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Dream and Reality【Alex/Scott】番外一

正文(一)

写在前面:

兄弟骨科【

我正文写完还遥遥无期,群里特别想看结婚就先写了番外这个。

就说甜不甜!爱不爱!打滚求文评!

PS:

*Alex对Scott的能力免疫。【漫画设定】


番外一,结婚

 

       Scott在心里质疑,他怎么会答应他哥哥的求婚,与普通的同性恋人不同,他们还是亲生的一对兄弟,无论如何,他们此生也无法一同步入教堂,或是签署一份带有婚姻效益的证明,而此时的Scott也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只因哥哥的失而复得而哭泣的少年了。

       但他没有一刻不爱着Alex,这一点他始终无法否认。

       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无法拒绝Alex的求婚的原因了。

       在Alex面前,无论Scott是什么身份,Alex都是他们之中成熟一些的那个,他比Scott更知道他们结婚这件事接近于天方夜谭,但那又怎样,Jean的原话如是说。因为当Alex露出他的微笑,明显打理过的金色卷发配上精心挑选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打着个只有Alex带上才会好看的可爱领结,微微颤抖的双手掐着一束玫瑰,却用着不容置啄的语气说出:“你愿意同我结婚吗?”时,Scott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儿。

       那双Scott五岁时牵着他的手,曾为自己的性命,为战友的性命,为朋友的性命拼死抗争过的那双手,此时在为Scott套上订婚戒指的那双手,看起来依然修长白皙,完美无瑕,但事实上Scott知道那儿受过的每一道伤,每一个可能会留下的伤疤,每一个自己曾为他悲伤或喜悦的瞬间,终于有了一点这个男人将属于他的实感。

       事实上,那是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即将属于他,Scott意识到,即使他们无法签约具有法律效益的结婚证明,他们依然会宣誓,交换戒指,亲吻,共度余生,做每一对普通伴侣应当做的事情,他们比民事关系伴侣多了一层更加亲近与保险的关系,血脉关系,从此刻起,血缘它就不应当是隔阂,而是天命祝福了,祝福他们从出生纠葛到离世,相守一世。

       Scott后知后觉,他的哥哥其实一直属于他,只属于他。

       被套上的戒指温暖的触感唤回了Scott的神智,他摇了摇手指,而他的哥哥兼未婚夫站在对面摆着笑容向他解释:“是Hank的新发明,戒指的材质可以承受我的能力,调节温度。”

       此时的Scott才仔细端详起戒指,被注入Alex的力量后戒指微微发红光,原本朴素冰冷的戒圈变得温暖柔和,调节的温度偏热一点,犹如Alex之心,一如Scott之心。

       滚烫,沸腾,永不失温。

       这个年岁的Scott已经几乎和他的哥哥一样高了,他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象征意义地向他的哥哥讨要另一只,在得到对方摊手表示需要等到结婚时才会有另一只时,Scott一反常态地撅了撅嘴,露出了自从成为队长就再也没有流露出的小脾气,他说:“这不公平。”

      “这的确不公平,我亲爱的弟弟,所以,你得找其他的订婚信物给我。”Alex像揉小兽一样揉着Scott的头发,换来了一个隔着镜片的瞪视。

       那一双眼睛大而圆,灵动地情绪全数被藏在红石英眼镜下面,从带上眼镜起,他就不仅仅是Scott Summers,还是镭射眼,X战警的队长,这种仪式感几乎比Alex的还要强烈,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承认Havok和Alex已经融为一体,而Scott,仍然只在自己最亲密的哥哥兼伴侣面前坦露出无助与惶恐,脆弱与茫然。

        Soctt从没想过或许Alex也是有不安全感的,在他的意识里,Alex始终是他的哥哥,Summers家族的长子,他毕生仰慕与学习的榜样,永远的沉稳可靠,温柔安定人心,他拥有超人的力量,却比自己更加克制自省,害怕伤害别人但又果断决绝。他曾无数次上过战场,无数次从死亡之地脱身,无数次在最开心骄傲的时刻敛起唇角,无数次在最失魂落魄时挺起脊背,而现在,他向自己求婚,讨要另一个与众不同的订婚信物,这已然是Scott所见过的最脆弱的Alex之一了。

       Scott从不是个浪漫的人,他实际,富有爱心,坦率,满怀希望,但他不会向他的伴侣吐露甜言蜜语,正因为那还是他的哥哥,所以全部的爱意都在平日里的相处中泄露出来,那些无解的爱意,难以言喻的超越兄弟之情的全然爱意。

       他们早早就越过了那条线,但也曾长时间对此不言不语,不闻不问。

       Scott闭眼,他不知道给予Alex怎样的订婚礼物算是合理得体,又饱含心意,他又不能向完美的科学家Hank求助,他所拥有的智囊团只是一群每天在学校里秀恩爱的熊孩子,和一个明明知道所有却三缄其口的Jean。

       看着Alex期待却不勉强的眼神,和脑海中的通讯静默,Scott明白,这意味着这件事情只能他一个人解决,他微微倾身更贴近Alex,一只手扶上Alex同他一样发色的金色长卷发,手感极好,他忍不住也多揉了两下,另一只手捧住Alex的脸,向自己靠近。

       一向无畏地Alex此时却好像有些被吓住,他徒然睁着双眼看着弟弟的接近,没有反抗也没有摆出温柔的表情,而Scott更加贴近他,闭起双眼,用刚刚揉过Alex的那只手将自己的眼镜取下来,给了Alex一个难得主动的吻,那个吻绵长却也浅淡,紧随其后的是Scott慢慢睁开了他的眼睛,直直面对Alex,他说:“My brother,我的眼睛,那很早就是给你的订婚礼物了,就像是你始终属于我一样。”

       即使Scott的热视线对Alex无效,在他睁眼时,他的那双眼睛也再也无法是Alec记忆中的蓝色带有一点灰,不算透彻却夺人心魄。那一双眼睛,除去他们的父母和他,没有再被任何人看到过,也没有机会再被任何人看到,就像是Scott本身,再没有被其他人看穿全部,只剩下Alex,与他分体共生的Alex,他安心在他面前褪下眼镜,露出猩红色的眼睛,亦代表了他属于他,同Alex属于Scott一样,很久以前,Scott也只属于Alex了。

       后面的事情几乎是水到渠成的。

       Jean在适当的时机跑出来,和教授商量如何在学院举办一场婚礼,拉着算半个闺蜜的Scott去挑选礼服,在Alex温柔的注视下选择花束布置,看着Alex挑选好他们的喜帖再一一发放给学校里的以及各地交好的变种人,他们也曾犹豫是否应当向自己的父母发出这份邀请,却在相视一笑中搁置了这个计划,他们很少如此追求个人自由,只为彼此。

       Alex为此偷偷更改了部分婚礼流程,以至于Scott在穿着精心挑选的黑西装初初步入红毯时看着向他款款走来的Alex一瞬间愣住了,他们没有邀请他们的父母去参加这次背德的婚礼,所以没有人代表着他的父辈去牵着他走过长长的红毯,将他的手放入Alex的手中,或许万磁王或教授有这个资格,但他们都一同选择了尊重Alex的选择。他作为哥哥牵着他走过红毯,又作为伴侣接过了他后面的人生,想到此,Scott一瞬间极没有出息地红了眼眶。

       Alex的手心和他的体温一样很暖,在实际不算长的红毯上,Scott微微低头凝视着自己的西装,试图掩饰住感动的神情。他深知今日自己挑选纯黑色的西装与Alex的一模一样,他觉得自己穿起来没有Alex好看帅气,但又怀着一份私心地放弃了白西装,侧头看过去,Alex看起来大约还是有一点紧张,比起求婚时好了太多,头发又长了些就索性利落干脆地扎起小辫子,明明是偏女孩子的发型,Alex总能让别人读出他的踏实稳重,充满男子气概。西装明明还是求婚时穿的那件,可或许因为今天阳光太好,Scott再一次觉得他的哥哥是如此的鲜明如众不同,被阳光镀了金,让他的心能够继续柔和地跳动。

       终于,他们一起走过了红毯行至教授面前。

       他们才不需要什么神父,神父又怎么会祝福他们,他们是同性恋人,又是兄弟,可真真实实地,他们站在这里,在场地每一个人,都真心切意地在心底里祝福他们,盘算着典礼结束后将他们灌醉以八出更多的劲爆消息。而学院就是他们的家,除去与生俱来的基因能力,他们就是一对普通人,只会存在在历史一角的普通情侣,教授代表了他们的理性克制,温柔希望,父辈与信仰,理应由他给予他们祝福,他们也只能接受他在此刻此时此地祝福他们。

       为了教授的轮椅他们没有摆任何花台,新鲜的百合花束就摆在教授的腿上,万磁王紧跟在他身后几步的位置,不远不近,难得也摆出了柔和的面孔。教授牵起他们的手,搭在一起,微笑,他等待着Scott的紧张情绪平定,又用能力安抚了难得慌乱的Alex的心。

        他们最终只能感觉到彼此的双手搭在一起,教授的声音缓缓传来:“我最好的两个学生与朋友,Alex Summers与Scott Summers今天在此宣誓结婚,他们都是X战警的一员,为在座的所有人抗争在最前线,他们曾经失去过彼此,但难得地,他们最终认清了彼此的心。我从不否认变种人与人类的不同,直面我们生存得如此艰辛不易,但也正是如此,不论他们是否是兄弟,他们是否拥有令人恐惧的力量,他们始终是你们的老师,战友,朋友,他们就是他们本应该的样子,在此,我们尊重并祝福你们做的每一个选择。我代表学院和大家,”教授像年轻时冲他们眨眨眼,“我们祝福你们结成婚约,永远相守。”

       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小辈的孩子甚至跳起来吹了口哨,但Scott清楚地听见他边上的Alex轻轻笑了一下,如释重负地笑意,搭着他的手也紧了紧,可他来不及思考,因为他听见教授问他:“Scott Summers,你愿意同Alex Summers结婚吗?不论顺境逆境,不论贫穷富贵,或是疾病与死亡,你愿意同他分享你的人生,爱他,尊敬他,相信他,对他忠诚直至永远吗?”

       一秒,Scott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愿意。”这句话说得冷静自持,咬字清晰,回答得又极快以至于观者还没来得及屏住呼吸,那句话就那样轻飘飘地带着万钧重量砸了下来,他知道,他一直愿意。

       教授莞尔,转过头去面向Alex,此时面前他们的双手又已是交握的姿势,Alex看上去再一次信心满满了,他耐心地等待着教授的问句传来:“那么AlexSummers,你愿意同Scott  Summers结婚吗?不论顺境逆境,不论贫穷富贵,或是疾病与死亡,你愿意同他分享你的人生,爱他,尊敬他,相信他,对他忠诚直至永远吗?”

       此时Scott彻底忍不住完全转头盯着Alex看了,而Alex正直视着教授的双眼,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他说:“我愿意,我已经这样做了,不是吗?”如果不是Alex开始泛红的双眼,和不似平常轻松的语调,Scott几乎以为他真的对这场婚礼毫无顾虑,他掩饰地太好,但Scott总能发现端倪,或许这就是兄弟之间的默契,情人之间的了解,和伴侣之间的羁绊,他能轻而易举地发现对方的所有,他为此而自豪勾了勾唇角。

       “那么,既然你们已经分享了血脉姓氏,我只剩下宣布你们婚约已成,可以交换戒指亲吻彼此了。”

       那戒指提前半周Scott就应Hank的要求褪下为婚礼做最后的修缮,他盯着Jean端上来的戒盒,里面安稳地插着两枚一模一样的朴素戒指,既没有红光,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Scott狐疑,但Alex却很爽快地取出一枚戒指,将它对准Scott的无名指缓缓套入,Scott虽然疑惑,但他没有动,盯着戒指被从他手指尖一直推到指根,伴随着骤起的红光与隐约能感觉到内环出现的字母,Scott在心里猜测那是一个“A”。

        紧接着Scott抽出另一枚戒指,如法炮制地替Alex带上,不急不缓,同样红光起,光像一个小型的温柔的圆笼罩着他们,增添不知多少浪漫气息,Scott继续猜测这枚戒指内圈大概是个“S”字符样,但反正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探寻,而此刻他们唯一应当做的,就是贴近再贴近彼此,去交换一个最甜蜜的吻。

       不管其他人作何想法,反正他们这样做了,在自己的婚礼上,全校师生面前吻得昏天黑地,拥紧彼此再不分离。

        朦胧间,Scott听见自己的丈夫低声说:“你所行之处即为吾所往之处,你所容身之所即为吾安身之所,my bro,my husband,我属于你,从永远之前,至永远之后。”


==================番外一 完======================



评论 ( 29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