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NYSM】【Dylan/Merritt】白鸟(一个片段)

天,我爱死你了。

内河:

这个片段完全是和 @bzsxdm挽洛 聊天时偶然开的脑洞,设定稍微有点复杂,原著背景。觉得这对CP全网大概只有我一个人写了。苍天!冷到北极圈!但是作为给心之友 @bzsxdm挽洛 的礼物,挣扎着搞出了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写到我心力交瘁,完全不想继续把这个庞大的文写完了。


先放个片段吧。但愿有生之年能完结。




警告:Dylan已死,催眠了所有人,只有Merritt反催眠自己,使得能够每晚回忆起一段他与Dylan之间的回忆。没有Beta,稍微修了下文。




《白鸟》




楔子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我们内心的皆为微末。——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散文作家、思想家、诗人)




片段




今晚的回忆梦境是他印象中唯一一次与Dylan一起出去喝酒。


 


他们通常都会尽量避免喝酒,因为酒精会麻痹神经,影响行动能力。而他们,无疑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和极高的行动力,来避免随时可能的错误与危险。所以,这对于他们俩来说大概都是一段极为罕见的珍贵记忆。


 


他们正在进行全美巡演。俄亥俄州的代顿,Merritt在来这座城市之前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他曾在无数城市里流浪,那些宽窄不一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路旁剪裁得当的树木,对于一个每一个凌晨与夜晚都挣扎在生活边缘的人来说,毫无意义可言。至少在这第一次的拜访里,他还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看上去平静普通的城市能带给他无尽的欢愉和心碎的痛苦。


Merritt是从后台溜出来的。在此之前,他被困在化妆间里,躲在门边的角落里试图催眠自己。Daniel正在进行他每一场演出前例行的“拷问”,飞快的语速,模糊的音节,犀利的目光,搭配着他额前那缕柔顺的卷毛,完全显示不出这位首席骑士的威严。Merritt到底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收获了大大的白眼和一记凶狠的目光。Merritt耸了耸肩,除了他自己,另外两位骑士显然也不在状态。Jack热切地注视着Daniel,尽管他眼神专注,但Merritt打赌Jack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他已经完全被Daniel的神情与动作俘虏了,此刻恐怕正沉浸在某些Merritt不太想知道的幻想里。而Henley,心不在焉地发着呆,手里无意识地转动着一支口红,颜色比她平时用的那支更美艳妖娆。哦,一个约会。Merritt带了一点知道了新秘密的八卦心态转开目光。


而此刻,Merritt站在路边的七叶树下,阳光倾泻而下,他的眉眼间溢满斑斑驳驳的树影。他能听见头顶的树叶在微风懒懒的轻拂里缓慢而优雅地歌唱。他就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往回走。


 


晚上的演出一如既往大获成功。在如潮的掌声里微微鞠躬示意的时候,Merritt有些失神,他从很久以前就饱尝成功与失败的味道,如今他守着自己的心像守着一口古井。巨大的深红色帷幕落下,Daniel和Jack早不见人影。Henley正在对着化妆镜补妆,一枝鲜艳娇嫩的红玫瑰斜插在她沙金色的秀发间。Merritt挑了挑眉,眼角瞥到那个年轻英俊的银行家站在门外耐心地等待他生命里最美的神明降临。


果然,他得自己一个人回下榻的酒店了。


Merritt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压低帽檐,拉开了后门。他为他的朋友们感到高兴。孤独和寂寞在远离他们。这样很好。


然后,他愣在了当场。


 


街边的路灯投射出柔和的光芒,Dylan站在这一片暖黄里,对惊讶的Merritt露出一个了然而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Merritt皱了皱眉。


Dylan已经走到他跟前:“一起去喝一杯?”


他一定是太惊讶了以至于忘记了面部表情管理,透过Dylan的眼眸,他能看到自己满脸震惊的愚蠢模样。Dylan正在努力憋住一个忍俊不禁的微笑。


“能让你露出这样表情的时候可不多。”Dylan默默地补上一刀。


言辞间,Merritt已然恢复平日里高深莫测的模样,站直了身体,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从头到脚不动声色地扫视着Dylan。Dylan任这台人型测谎仪毫无顾忌地企图从他身上每一处细节里挖掘出他的秘密。Merritt甚至能听到自己脑子里的齿轮在疯狂地旋转着,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吧。”Dylan主动打破漫长而尴尬的静默。


Merritt猛地抬头,一下子撞进Dylan深邃的眼睛里,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直到他跟着这位领路人在各种长街短巷里左拐右拐最后站在一家简单安静的酒吧前时,他还一时未能缓过神来。他居然会邀请自己喝酒,而自己居然还答应了,Merritt甚至不想吐槽这两者到底哪个更疯狂些。不过现在的情形下,Dylan似乎对代顿的街道异常熟悉,他的表情也一直很放松,不像平时那么紧绷或者故作轻松,而且,Merritt回想起Dylan之前说话的口音,和当地人的口音很相似。


 


这儿是他的出生地。


 


Merritt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晚遇到Dylan之后第几次惊讶了,他转过头用平日里询问答案却又势在必得的挑衅眼神看向似乎陷入迷之沉默的Dylan。Dylan注意到他的眼神,看得出并不惊讶,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


 哇哦,挖掘魔术师与FBI特工双面人的绝佳机会!Merritt有点兴奋了。


 他跟着Dylan迈步走进这家不起眼的小酒吧。酒吧里人不少,不过并不显吵闹,人们三三两两地散落在酒吧各处稍显拥挤的卡座里买醉或者小声地交谈。狭小的舞台上有人正抱着吉他唱着歌,悠扬的旋律里几句歌词零星地落入Merritt的耳中:


 


It looks like you


Feels like you


Smiles like you


I want someone just like you


True and through


Forever blue


 


Adam Levine的No one else like you。


Hey,虽然Merritt的年纪早已经不能说是青少年了,可是他也是会听流行歌曲的好吗?


Merritt保持着面上的面无表情,努力压制内心深处某个角落一个嘲笑他居然听流行歌曲的声音。


 


Merritt晃神的时候,Dylan已经在前面引导着他穿过形形色色喝酒谈天的人们走向吧台。吧台非常小巧精致,干净整洁的桌子,线条硬朗的高脚椅,桌上摆着一排淡啤酒、一大碗青绿与深紫的葡萄和一小盒薄荷糖。Merritt有点惊讶,他去过很多夜店与酒吧,但是这样充满着居家温馨气息的酒吧着实是罕见,上一次给他带来同样感觉的还是三年前他在巴塞罗那流浪时去过的一家当地小酒吧。


Dylan已经坐下,熟练地和酒保打起招呼来。两个人互相寒暄的当口,Merritt挨着Dylan坐了下来。


“你的朋友?”


“是的。”


“你可从来没往我酒吧里带朋友。”


“哈哈。”


“Hey,Hey,我是Merritt。你的酒吧不错嘛~”Merritt掀起一点帽檐,露出一个邪气乖张的笑容,伸出手去和吧台里那只纹满刺青的强壮胳膊握手。对方钴蓝色的眼睛里带一点探究和玩味的神色,嘴角歪了歪。Merritt立刻感到对方手上的力道更强劲了。


“哇哦,嘿,哥们儿,我没恶意的,我还得靠这双手吃饭呢!哪天我要是不干了,咱俩倒是可以比比手劲!”Merritt不着痕迹地将手巧妙地扯出来后,立刻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是吗?大魔术师,你看着可不像是大力士。”对方揶揄的话里笑意颇深,还挑衅似的按了按手指关节。


Merritt没问对方怎么认出他来的,门口就有他们演出的海报好吗?


他转过来问Dylan,“你说今天你请的吧。酒呢?”


Dylan看着兴致倒不是特别高,不过Merritt能看出他眼底的笑意。


“Wine,给我们来点好酒。”


“好咧。我喜欢你的这位朋友,Dylan。这顿算我的。”


“谢了,Wine。”


 “我的人缘不错吧。”Merritt略微歪了歪身子,凑过去在Dylan耳边小声说道。


Dylan似乎是被他突然靠近以及喷洒在耳边的热气所惊扰,小幅度地往后退了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Merritt看着他的动作和他脸上不明显的情绪小崩塌,毫不愧疚地大笑出声。Dylan无奈地耸了耸肩。


 


“上好的波旁威士忌。我藏了10年了。要不是你难得回家一次,还带了朋友,别指望我拿这么好的酒招待你。”


说话间,Wine在吧台上摆出两个盛了冰块的酒杯,往里各倒了半杯古铜偏琥珀色的酒液。Merritt能闻到烤过的坚果和谷类的香气。


“KNOB CREEK 9?”


“小子,够识货!”Wine的眼里满是赞赏。


“哈哈,味道不错。”Merritt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有清新的草木芬芳,甜美的水果味道,醇厚浓郁,带一点点酸甜。果然是好酒。Merritt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他又忍不住大口喝了两口。


Wine离开他们去招呼新来的客人。他从眼角瞥到Dylan只是抿了一小口酒然后就在音乐声里沉默着转着杯子。


Oh,他真的不擅长而且从来没想过他们的魔术领路人老大居然是那种需要一场“我想找个人聊一聊”的谈话的人。Merritt在内心挫败地捂了捂脸。


不过,说不定这是个绝佳的撕开他面具和神秘过往的机会!


Merritt抹了把脸,镇定地咳了两声。


Dylan没理他。


啧。


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Dylan一下子没回神,吓得差点打翻杯子。


 这样也能走神?!


Merritt有点担心。看来这件事有点严重。如果Dylan一直保持这种不正常的状态,会影响整个Four Horseman。


Merritt收起嬉皮笑脸,严肃地开口:“伙计,你究竟怎么了?”


“我……”


“别说你没事。”


Merritt手指习惯性地放到太阳穴处,一双眼睛死死盯住眼前人。


Dylan最近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FBI的工作一直就没花费多少他的精力。至于骑士团,昨晚的演出非常成功,而他们四个最近一直都只是演出,并没有搞出什么麻烦。他的表情很疲惫,听情歌的时候表情很微妙,有点若有所思。Merritt想起上次见到Dylan的场景,哦,那时Alma也在,表情还特奇怪。


哦。


哦。


Alma。


为情所困。


啧。


Merritt刚准备开口,Dylan已经开口了。


该死,就两秒。


“你听过瑞典乐队The Cardigans的歌吗?”Dylan转过头注视着他,他的眼眸里有一些Merritt看不懂的情绪,酒吧里闪烁的灯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明明灭灭,光影交汇。


这是第几次了?


他愣在原地,完全无法理解Dylan开启这个话题的用意。他睁大眼睛回望Dylan,皱紧了眉,手中紧握着酒杯。


Dylan似乎并不准备等待他的回答,一口气喝干了酒杯里的威士忌,站起身往中央舞台走去。


这下Merritt是真的惊讶了。


这家伙会唱歌?!他还打算现在就唱给一酒吧的人听?!什么情况?!世界末日?!


 


“哥们儿,你面子挺大的啊。Dylan有好多年不肯碰吉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Wine出现在Merritt身旁,手里抓着一瓶淡啤酒。


“是吗……”


 


说话间,Dylan已经走到舞台上吉他手身边,他和吉他手、键盘手以及鼓手小声地交谈了几句,吉他手甩了一把木吉他给他,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把麦克风前的主唱位置让给他,坐到一边准备为他伴奏。


这个家伙看上去以前是这里的老手啊。


Merritt眯了眯眼睛。


 


金属色的婉转旋律响起的时候,Merritt抿了口酒。


酒吧里喧闹的人声似乎在一瞬间消失了,仿佛是约定般整个酒吧都安静下来,空气里弥漫的只有典雅沉静的乐声。


前奏并不长,Dylan的声音稳稳地响起。他唱歌的时候与他平时说话差别并不大,Merritt早就注意到,他的发音常常是模糊的,语速较慢,但是连音很多,他平日语调又颇为深沉,情绪失控的时候才会提高音调,言辞激烈,充满攻击性,完全不像平时的他。没有人愿意去接触这个时候的Dylan。


Merritt没有听过这首歌。


但他是个读心师,他太了解人们的情绪。无边的惆怅与忧郁,诗一般的踌躇与挣扎,爱情的无奈与痛苦都在绵长流畅的音符里。间断的鼓声静静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配合着Dylan深沉、沙哑的嗓音,充满了沧桑的落寞感。Merritt已经注意到在座的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小声啜泣。


Merritt早就发誓要永远抛弃伤感与痛苦的情绪,不仅是作为一个读心师,这些情绪会影响他的发挥,更多的,他再也不想回到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他是一个人、没有人会爱他、会永远守护他的岁月里。他已经够老,不再是因为追逐不到爱情就寻死觅活的二十岁年轻人了。


乐曲已近尾声。当最后一句歌声结束,Dylan缓缓抬头,捕捉Merritt的目光。Merritt玩笑般地朝他遥遥举杯致意。


Dylan脸上没有笑容,也不说话,只是定定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眼神灼热得似乎要将Merritt燃烧殆尽。他的脸上全是挣扎与绝望的痛苦神色。


乐声尚未停止,Merritt看着Dylan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在最后这一小段音乐里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瞬间睁大了眼睛,眼里全是难以置信与初知秘密的恐慌,他直起身子,想从酒吧里冲出去,却在慌乱中差点撞翻高脚椅,膝盖磕到高脚椅的桌脚,疼得他一哆嗦。


“M。”Dylan的声音在整个酒吧响起,让人无处遁形。


Merritt惊恐地抬起头。他们隔得这样远,Merritt企图自欺欺人地哄骗自己没有看到Dylan眼睛里掩不住的情绪。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三个声音异口同声。


Ouch!


Merritt挣扎着从宿醉中醒来,耳边是Henley和Jack快活的声音,以及,当然,Daniel语速飞快同时又奇特地保持着漫不经心的嘲讽。


阳光从云层深处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洒在斜躺在窗前沙发上的Merritt身上。Merritt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宿醉的头痛与糟糕的睡眠习惯导致的整条脊椎的疼痛一起袭击了他,并毫无疑问使他一败涂地。他揉了揉太阳穴,Henley走过来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M。”一个字母让她说得百转千回,威胁意味十足,却也透着不易察觉的担忧与亲昵。


听到这个称呼,Merritt在一瞬间僵了僵。随后立即恢复平日的表情,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三位搭档。


“你们这么一早把我弄醒就是要祝我生日快乐?那么,”他前倾身子,勾起一个充满诱惑意味的坏笑,“礼物呢?”


Jack晃了晃脑袋,开始在他身边的黑色皮质背包里翻找东西。


哦?还真有?天知道他只是开个玩笑。


 


一瓶酒首先被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Henley对上Merritt看过来的目光挑了挑眉。


Merritt拿起那瓶酒。


2001年的波旁威士忌。


15年。


KNOB CREEK 9?!


Merritt的心沉了下去。


他还没从那个梦里彻底抽身,他眼前现在都还是模糊的,那间酒吧,那首歌,还有Dylan最后那炙热的眼神。


某人把他们之间所有的回忆全部锁在塞纳河的爱情桥上,把钥匙扔进深深的河水里。可某人不知道,就像是Jack说的,nothing’s ever locked.


他的手死死抓着酒瓶,低下头装作是查看瓶身处的说明,一边调笑道:“Henley,你最近对酒的品味有所提升嘛。”他努力掩藏他声线里的哽咽,却不知道他的眼眶已经全红了,看上去像是下一秒便要落下泪来。


他听见Jack的声音及时地响起来:“嗯,M,我和Dani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我们的小Dani才不会给我这个老人家送礼物。他的礼物是你挑的吧?”


“我自己挑的。你有意见吗?”Daniel将礼物叠放在一起从茶几的那头推过来。然后抬头给了Merritt一个火药般的挑衅眼神。


“Hey,M你不能这么说Dani!他真的很用心给你选的!”Jack安慰性地把手搭在Daniel的手上,下一秒就被后者紧紧拽在手里。


“Dani……”


他压低声音小声叫了Daniel的名字。


对面的两个人已经Yooooo了。


Jack闭上了自己的嘴。


 


Jack的礼物是一张专辑,瑞典乐队TheCardigans的《Long Gone Before Daylight》,Merritt几乎是一瞬间回忆起了梦中的那首歌。他缓缓地翻到背面,第一首歌就是Communication。他几乎是控制不住,立刻起身将光盘放入酒店套房的播放器里。


熟悉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他蹲在原地没有动,安安静静地听着。


他想起很多他与Dylan相处的细节,那些微笑,那些对视,他替他挑的帽子,一起歪在沙发上吃垃圾食品,他唱歌的样子,还有那些歇斯底里的吼叫与拒绝,他打碎了Dylan病房里所有的药物与医疗器械,他在被催眠前最后的那一眼。


他甚至没能参加他的葬礼。


音乐接近尾声的时候,他抬起头,发现另外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他们每个人都有秘密。Merritt感谢他的搭档们始终互相尊重对方的隐私。


 


他任由音乐在整栋套房里缓缓地流淌。


茶几上是最后一份礼物。


哈,来自Daniel。


是一本书。


叶芝诗集。


天,Merritt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他都不知道Daniel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而多愁善感!


叶芝!他和Daniel简直是相反的两面。


他随手翻了翻,注意到书里有一页被折了角。他翻到那一页。


 


《白鸟》。


和其他诗歌一样,这是首爱情诗,究竟是什么使得它如此特别而使Daniel特意折了角?!该死,这不会是Daniel原本选了送Jack的吧?要不就是反过来。


 


他陷入了沉思。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要怀疑他的搭档们根本没有被催眠,他们还记得那个曾在魔术道路上给他们指明方向的引路人。因为怎么可能如此巧合?他们最终所送的礼物是如此契合那些早已被人淡忘的记忆。催眠只是让人深埋记忆,却不可能删除它。


可是此刻,他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Daniel送的这本《叶芝诗集》和那些过往毫无关联,毫无疑问是他的恶作剧。


Merritt摇了摇头。


 

他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讲一下文里已经出现的梗:


1. 俄亥俄州的代顿是Dylan故乡的设定来源于Mark叔演的绿巨人,比起Hulk,我更爱Bruce Banner。Bruce Banner在漫威漫画里的家乡设定就是俄亥俄州代顿。


2. 七叶树,俄亥俄州的州树。


3. Adam Levine的No one else like you来自于Mark叔演的《Begin Again》。后面Mark叔唱歌的梗也源于此。


4. 酒吧的描写就是巴塞罗那小酒吧,源于我Lofter上看到的一张巴塞罗那小酒吧摄影作品,作者是Lofter上的万物静默如初。


5. 强烈推荐The Cardigans的Communication,在我心里,这是这对CP的主题曲。


6. 最后的《白鸟》与结局以及本文的题目都有非常重要的关系,但是……还是不剧透了。

评论
热度 ( 23 )
  1. bzsxdm挽洛内河 转载了此文字
    天,我爱死你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