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NYSM】【Dylan/Merritt】白鸟(片段二)

天啊。我看了第五遍,只能说出一句天啊。

内河:

万万没想到这个文,我居然还能出片段二。。。。。。依旧是冷到北极圈、一个人就是一整个CP圈的Dylan/Merritt。


还是送给我的心之友 @bzsxdm挽洛 。你简直是恶魔!没有你在催着我,想着这文,我一定会把它扔进记忆的角落里。。。。。。






警告:原著背景。Merritt有私设。副CP是Daniel/Jack。Dylan已死,催眠了所有人,只有Merritt反催眠自己,使得能够每晚回忆起一段他与Dylan之间的回忆。没有Beta。


以及,我真的爱Henley!




《白鸟》




楔子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我们内心的皆为微末。——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散文作家、思想家、诗人)




片段二




Merritt在遇到Dylan之前,只来过巴黎两次。


第一次是送母亲的骨灰回巴黎。


Merritt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有一半追求浪漫而渴望自由的法国血液。他自己,他的父亲和兄长,都是彻彻底底的混蛋与骗子,而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Merritt在这世上见过最美好的存在,她是Merritt生命里的阳光,带来所有的光明、温暖与希望。他的阳光消逝在他最后一次的归家途中。他的车在乡村公路上疾驰,冷冽的风裹挟着路边玉米田泥土的芬芳和玉米成熟的甜香飘入车内,他的心却如这引擎一般保持紧绷着的高速跳动。他有太久未曾归家,他根本不愿意面对每日以酗酒、斗殴度日的父亲,也没法面对母亲每次望向他时眼里的欲言又止,还有理解与体谅。


他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病魔并未夺走他母亲半点美丽与优雅。你依旧是我心里永远的仙女与公主,妈妈。他捧着母亲已失去温度的面庞,在那双静静阖上的眼眸上落下一吻。


他瞒过所有人,偷偷带走了母亲的骨灰,靠着从母亲处继承而来的部分遗产、他自己全部的积蓄和朋友的一些资助,第一次踏上巴黎这片陌生的国土,在一个有风的日子里,让塞纳河水带走了他的阳光。


他再也没能归家。


 


第二次。


The Four Horsemen的第一次合作。因为那个名字拗口的法国佬。


那么多年,他辗转流浪于世界各地,可每次都会下意识避开巴黎。出发前,他犹疑了很久,他还没准备好去面对这座城市,但是他不想让他的那些“搭档们”察觉到他的秘密。他表现得很好,游刃有余,带着他一贯的轻浮与傲慢。感谢魔术师们一向的过于自我,他的“搭档们”根本没注意到他每次走过巴黎街道时抑制不住轻微颤抖的双手。


 


第三次。


演出。当然是演出,不然还能是什么?


全球巡演的第一站,在Alma的请求下定在了巴黎。


在那次酒吧之夜的两个月后。


这两个月,他都在躲着Dylan。Dylan这段时间忙于FBI的工作,与四骑士们在一起的时光屈指可数,只要注意一些,他可以完美地避过与Dylan每一次可能的相遇。他知道Dylan,他不是Daniel,不会采取一切手段咄咄逼人地要求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是在偶尔他匆匆忙忙逃离与Dylan擦肩而过时,他没法忽视身后那一直追随着的目光。并没有炙热得足以燃烧彼此,反而沉静如水,带着关心神色的理解与体谅,与年少时母亲的目光一样,这只能让他更难过,更难以抑制住心底涌上来的他绝不会承认的内疚。


有人称他是当代的催眠大师,有人暗羡他的读心能力,被他敲诈的人说他是a stick-up artist(“劫匪艺术家”),更多的人对他推崇不已。但在他自己看来,他不过是个专业的骗子,光明正大的劫匪,是个和他兄长一样不值得珍视的混蛋。怎么会有人愿意真心爱他?怎么会有人能够真正接受他肮脏的一面?他注定是个人间的“隐士”,是座与世隔绝的孤岛。


 


Alma在拐角的咖啡馆等他们。


他们晚上的演出地点定在卢浮宫中央广场。清晨7点Daniel就已经逼着他们在已经搭建完成的舞台上进行模拟演出,以确保晚上的演出能万无一失。朝阳自卢浮宫庄严雄伟的古典主义式穹顶上探出半张脸,金色的光芒衬得广场上的玻璃金字塔宛如一颗璀璨瑰丽的钻石。Merritt没有完全睡醒,Henley和Jack看样子也是。Henley几乎是不加掩饰地打了个哈欠,而Jack虽然也是睡意浓重,但是他深知Daniel的脾性,更何况正是这份认真与执着打动了他,所以仍然强打精神努力配合Daniel。Merritt小小地对这对夫夫翻了个白眼。


终于,他们如了Daniel的意完成了一次不错的排练演出。三位骑士困意不减,却也不打算回酒店补眠了。四个人迈步往Alma说的咖啡馆走去。


Merritt对这位法国女刑警其实很有好感。她足够耐心也足够聪慧能看穿Dylan设计的一切,同时是个非常有趣而善解人意的法国女人。她身上清新随性的优雅气质总让Merritt想起母亲。


郁郁葱葱的绿萝遍布角落,Alma坐在咖啡馆外白色的阳伞下朝远远过来的四人挥了挥手。侍者开始端上香气氤氲的咖啡和精致小巧的巧克力蛋糕。Daniel和Jack紧挨着坐下来,在桌下悄悄勾住对方的手指,Daniel凑到Jack耳边轻声说着什么,惹得Jack一阵脸红。Henley则是一坐下来便和Alma热烈讨论着下午要去香榭丽尔大街。Merritt气定神闲地在Alma和Henley对面坐下,端过巧克力蛋糕开始享用。很少有人知道,这个The Four Horsemen里的读心者实际上却是个甜食控。


他们就这么悠闲地坐了一会儿,直到Henley挑起一抹玩味的微笑看向Merritt,而Alma则是朝Merritt身后打了个招呼。


 


不。


不!


该死!


Merritt停下手中的勺子,闭上眼在内心呻吟了一声。睁开时,迟到的男人已经在Merritt身边坐下来。


 


Merritt没转过头看他,只是低头生硬地打了个招呼:“Hi,Dylan.”


“Hi,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瞬间,一分钟前还可口得令人直流口水的巧克力蛋糕在Merritt眼里完全失去了吸引力。他暗自深吸了口气,然后绽出一个略微夸张的微笑,开始加入Alma和Henley关于巴黎购物之行的讨论。


 


身边的男人并未因他的毫不理睬而生气,他甚至自那一声好久不见后就没有再开口。但是那灼热的视线令Merritt浑身不自在,而当Merritt自眼角余光偷瞥Dylan时,Dylan又完全是一副专心致志享用巧克力蛋糕的样子。


等等……


巧克力蛋糕?!


 


What the fuck???!!!


Merritt完全没管自己的表情有多惊愕,他保持着半张脸面对Alma和Henley的窃笑,半张脸望着因为注意到他的目光而抬起脸一脸无辜看着他的Dylan,嘴巴半张着。半分钟后,他在Jack看不下去的轻咳里回神,压低帽檐,一脸“我一定要掐死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恐怖表情。Daniel已经拽着Jack起身说是要去游览浪漫之都,两个人十指紧扣,都带着看好戏的表情。而Alma和Henley也准备出发去进行采购之旅。Merritt当机立断准备回酒店。


他眼睛正视前方,习惯性压了压帽檐,准备走人。


一只有力的手臂拽住了他的左手腕。


“Hi, 甜心,放手好吗?我想我要回去休息了”,他小幅度地企图不引人注意地挣脱着Dylan拽紧他手腕的右手,“毕竟,晚上我还有个演出呢。”他露出那副他面对观众和媒体时惯常的带点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不喜欢你对我这么笑。”


紧紧拽住Merritt手腕的男人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安静地盯着Merritt。


 


什么???


“我就只会这么笑。”Merritt不知道是不是FBI的特工都有这么强的握力,他挣脱不开,眼角瞟到已经有些桌边的人饶有兴趣地往这边瞧,“该死,你给我放手!”他压低音量威胁着眼前的人。


Dylan不为所动。


他突然起身,一把扯住Merritt拉着他离开咖啡馆,“我们一起去散散步吧。”


 


几乎是一瞬间,Merritt遏制不住内心突然暴涨的怒意,不顾一切地试图摆脱Dylan手上的钳制。Dylan终于有些惊讶地发现Merritt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为了不伤到Merritt的手,他立刻松开了Merritt的手腕。


Merritt轻轻地揉着手腕,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快速走人。


他根本不愿意到这座城市来!更不想和这个人在这里上演什么爱情的戏码!他怎么能在这个人面前承认,承认……


 


Dylan几乎是在Merritt转身的那一刻就立即跟上去了。他和The Four Horsemen相处已久,他是他们的魔术引路人,是他们的导师,也是他们的朋友。Daniel与他更像是棋逢对手,而Henley和Jack多少有点把他当做父亲。可是,他没法定义Merritt对他的意义。四骑士一起面对公众的时候,他总是站在最后的那个,脸上配合自己“隐士”的称号带着高深莫测、意味深长的微笑,可笑意根本未达眼底;他无疑是个有趣而健谈的人,可是那么多言语之中他从未真正透露过有关他自己的重要信息;他从不提起家人,对于背叛自己的哥哥,他甚至没有过半句埋怨。他比Daniel更为孤僻,他才是四骑士里那个真正把自己隔绝起来的人。


可就是这样的Merritt,也同样以自己的方式关心着其他人。Henley一度对自己的容貌与才华并不自信,于是他常常在Henley面前出现,以各种方式赞美Henley,虽然是以玩笑般的语言表达自己是多么有幸能与如此美丽而优秀的女神同台表演,可是Dylan明白他是认真的。他戏剧化的表演常常引得Henley发笑,可那之后的Henley确实在舞台上更为自信而耀眼。他总是看似不经意地照顾Jack,在Jack表现得很棒的时候也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甚至是Daniel,他能觉察到Daniel偶然流露出的紧张与尴尬,然后挤开众人装作要催眠Daniel顺利岔开了话题也缓解了Daniel紧绷的情绪。


对于Dylan,在警局里当Dylan揭露出他被自己的哥哥背叛、从事业的巅峰跌入谷底的时候,Merritt的第一句话几乎是贴着Dylan问话的最后一个字母蹦出来的:“你调查过,是吗?”Dylan还记得Merritt当时的气势一下子凌厉了很多,他还是那副慵懒的、满不在乎的轻佻模样,可是Dylan能敏锐地感觉到他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警惕,隐着一点点愤怒,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他那双湖水蓝的眼睛注视着Dylan,“是啊,我对那段往事相当感激。”尾音微挑,威胁意味不言而喻,而那时他的眼睛甚至是带笑的,却让人毛骨悚然。之后的审讯里,他报复似的当着Alma和审讯室外FBI同事的面一语道穿Dylan的“父亲问题”。然而,在Merritt加入The Eye之后的不久,Dylan收到了一张道歉卡片,并不是多精致的卡片,没有署名,仅仅是简单的一句:“关于你的‘父亲问题’,我很抱歉。你的父亲是个伟大的魔术师。”Dylan举着那张卡片,沉默了五分钟,还是忍住了差点落下来的泪。


大概就在那一刻,他对Merritt动了心。


 


Merritt并没能走出多远,Dylan紧追两步,强势地揽过Merritt紧紧地抱在怀里。


这个拥抱令人窒息,更让Merritt惊慌不已。


“就只是陪我走走,好吗?”


Merritt停止挣扎,Dylan等待着,良久,那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Dylan在Merritt身后稍稍落后半步跟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目的地,随着巴黎街头总是拥挤的人流朝前走着。Merritt不想说话,而Dylan则习惯沉默。


古老的巴黎同样静默不语,她见过太多奇怪的伴侣,还有无数无声的爱情。


 


当Merritt终于从年少时第一次来到巴黎的回忆中缓过神来,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时,他几乎想要立刻落荒而逃。


艺术桥。


更通俗的说法是,爱情桥。


 


他面无表情站着,眼前是各种样式的爱情锁。不时有甜蜜拥吻的情侣将手中的钥匙抛向桥下缓缓流淌的河水中。


他知道,无数的钥匙静静躺在桥下的河底。


只有他知道,他母亲的灵魂与这河水融为一体。


 


妈妈。


他无声地用法语呼唤。


 


从上桥开始,Dylan就不见踪影。Merritt开始的时候有点心慌,一点着急,以及不愿承认的难过。Dylan看穿自己的伪装,固执地靠近,直至拥他入怀,他无法否认自己内心那细微的欣喜与暖意。


然而果然还是自己想多了吧。


 


Merritt自嘲地笑了笑,却并没有离开,他……无论如何,依旧是依赖母亲的孩子。他愿意在这陪伴他的母亲一整日。


 


所以,当Dylan从身后绕过他情难自禁地亲吻了一下他的手指时,他受到的惊吓着实有些大。


Dylan没有笑,他那么严肃,深深地看了Merritt一眼,沉默地将手中的一把锁挂在了艺术桥那不堪重负的桥栏上,然后转身却将钥匙递给了目瞪口呆的Merritt。


Merritt看看Dylan,又偏过头看了一眼那把小锁。那真的是一把特别普通而简单的小锁,没有任何装饰,朴素的古铜色,锁身上刻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字母。


D&M。


 


这是什么?告白吗?


还是要逼着Merritt承认亦或是承诺什么关系吗?


 


“不,不是。”Dylan捏了捏Merritt左手的虎口,示意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我不是要你承诺什么。我绝不会这么做,我也绝不会逼你接受我的感情。”


“就只是,给我个机会,好吗?”


Dylan听见Merritt倒抽了一口气。


“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值得最好的对待与珍视。我想要了解你,理解你,帮助你,而不是永远站在你的身边却像个陌生人一样除了担忧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我把钥匙给你,我们俩之间的关系由你来做决定,如果……”


Merritt感到虎口上的手捏得更紧了。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留着这把钥匙,你随时可以打开那把锁。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将锁与钥匙一起扔进塞纳河。”


 


十分钟。


 


Dylan一生中唯一一次争取光明、温暖与希望的尝试,没想到得到的不只是一个答案,竟是天神慷慨的恩赐。


Merritt站在桥上,像身边无数对幸福的情侣一样,将手中的钥匙用力抛进桥下冰冷的河水,然后转过脸来,对着仍然无法置信的Dylan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Dylan的表情没有变。


但是他看得到他眼里汹涌的喜悦。


 


妈妈,替我好好保管它。


 


 


Merritt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努力忽视枕头上的泪痕。


他在黑暗里静静地坐了五分钟,回到清醒的现实里。


The Four Horsemen正在意大利威尼斯演出。他借口不舒服,并没有参与三骑士的集体出游活动,而是早早地回到酒店休息。


他从床上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站在房间的飘窗前看向夜色中的威尼斯。疏朗星光下,到处是璀璨耀眼的色彩,贡多拉的桨声捣碎了一整河的柔美灯影。


 


突然地,他想起白日里坐着摇摇晃晃的贡多拉自威尼斯著名的叹息桥下穿过,同船的年轻情侣在桥下虔诚地拥吻。两边的人们发出善意的欢呼声,到处是呢喃着的祝福语,还有人往船上投掷精致小巧的礼物。


一颗似乎是红色石子的块状物被抛到船上,Merritt下意识伸手一捞。


他摊开手掌。

一颗红色的心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依旧是解释文梗的时间:


1. Merritt母亲是法国人,这是我的私设,和后续本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情节有很大的联系。本文里那句“你依旧是我心里永远的仙女与公主,妈妈。”,“仙女与公主”的词汇用法来自于我当初混迹于英国BBC的Sherlock系列剧引申的麦雷圈时,我心目中的经典之作《Steal a piece of time》中对雷斯垂德探长的法国母亲的描写。这篇文是我最爱的几篇文之一,而文中对于法国女子的描写是我所有看过的同人作品中写得最好的,没有之一。


2. “被他敲诈的人说他是a stick-up artist(“劫匪艺术家”)”,这句里的“a stick-up artist”来自于电影台词,我只是搬运。


3. “隐士”是Merritt在四骑士里塔罗牌对应的人物。


4. 选择卢浮宫中央广场作为演出地点的原因离爱情桥比较近。对于中央广场能否进行大型魔术表演,我表示并不清楚,也请看文的小伙伴不要当真。


5. Merritt是甜食控的设定来源于电影Merritt扮演者Woody Harrelson和Daniel扮演者Jesse Eisenberg合作的上一部电影《僵尸之地》。安利这部电影,搞怪的打僵尸之旅。


6. Merritt关心三骑士和Dylan的事迹是我编的,但是电影里确实存在Merritt与Henley调情使得Henley发笑和Merritt企图催眠Daniel的情节。


7. 锁上的字母本来是想写DM的,Dylan和Merritt首字母缩写,但是写的时候看到这个就想起我大HP的Draco少爷。太出戏了,因此加了个&,不过我想Dylan应该要恨死我,这个符号还是蛮难刻的说,哈哈


8. 最后那段Merritt抛钥匙其实是想表达Merritt将钥匙抛进塞纳河,是下定了决心永远不会和Dylan结束这段关系。这大概,就是Dylan能得到最浪漫的回答。


9. 结尾的红心,是因为我一位挚友曾赠送我一颗红心,而这颗红心的来源是安东尼《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里那只有一颗红心石头的兔子。

评论
热度 ( 15 )
  1. bzsxdm挽洛内河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我看了第五遍,只能说出一句天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