了,对吧。”Daniel从未在上台前感到紧张,过分的控制欲使一切完美。当然,是在他的同伴不出问题的情况下,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同伴的确没有出过任何问题,所以最后那句话完全是陈述的语气。可现在他明显感觉他的二位搭档正在一起谋划着什么,不能全权控制又或者是不能参与都让他感到不舒服,但今天他确实不必在意这些小动作。他们可不会搞砸,无非是些小把戏罢了,他有这样的信心。

      “放心Danny,”他的前女助手现同伴冲他眨眨眼睛,“要不是我了解你,我都以为你在紧张了。虽然今天确实是个大日子,但我保证,幻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哦Daniel,你现在就是在紧张。我不认为再会有什么魔术演出是比之前抢银行或是犯罪更让人紧张的了,或许你需要我的催眠术?我很乐意帮你这个忙。”Merritt和Henley显得十分轻松愉悦,并且非常清楚Daniel露出近乎于紧张神情的原因,并热衷于拿这个打趣,———明显他们一向如此。

       回应Merritt的只有Daniel的一个标准的竖中指动作,“你的催眠术对我没用,现在,是时候该我们上场了。”

        圆形舞台被无数聚光灯环绕,Daniel无非是最适应这种被注视的情形的。他宝蓝色的眼睛极快地与深蓝舞台相融合,长长的睫毛扇动撒下一小片阴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表情是雀跃的,搭配上身上不知道挑选了多久的深蓝色西服,“有魅力的骗子,”连他头上的过分蓬松的卷毛都在这么说着,无论多少次他都觉得自傲,在全场观众高呼着他与他们的名字的时候。每当这时候,他都目中无人地想,这些都是给我的,这都是给我们的。无论世人将我们定义为何,撒了弥天大谎的成功骗子还是劫富济贫的侠盗,我们最终获得了认可与荣耀。

       “好的,”Daniel拍手示意全场安静,在等待地过程中他顺手扯开了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地,上次演出他可没扣过这个扣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并不是他扯扣子的动作,而是因为他们要开场了。

      “我想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认识我们了,我们是天启四骑士,请不要质疑四这个数字,我想Jack无论生死,我们都是一体的。就像我之前说过的Jack Wilder这一生的梦想就是成为最杰出的魔术师,而这一次,我们为完成他的梦想而来,我们会帮助他完成这个梦想。”

       Daniel的语速出奇地比以往慢,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柔和,难免让人回忆起在数月前的视频里对方红着眼睛说出的一番话。站在Daniel旁边的Henley今天穿了黑色皮质紧身裙,这可不常见,而且还是短款,踩进一双银色长靴里,红唇,金色卷发披散,性感的要命,而且撩人。可是现在,除了Merritt,谁的视线还黏在她身上?观众原本在意的是Jack Wilder的“已过世表演”将会多么精彩,可现在又不小心沉浸在一向自信自负地J. Daniel Atlas的小伤感之中。

       “真是个骗子,富有魅力的骗子,相较催眠读心也分毫不差。Daniel一直精通这个,关于如何轻易获取观众的注意力以及好感。”Merritt挑挑眉头,做出叹息的表情,毫无忌讳地拨开麦克风这么说道,反正也没什么人这时候在意他。

       “他一向这样,我以为你在他明明知道Jack没死还差点哭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了。”Henley学着他的样子也把麦克风拔下来了,她兴奋得像是孩子即将拿到手一块奶糖,面上还勉强维持着淑女的笑意,“他那时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但我们都知道,这次还是有点不同的,毕竟这是他设计的演出,为了Jack,只为了Jack。”

       “多谢夸奖,我都听到了。”Daniel也挑一挑眉,没动麦克风,只冲两人做了口型示意,却没有对Henley话语中的古怪作出解释。合作的默契二人早知道他会说什么,无所谓地耸肩,“我们的主角可还没出场。”

       这次他们成功收获了Daniel的瞪视,但他也不再试图和他们浪费时间,“让我们开始正题吧,这次大型魔术的第一部分,有关死亡与死神。”

      音乐声随着他的话语响了起来,低沉舒缓,像是烘托气氛的小把戏。“让我们依然从最简单的开始,欢迎Jack Wilder,”Daniel看着现场群众再一次沸腾起来,舞台高悬的四个屏幕里同时出现Jack Wilder的影像。Jack依旧穿着他出车祸前那件衣服,让人心酸和怀念的黑皮夹克,Daniel盯着那几乎像是真人的合成建模,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当然,是在屏幕里,我们通过电脑合成的Jack,虽然这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不必过分伤感,我们会圆满它的。现在我们需要四个志愿者,最好是从四个方向来。好的,大家对此热情真高,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Daniel在舞台上总是风趣的,而不是私下里被评价的无感情者。Henley也曾经怀疑Daniel是否把全部的情感都投入了表演,但按常理讲一个人能够忍受每天八小时,持续十五年的练习,大约早就学会将本来的情感收敛起来,有点像是月光,一切总是恰到好处,但Daniel明显又不是那么温柔的存在。

       Henley就这个问题偷偷问过Jack将Daniel的爱比作什么,对方虽然有点被这个问题吓到,也不会说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支支吾吾地断续表达下大约还是如月光流水,看起来冷,实际只是恰到好处的深情,掩盖在混蛋的皮囊下面。

       Henley对此不置可否,在舞台上愣神思考总是不礼貌和不专业的,但她避无可避地想起了这一段话,又愣愣地看着屏幕里的Jack。

      “别逗了Daniel,我的飞牌一向很准。”在屏幕里的Jack毫无压力地接下了Daniel的话,“他们不会有危险,不过是个飞牌而已。”

       “哦,如你所愿。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要表演飞牌了,既然死神是13号,又要是四方观众,那么我们就选择BDFH各区的13号吧。现在站起来告诉我你们在哪里,”Daniel原地旋转寻觅了一下,“都是女孩。Merritt,替我递给她们一只钢笔好吗?”Daniel主宰了演出,这很正常“我想,现在这个局面Jack你很熟悉,在你的外套里也必然有一副扑克牌。表演什么不用我说,那么下面是你的时间了,我得先下去免得被扎成筛子。”

      “就像你一样,我确实有一副扑克,而且,我确信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屏幕上的四个Jack Wilder同时抽出红桃A做出了飞牌的起始动作,下一秒这四张牌就同时扎在了那四个人拿着的钢笔上。

       “我本来还是想切钢笔的,但似乎这样更能显示我准头不错。”Jack在屏幕里吹了个口哨说道,“刚刚某一位似乎质疑了我的魔术技术。”

       “天!如此神奇!”在场的观众不得不为这一次超越次元的表演喝彩,气氛再一次被炒至高点,也同样有一大部分观众开始叫嚣了“别骗我们了,我们就知道Jack没死!他不会死的!”

       “他的确没有,他的魔法永存。”Henley终于回过神,巧妙地接下了话语,“我想我们总是让小Jack呆在屏幕里是不公平地,或许让他下来,”现场呼声瞬间高涨,“嗯哼,还不到时候,那么,我们进去怎么样?我猜想在屏幕里或许比较舒服,让我们把Daniel一个人留在台子上怎么样?”

       催眠师大笑着表示了同意,他刚刚从台子下上来,手里还拿着扎着牌的四根钢笔。他把牌取下来,一边嘟囔着“该死的强迫症”一边挑了两张张正中红心的扔给Daniel,又随便分给Henley一张,自己在剩下的一张签名,Henley同样也在这样做并展示给观众。

       Daniel安静地看着他们,无趣地将那两张牌在手中来回切转,叹口气“拿好你们的牌,我送你们一程。”

       结果Jack在屏幕里打断了他,“这不公平Daniel,这是我的牌。你们都有,还可以签名。”

       “差点忘了你,你就像是个没得到糖叫嚣的孩子,”Daniel抱怨,同时飞快地在手里的两张牌签上自己和Jack的名字,“好吧我不应该这样说,你不是个孩子,这是你的。”他举起手将签好名字的扑克牌示意给观众,包括每张牌都不完全相同的扎孔,然后把这两张牌塞给Henley。。

       “如果说刚刚那个魔术是简单难度的话,我想这个也就只是普通而已。既然你们决定了,我可以送你们一程。但这一次不需要穿越时空的头盔,只需要一块比较大的绒布而已。”他捡起早被安置在地上的紫色绒布,“手感不错,Now you see me,”他一抬手,绒布就像是奇幻故事里的飞毯一样自己飞起,试图包裹住魔术师的两位同伴,然后更理所应当地像是什么也没有盖住地落到了地上。而此时四个屏幕里只剩下了一块空屏幕,另外三个分别被三位魔术师占据。他们分别握着有着自己名字的那张牌,Jack正在很新鲜地翻着玩他和Daniel的那两张。

       “这看起来不错,可还有一块屏幕是空着的。”Daniel耸肩,“我可找不到人把我送进去了。不过这样也好,下面才是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或许可以试试把他变出来?这不是大家所期望的吗?”台下的观众还沉浸在刚刚精彩的表演上,Daniel的这句话随即让大家兴致更加高涨。对此Daniel满意地勾起唇角。

       “那么回归我拿手的扑克,我想请一位漂亮的小姐上台来。我想你就不错,刚刚B区13号的那位,请上台来。”Daniel轻松地洗好牌,那姑娘就站在他面前,既兴奋又局促不安,她手上拿着话筒,“啊,嗯,我很高兴能参加这场魔术,我是Jack的粉丝,我希望他活着。”

      “人人都希望他活着,尤其是我。”Daniel让自己宝蓝色的眼睛与她对视。

        “我先翻一次牌,你记住一张,不,不是最下面那张,那张太明显了。倘若你记住对的牌,Jack就会回来。”Daniel娴熟地翻牌,唯一空着的屏幕也切了近距离影像过去,“这太快了,似乎不太公平。那么,我再翻一次。好的,现在你记住它了吗?”

       “我想是的。”

        “那么这副牌中是否有你记住的牌呢?”Daniel展开牌扇。

        “没有,我确信没有。”选牌的姑娘咬咬下唇说道。

        “好的,告诉我们你选的牌是哪张?”

        “黑桃J。”

      “好选择!Jack的粉丝小姑娘总是那么聪明。”Merritt在屏幕里插话。

       “她做出了对的选择,你可不能反悔了Danny,快把我们的Jack变出来。”Henley跟着帮腔,而那位选牌的小姑娘几乎激动的要哭了出来,一双眉眼希冀又恐慌着。

        “现在退回去吧,你会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它的。大家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当你靠的越近,”Daniel轻轻笑着,没有理同伴的起哄,用力将手里的牌抛起,“你看到的东西就越少。”

       选牌的那位姑娘退回座位的时候那副牌正好在场地内随着莫名的风散开,许多人开始尖叫欢呼:“哦!那绒布下面有个人,那绒布下面似乎是Jack Wilder!他没死!我就知道!他站起来了!他手里还拿着那张黑桃J,我就知道!”

       这不对,不应该是这样,Daniel想。这是他设计的魔术表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时候应该是激光一闪然后出现的只是幻影,而他面前这个Jack明显是活生生的。Daniel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他那两位搭档搞得鬼,而事实上那两个人也确实在屏幕里相视窃笑。Daniel为了这对于他而言不合时宜的小玩笑愣了几秒。

       魔术还是得进行下去的,但他被Jack抢了白。Jack一手握住牌,另一只手抓着Daniel的手腕:“请不要葬了我,随风扬了我,忘记我,让我迎接真正的死亡,真正的死神。”他话音未落全场寂静,但那块绒布忽然疯狂地燃烧起来了,飞旋盖住Jack,Jack松开Daniel的手腕,随绒布化成纷飞火焰。观众才突然意识到刚刚那句话就是死亡的预言,再一次,Jack再一次在所有人的面前死去。

       Jack心里都是满足,这场演出本来是对他完全保密的,这次登台只是一个小小的来自朋友的礼物,也是为了戏弄一下Daniel。他发誓他只是想尝试在消失的时候在对方冰蓝色的眼睛里找到一点点慌乱。当然在最后一刻,他看到了,慌乱和痛苦交织的眼神,这让他足够满足,满足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虽然有些孩子气而且荒谬。

       “Jack,”Daniel这声念的不大,所有人都还在不知所措,他也是。虽然只消一眼他就分辨出在火中的只是个幻影,他仍觉得心惊,他没有抓住他,他抓不住他,该死,他厌恶无法完全控制的东西。但他也同样意识到魔术的尾声还等他完成,打个响指舞台灯光骤灭,只有四个,不,只剩一个屏幕亮着。所有观众的目光聚集于此,而今天的三位魔术师就站在之前空着的那块屏幕里面,向观众致意,“我们相信死亡总是开始。感谢各位享受今天的魔术,我们三天后见。”

      “我打赌这让Danny很不爽。哦Jack,你傻笑什么?”Henley无非是最开心的了,戏弄了Daniel可是她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情,况且又是这种戏弄方式。多年的了解让她非常清楚之后的日子可能会不太好过,可她摇晃着脑袋乐不可支,披散的卷发都混乱了起来。

       “没什么,”Jack快速收敛笑意,佯装不满地抱怨“我的复出魔术首秀就是让我再死一回?这就是你们对待功臣的态度?”

       “都是Daniel设计的,你知道我们可没有控制癖。放宽心,这只是第一部分。而且得了吧Jack,至少这次你死之前还有说话的机会。”Merritt笑得合不拢嘴“那句话可真是够甜蜜又悲情的。”

       “不得不提一句,你擅自加进去的那段话活像是未成年的孩子。”最后进休息室的Daniel如是说,他显得真的不爽,身体紧绷不愿露出疲态。他把西服脱下来搭在椅背上,去掉身上的铁质构架,一语不发,这期间他们四个人的气氛僵硬不自然极了。

       Jack始终不愿意被看作孩子所以不说话,而Daniel兀自生气拒绝道歉,Henley乐得看自己前上司先同伴吃瘪,最后Merritt来做和事佬又实在不够明智“哦,Daniel,我们都知道你只是不舒服不能掌控一切。”简直是火上浇油。

       好的,Daniel看起来更生气了些,他站起来揪住明显在恍神的Jack的衣领,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盯住对方对方。Jack满脑子想的都是让这双眼睛氤氲出酒气或者泪水,但之后Daniel说的话让他惊讶:“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会葬了你,你将永被禁锢在同一地方。我会忘记你,让所有人忘记你,让你用安宁迎接真正的死亡。一切如你所愿。”

        “Daniel!”Jack这时候才觉得自己今天做得似乎有点出格了。

        “Danny,”Henley毫不在乎诡异的气氛说道,“别逗了!你的语气像是在说,哦!我绝不会忘记你的,我会记住你一辈子,而且会强迫世界记住你。虽然我怀疑你现在就是在这么做。别生他气,你送给了他这整个演出,我们只能送他些小福利了~以及你现在看起来比Jack还要幼稚。”

       回应她的是Daniel甩上了休息室的门的巨大声响。

       “不用管他。”Merritt对着有点担忧的Jack说道,“他实际上没在生气,只是紧张和小小的慌乱而已。我们回去吧。”

 

【中】

Part two&three of the Show:

the High Priestess and the Hermit(女祭司&隐士)

       “该你上场了,别这种时候掉链子Henley,这场你可是主角。”Daniel对于自己的搭档在还有几分钟上台前仍然在摆弄玫瑰的位置而十分不满,这可不是该干这个的时间。

       “我该开心你终于承认我是主角了Danny。”Henley还是没放弃将玫瑰摆在自己胸前,她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奈何今天她的服饰是女祭司装,那朵玫瑰在哪都显得过于违和突兀了。

       “或许我应该纠正下我的话,你不是主角,主角始终是Jack。”Daniel耸肩,顺手将那朵玫瑰抽出来,漠然地用手指掐住,“别把花别上去了,原本也没有这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这朵玫瑰这么上心,一定要带着它,或者说难道你认为你就是这朵玫瑰?”

        “哦,我们的主角今天就坐在台下看着,我真担心周围观众要是认出他怎么办,想想你那糟糕的伪装。顺便说一句,别把任何人比做花。”Henley从对方手里拿走那朵玫瑰,捧着端详了一会儿说道:“我想到这朵花最好的位置了。”她再一翻手,那朵花就消失了。

       “把你比作这朵花可没什么不妥。这可是朵不凋花,是我几年前送你的那支,花瓣上面还有我的刻字。我不管你要拿它做什么,别影响今天的正常流程。”

       “当然不会。我可是有魔术师职业素养的,不过,你把我比作这朵玫瑰,大概就是你不选择我的原因吧。”

       “我不选择你是因为你的体重。你钻不进去我做的暗门,说到这我不得不提一句,你真该减肥了,否则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搭档关系也维持不了太久。”Daniel偶尔也会选择装傻。

       “你真是个混蛋。”

       “我接受你的称赞。”Daniel盯着Henley宽大的左袖子,他非常清楚里面装着他两度送给Henley的那朵玫瑰,一次是对方初登台,毫无意义地鼓励。鉴于对方在他们初次表演前将它还了回来,他又送了第二次,在他和Jack确定关系后。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还是把玫瑰还给了她,回忆得有些失神,Daniel掩饰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西装,放低音量说道:“如果你想好受一点的话,或许我不选择你只是因为他出现了。”

       “不,关于这点我一直都很清楚。你不选择我是因为我们站在同一高度上了,又或者我一直以来只是想获得认同而已,哦,亲爱的Danny,我可不会为你伤心的。”Henley正在最后抹一遍她的口红,“我今晚节目结束后和某位宾馆经理有约,他可真帅,还挺高。现在,鉴于你不着急上场,你要么选择去看看Merritt准备得怎么样了,要么去戴个伪装陪陪你的Jack,总之离开我单独的准备间,我要上场了。”

 

“我身处烈火,手捧坚冰,且行且吟,

                      以女祭司之名,我赐予你抵死缠绵的智慧。”

 

       酒店的舞台已经经过全面改造,这次表演明显要更加地夺人心魄一些。从最开始,舞台上方就燃起熊熊火焰,Henley就出现在那中间。由近距离转播看到,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古式女祭司装,头上却戴着新娘白纱,坐在一把木质的高脚椅上。她腿上摊着一本书,圣经,双手却捧着一捧水,水中漂浮着那一朵玫瑰。她的双脚被锁链锁在椅子上,双手中的水在一滴滴下坠到圣经上,头纱太长早已被大火点燃,火势正在疯狂地向上漫延。哦,这神圣的女祭司,她被困在烈火中间,她扬着她高傲的头颅,她没有任何的动作。她目空一切,她自命不凡,她正被自己的自尊毁灭在此!

       “还挺华丽的不是吗?”Daniel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Jack的旁边,吓了他一跳。事实上,Jack这位“早逝的魔术天才”就坐在观众之间,最后一排,他自己又穿了件连帽衫,不起眼也没人发现。但加上Daniel就不一样了不是吗,他总是那么的吸引人,好吧,在他没有做那么糟糕的伪装的情况下,胡子贴的太奇怪了。

      “非常华丽,非常符合Henley和你的风格,玫瑰是你友情赞助她的?”Jack视力不错,“我记得你有几箱子,还有你出现在这里意味着这场魔术你不必出现?”

       “用Henley的话说,我总得陪陪被我冷落的那个主角。好吧,我承认那玫瑰是我送她的,很多年前她还是我助手的时候,嗯,没有现在那么伶牙俐齿,”Daniel笑得开怀,“她还是挺有魅力的,虽然现在她不是我的粉丝了,或许还是。”

       “你选择了我。”Jack才不管Daniel突如其来的坏心眼,“我只是你粉丝中的一个,可我有幸同时也是你的同伴和恋人。况且我觉得Henley构不成威胁,她还算是撮合者?”

       “好吧,我只说一遍,或许是你——”

       “你说什么?”Jack没有听见对方后面说了些什么,那被现场爆发出的巨大的欢呼声盖过去了,Henley,那位圣洁的女祭司,那位狡猾的魔术师毫无疑问地从火海中逃脱了,舞台上只剩下了那朵玫瑰落在了莫名完好无损的木质椅子上。

       Henley会在哪里出现?在场的可没人知道,好吧,除了Daniel。但他正一心纠结于自己说过的话,他确信自己不会再说第二次了可又止不住有些懊恼。当他意识到,他确实是想让Jack听见自己说的这段话的时候,Jack的注意力已经尽可能地放到这场为他而存在的魔术上了。这本应是个机会的,哦,是什么的机会啊?Daniel想不出来,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反常地荒谬,不过没关系,他看着对方在一旁笑着的侧脸想,来日方长嘛。

       Henley早就继续了她的魔术部分,外面那件女祭司装像是刚刚不小心被烧掉了一样,她现在穿着一件真丝白贴身裙,看着没有半点魔术师的样子。坦言说,在没有Daniel的舞台上,Henley总是最吸引人的。毕竟是美女,就算技术不佳,样貌也能博得五分好评,更何况对方习惯于游走危险边缘,大概算是颇具魅力。Daniel才懒得管这个,他认识对方不知道多少年,和他上过床比她辣的妹子多得数不出来,他隐约记得之前为了这惊天的魔术推开的那位也比她辣。Daniel记不太清对方长相,他几乎记不得每个一夜情对象的长相,他一边想着这个,一边死死盯住Jack。他觉得Jack的目光完全黏在了Henley身上,一时间有点不知道高兴自己的魔术编排得不错还是郁闷比他年轻的小恋人的视线没有一直在自己身上,这么想想,不过在自己面前,谁又能构成威胁呢?他确信自己已经放宽心,但还是伸出手把Jack的脸掰过来面向自己。

       这时候场子里忽然就安静了,安静到Jack以为有谁发现了他或者Daniel,可事实证明不是这样,而他现在被迫直视恋人那双宝蓝色的眼睛。太犯规了!尤其是Daniel仍是一副勉强自己无动于衷的样子。Jack发现他似乎没办法移开视线了。

Thyself thy foe,to thy sweet self too cruel.你与自己过不去,对自己过分狠残。)

       哦,是Henley在读诗,可那是什么诗?Jack发觉自己的脑子完全陷入了一片宝蓝色的汪洋里不能动弹。而他对面的Daniel露出一个一贯是魔术表演时才有的神秘的富有魅力的笑容,他呆滞地看着那双唇张张合合,“别管她,你记得我一直说过的话吗?”

Thou that art now the world's fresh ornament,而今你用清芬鲜妍将世界来装扮

        是什么?哪一句?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哪怕是骗子惯用的谎言。Jack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思考,他想要回答对方的问题,他想要能回答出对方的每一个问题。“当你靠得越近,”Daniel完全无视了Henley在高声念诵的诗句,靠向Jack,使他愈发没办法思考。在他盯住那双眼睛后他就只会顺从地点头了,明明是这样标志性的句子,他话在嘴边也一时间也没办法接下去。

And only herald to the gaudy spring, 如今你才能预报绚丽的春光。

Within thine own bud buriestthy content, 你却在你的花蕾里埋葬自己,

       “——你看到的就越少。”Daniel非常满意对方的神情,他不必再考虑Henley对他可能的威胁,虽然原本就没有什么,“我想,我们或许都想看得再少一点,也就是说,”Daniel的脸在Jack面前慢慢放大,“我们应该再靠近一点。”

       And,tender churl,mak'st waste in niggarding.温柔的蛮子用吝啬酿造蛮荒。

       最终,Jack能感觉到唇上的触感,柔软,美妙,他现在只能想到这样贫瘠的词汇了。在对方技巧极好地撬开了他的嘴唇欲更深层次的交缠时Jack忽然缓过神来,他现在确实看不见对方的蛊惑人心的蓝眼睛了,所以他夺回了制动权,更加凶狠的啃咬或者说是缠绵。

    Pity the world,or else this glutton be,(可怜这世界吧,莫让你和坟墓
    To eat the world's due,by the grave and thee. 吞噬掉人间原有的一切美好事物。

      在Henley念完诗歌的同时Jack结束了那个绵长的吻,他意犹未尽的垂下眼舔舔嘴唇。再抬眼时他的恋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他的兜帽里被塞进了一张房卡,别多想,是他口袋里原本的那张,在纸质卡套的里侧有着来自他恋人的一段话,“别在意Henley拿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给你写了悼词,事实上在那段朗诵时的魔术还满精彩,如果你愿意看的话,我整夜都是你的,算是小小的补偿,你的J.Daniel Atlas.”

        Jack扯紧了自己的兜帽以防他人发现,同时笑得一脸灿烂。他的恋人真的是非常出色的魔术师,无论哪一方面,或许现在,他必须要认真期待下面的魔术部分了。

 

“隐士:我自隐于黑暗,但光明从我脚下延伸。”

 

        不出Jack所料的,在短暂的休息后,Daniel站上了舞台。他脱掉了西装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魔术师是不会挽起袖口的,但还是充斥了禁欲的性感,Jack再一次舔了舔嘴唇,才意识到这个魔术部分真正的主角Merritt根本不知去向。隐士在字典里可不是躲起来的意思,哦好吧,Jack觉得自己猜到了,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将目光从舞台转向自己的左边说道:“你们是商量好的吧,一个两个不去表演都来找我做什么?”

       “因为你是这个表演的一部分。基于你刚刚说的话,我们那位大名鼎鼎的控制狂先生才刚刚离开?”Merritt摊摊双手“你知道那个才是真的不在魔术表演范围内。事实上我刚刚就在那里了,希望你们没有觉得我在窥伺。当然,如果你要问我Daniel是怎么在你面前快速消失的,我只能说那是个秘密,你得自己发觉。”

      “你的魔术部分就是和我打趣?”Jack倒是不在乎自己和Daniel被多少人看着,但对于Merritt的魔术部分他还是一直蛮期待的。Daniel和这位年长的魔术师面上素来不和,虽然是在小打小闹的范围内,但不代表这并不会有一些私人玩笑在这次魔术里。

       “其实,你说对了。”Merritt无奈笑笑说着,“我擅长的就是读心和催眠,Daniel看样子也不像是会为了这个构建一个魔术的人吧,既然暂时还没有我什么事情,不如让我来拿你练习一下。”

       “我没什么需要你猜的。”Jack学着Daniel的样子摊手。

       “好吧,遵循你的意愿。”Merritt显然知道这个结局,“年轻人总是不愿意被人猜度的。那么换个玩法如何?我记得Daniel应该给你额外补习过关于读心术的内容,我猜测你不得要领是因为没有练习对象。我现在免费充当你的练习对象如何?我说话你来判断对错。”

        “这听起来不错,不过你还要放任Daniel一个人在你的表演舞台上多久?”

        “这取决于你。那么开始了,首先,我们都希望你知道的一些事情。那就是不论是我,Henley还是Daniel办这场表演的目的都确实是为了向你致意,基于我们曾认为你是个孩子,但现在你是当得起一切赞美的四骑士之一。顺带给你的回归找个理由,我们可是天启四骑士,总是三个人在台上你也太轻松了。”

       “嗯哼,这几句是真的,但,有所隐瞒?”Jack犹豫了下,他所知晓的关于读心术的部分不多,他不太确定这些是对方想要表现给他的还是别的什么,但已知的这些已经让他足够感动,关于这四个人聚集在一起的奇迹真的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光芒。

       “姑且算你通过,我稍稍隐瞒了一些你马上就会知道的问题,毕竟还有最后一场魔术你是要上场的。那么下一个,我会告诉你Daniel刚刚离开用的暗门告诉你,谁让他是个控制狂呢?我们喜欢打破他的小传统。”

        “不,你不会的。就像是你不喜欢他的某些习惯像是定位手环,你依旧没有拒绝它。”Jack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他或许有些明白为什么对方一直在强调暗门的问题,他现在已经开始加紧寻找它了,按照Daniel最习惯的设计方式去揣测暗门的位置。

       “又是一个你一会儿就能知道答案的。好吧,最后一句,我能够在这场魔术上催眠Daniel,这句话的猜测你不用给我答案,信不信由你,你可以试试,触发词是‘Lock’。这是你非常熟悉的东西,但要不要打开,一切随你,只对于你说出这个词时有效。”

       “什么?!”Jack有些震惊,他觉得这个应该也是在Daniel计划内的,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让任何人催眠自己,但如果他说的是假话呢?他试着活动身体,然后更惊诧地发现自己被锁在了座位上,该死!

       “看来我吸引注意力的方式还不错,你要知道魔术师不可能只有一技之长。”Merritt看起来比戏弄了Daniel时候还要开心,他伸展双臂做出等待的姿态,“Little Jack,我想你还有三十秒左右的时间。如果你还不想被发现的话,解开锁,从暗门跑出去。待会儿聚光灯就要打过来了,祝你好运。”

       Jack一闪而过就让自己什么都不做等着被发现好了的念头,然后偷看了一眼永远在舞台上愉悦满分的Daniel的蓝眼睛,最后一边快速开锁一边安慰自己这只是因为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和用下刚刚被Merritt暗示的暗门,可能还有并不想让自己恋人失望的心情,他并不想毁了这场魔术。而且,这简直太刺激了!

       暗门设计得本就只合适一个人通过,那边就是Merritt和Daniel所谓的男士准备间。Jack知道这是在暗示自己剩下的魔术部分根本没有看的必要,即使可能还剩下很长时间,但对于不能验证Merritt最后的那句话还是让他觉得可惜,他缩在Daniel的座位里,用剩下的时间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就是打开Daniel的那把钥匙。显然结果让他自己很愉悦,毕竟没有他打不开的锁,他决定在某个晚上尝试下Merritt的“建议”,带着这样的美好想法,他靠在Daniel的椅子上蹭着Daniel的西装睡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是的,如果有人看到这了,还是TBC.

这篇文我已经写完了,前两个部分修改了六遍,仍然不满意,可能会再修.

不放出全文是因为这个故事和几个别的J/D的故事会在帝都slo8出个无料本.

本子从策划执笔校对到排版明信片找印刷都是我一个人,

我也不会印太多,大约30本,现在还没做好,但也应该不会窗.

到时候小伙伴会去发放卖安利.

如果有小伙伴看到了想要,可以给我在这留言.

我偷偷放张明信片小图///

时间太仓促了做得有点随意,除了这张Jack,随书还有一张配套Daniel的w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