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NYSM】【Dylan/Merritt】白鸟(片段六)

写一点私货:我喜爱叶芝,喜欢白鸟这首诗,喜欢泰戈尔,喜欢那句其实俗到爆的小短诗,我觉得我百转千回也就是红尘里的一个平常人。可我的这位心之友啊,她包容我,理解我,随便的一个动词一个眼神就戳进我心。我拒绝了那么多年病痛梗,拒绝BE,可我才不会拒绝你。你的故事写得如此细致绝望,也豁然洒脱。你说Merritt动心的那一刻和我们那时恰好契合,我却私心窃喜我比Dylan更早踏入你这个可爱小深渊。然后在漫长的时光里,总是爱你,更爱你。

内河:

献给 @bzsxdm挽洛 。




【警告:原著背景。Merritt和Dylan有私设。Dylan/Merritt斜线有意义。副CP是Daniel/Jack无差。没有Beta。BE。没有番外。】




【警告2:这是《白鸟》的完结章,这篇文还差一个开头,我会在这周或者下周补上开头。此文加上开头设定为七章,这个数字在《哈利波特》里是最有魔力的数字,虽然此魔力非彼魔力,不过还是满足我自己的私心,所以意味着不会有番外。】




《白鸟》




楔子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我们内心的皆为微末。——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散文作家、思想家、诗人)




片段六


这是Merritt第五次来巴黎。


 


六月的巴黎与年少时第一次踏足时的记忆在Merritt脑海里重合。


他以The Four Horsemen的一员同其余三位骑士来过这个古老的城市演出过几次。他得承认,他对“浪漫之都”始终抱有复杂的情感。这是他母亲的故国,是她的出生地与安葬地,也是他与Dylan定情的地方。他曾以为在将母亲的骨灰撒入塞纳河底时他的灵魂也一同烂在了河底的淤泥里,可后来有个人用一把钥匙打开了他沉睡多年的心门,在同一个地方他的阳光失而复得。


Merritt漫步在哥特式建筑林立的巴黎街道上,思绪却沿着这长长的人群疏疏落落的街道蔓延开来。他既在这城市熟悉的风景与空气里弥漫的淡雅的紫薇芬芳里获得如家一般的安全感,知道他最深的秘密与感情都被他温柔的母亲好好地保存着,而另一面,巴黎总让他感到无以言明的悲伤。他每次走过那些有些陌生的街道,眼前仿佛便出现他穿着碎花长裙的母亲还是少女的模样,轻巧地踏着旋转的舞步在人群和古老建筑温柔善意的注视下消失在下一个拐角处。他每次走过那些相似的桥梁,都似乎在下一个转身,桥栏处都有一个人向他微笑着展开拥抱,那个人会用他温软的双唇轻触他已有些泛白的鬓角。


他只来过五次,却仿佛一生都在这座城市里结束。


 


他独自等在当年的那家卢浮宫中央广场拐角的咖啡馆。


 


郁郁葱葱的绿萝同当年一样遍布角落,白色阳伞遮挡住阳光,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Merritt坐在当年自己坐过的同一张座椅,出神地望着年轻英俊的侍者端上香气氤氲的咖啡和精致小巧的巧克力蛋糕,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想要微笑,却又禁不住想要落泪。


 


先来的是Alma,身后跟着提着好几个购物袋的Henley,女祭司虽是脱逃术高手,到底还是个热爱购物的女人,此刻正兴奋地和国际女刑警分享着今日收获。


Daniel和Jack互相打闹着姗姗来迟。


四人先后落座,看着仍在放空的Merritt,彼此担忧地对视了几眼。这位“隐士”常常沉默寡言,他们早已习惯,然而他此刻的沉默却充满了落寞,和某种意义上的放弃意味。


“M?”


Merritt回过神来,微笑了一下。


“你怎么了?没事吧?”Alma关心地询问。


Merritt摇了摇头,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本书,轻轻翻开带折角的书页,平摊着放在桌面上。


Daniel靠在Jack身上,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小口啜饮着香醇的咖啡,朝放在桌上的书籍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在看清书页上文字的一瞬间,Jack感到自己的丈夫僵硬了身体。


 


竟是那本《叶芝诗集》,摊开的书页正是那首《白鸟》。


 


除了Merritt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都变得凝重起来,Henley用手捂住嘴以防自己尖叫出声。


 


“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叶芝感兴趣了?”先打破沉默的是Daniel。


“这本书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爱神。”Merritt平静地开口,却只是低着头,并未注视着眼前显得有些牙疼的Daniel。


“叶芝是爱尔兰伟大的诗人,我当初送你是想让你感受点艺术的熏陶。没别的意思,隐士。”


“是吗?”


“不然呢?”


 


“我在Dylan的墓碑上看到了这首诗。”


Henley惊得就要跳起来,被身边的Jack一把按住。Daniel的眼神已经变了,他深邃的眼眸里倒映着一个小小的催眠师,充满了震惊与了然的矛盾情绪,还有掩在眼底的愧疚与深深的怀念。Jack低下头来,右手伸过来和Daniel的左手紧紧相握。


只有国际女刑警还试图保持着基本的冷静:“M……”


 


“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关于催眠我的。”


那个时候,Dylan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Merritt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白天的时候常常精神时而专注时而恍惚地固执地呆在Dylan身边,沉默地像一只秃鹫紧紧盯着每一个进入病房的医生或者护士,直到把每个人都搞到精神崩溃。四骑士通过经纪团队对外宣称全球魔术巡演的暂停。Daniel和Jack都留下来轮流照顾Dylan和Merritt,Henley则陪着Rebecca。Henley相恋多年的银行家男友每周飞过来见Henley,并贴心地安排了几个人的食宿和陪护,免得他们也在这场战役里率先倒下,给了绝望中的Henley莫大的安慰与支持,同时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与喜爱。


然而Daniel和Jack毕竟分身乏术,两人又不放心把照顾Dylan和Merritt的事情假手他人,Dylan的家人眼见着他日渐衰落,倒是打起了Shrike家祖宅的主意,整日里在病房内只是互相争论攻击,最终被烦不胜烦的Daniel威胁着赶了出去。


Dylan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私心不愿Merritt忘了他,然而在见过Merritt为此崩溃疯狂的模样后,他知道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只是迟迟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无法说出口。而他也知道Merritt无论如何绝不会同意他的决定,更遑论配合与支持。


就在那个傍晚,Jack从Dylan病房离开时,被Dylan拦下询问了几句Rebecca的近况,末了他伸出手紧紧握了握Jack的手表达自己的谢意,Jack感到手心被塞了一张字条,他微微睁大眼睛抬头望向病床上的Dylan,Dylan只是冲他眨了眨眼,Jack顿了一秒,随即了然地点了点头,平淡地告了别。走出病房的一瞬,他立即找到自己的丈夫,将还在和医生沟通病情的Daniel一把扯进了洗手间。两人头挨着头打开手中已被微微汗湿的字条。


 


等M睡了,来找我。


 


Daniel略有些疑惑,而Jack呆了三秒随后反应过来后,当场红了眼睛。“Dani,Dylan准备催眠Merritt忘了他。”Jack近乎于哽咽。


“什么?!”


“之前他有和我提过这个。因为你不会被催眠,Henley又完全不会,所以他希望由我来帮助他完成对Merritt的催眠。”


Daniel沉默了。Jack停了一会儿:“他要让Merritt彻底忘了他,他要让Merritt的人生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他的身影。如果他注定无法陪他走到最后,不如就从一开始两人便从未相遇。而且……”


“而且,失去Dylan,能让Merritt变成什么模样,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毁了他!”


“所以,我想这最终使他下定了决心。”Jack直起身,喃喃地开口:“今晚,大概便是催眠的开始。”


 


凌晨三点,爱神、死神与女祭司一同聚在Dylan的病房。


Daniel和Jack看Dylan的眼神带着了然的痛苦与遗憾,Jack不忍地别过了头。


Henley则是情绪异常地激动。


Dylan平静地开口:“Jack,我决定好了。后面可能需要辛苦你。”


“你怎么知道那就是M想要的呢?如果他并不想忘记你,你怎么可以替他做决定要不要这段记忆呢?”Henley从刚进屋时就压抑着自己,此刻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来反驳Dylan。


“我确实不知道那是不是他想要的,可那是我想要的。Henley,你还没看够他现在的样子吗?他一向随心所欲,无论何时都不会使自己陷入困境。我知道你们虽然不说,却也觉得有这样的他在背后,在舞台上都会安心很多。可你看他现在哪还有半分从容不迫的催眠大师的模样?患得患失,精神恍惚,焦躁不安。是我毁了他!”


Dylan将头埋入掌心,声音变得哽咽起来:“我爱他,我想要他幸福,自由,快乐。我想要他没有痛苦。我想要他的生命里再没有失去。可是我没有做到!你有想过吗?”Dylan猛然抬起头看着Henley,Henley被他通红的双眼吓了一跳,“他承受过多少失去才会在知道我患病的消息的时候那么失控?我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他甚至有多年未发所以被淡忘的恐慌症!”三骑士齐齐露出震惊的表情。


“就让我自私这一次。让我成为他生命里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我没法陪他走到最后了,就让他忘了我吧,”Dylan抬起头,在一片泪眼模糊里微微勾了勾嘴角,“我可不想被他骂‘骗子’‘混蛋’,说我答应了他却背叛了自己的承诺……他该有新的人生,他会有新的人生。”


 


Merritt至今还记得那个晚上他静静站在门后听到的Dylan最后的那段话。


 


“他会忘记我这个半路闯入他生命的陌生人。


他会忘记我曾经带给他的痛苦、悲伤和失去,他会拥有你们长久的友情,他会在漫长的时光里慢慢痊愈。他会变回原来那个舞台上从容不迫的隐士,他会守护你们的后背对世界露出微笑。他会再遇上一个什么人,俘获他的心,陪他走到最后。


我要他快乐。无论这快乐来源于谁。”


 


 


“事实是,我的确被催眠了,有整整半年我没有想起任何关于Dylan的事。你们非常小心谨慎,仔细筹划了一切,然后选择在Dylan动手术的那个早晨、我精神最脆弱的时候下了手。”


那个有着冷冽晨风的早晨,Dylan在被推入手术室的前一刻,他突然不知怎么心底涌出无限的眷恋与不舍,他扒开一众医护人员,扑到Dylan面前。中年男人用他湛蓝的双眸注视着Merritt,抬手抚摸着Merritt的脸,什么也没说,只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Merritt试图回以一个微笑,眼角却已经湿了。


他被Jack拉开,身边的医生上前两步推着Dylan进入了手术室。他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只能一直注视着他爱人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手术室的门砰得在他面前关上。


 


再然后,他忘记了Dylan的一切。


 


他竟没有想到,那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最后一眼了。


 


“没有听到你们的谈话之前,我也已经猜到了他会对我催眠。我爱他,没有人会比我更明白他的心思,尤其是涉及到我的时候。我给自己下了反催眠暗示,关键性暗示就是巴黎。”面对着四人讶异的表情,Merritt缓缓地开口:“我没有告诉Dylan的是,我的母亲是个法国人,她去世后,我从家里偷走了她的骨灰,洒进了塞纳河。我最深的秘密和最浓烈的情感都由我的母亲保管,只要塞纳河还在流淌……而塞纳河永远奔流不息。”


 


“Dylan死后一年,The Four Horsemen在巴黎进行巡回演出,我从那时开始每晚以梦境的方式从后往前逐渐恢复记忆。九个月前,我想起了Rebecca,于是开始以朋友的名义匿名给Rebecca寄钱和一些必需品。她在圣诞节前最终猜出了是我,我回了代顿去陪她过圣诞节。”


“你们最初对Dylan闭口不谈,仿佛我们是因志同道合而成为搭档,从来就没有这个领路人。我以为是他催眠了我们所有人,直到我在Dylan墓碑上见到这句诗,想起我生日时你们三个送我的礼物,才明白你们根本没有被催眠,只是在演戏。”


 


巴黎六月倾泻而下的阳光里,Merritt懒懒斜坐在座椅上,无意识地不停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朴素的银戒。


Henley在听到一半的时候就将脸转过去,轻轻靠在Alma的肩膀上。Alma能听见Henley在小声地啜泣,她强忍住眼泪轻轻拍了拍Henley的肩膀。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下来,五个人都没有说话。


Merritt只是半阖上眼,他能听见无数的声音:近处Alma正小声安慰着Henley;Jack细微的叹息;微风拂过绿萝青翠的树叶;人们在各自低声交谈着,时不时有一两声轻笑;侍者端着托盘穿梭在不同的圆桌间偶尔带起桌布引起圆桌上杯子突兀的震动声;远处车辆飞驰过的呼啸声……


 


Merritt想,这个世界还是有这么多声音,一切依旧吵吵闹闹,可是那个能听见他心底渴望爱与家的小声呼唤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我想,”Merritt半阖着眼开口,“独自离开一段时间,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在下次纽约的演出前回来。”


“我只是,”Merritt睁开眼睛注视着面前带着担忧神情望着他的搭档们,或者说,家人们,“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


 


“我不会不告而别的。”


我不会像Dylan那个懦夫。


 


“好。”依然是Daniel率先站起来。他犹豫了几秒,随即像下定了决心一般大踏步上来破天荒地轻轻拥抱了Merritt,“Take your care, bro。”Merritt微笑了一下,抬手轻轻拍了拍Daniel的背。


Jack第二个上前和他拥抱告别,“I amsorry.”


“That is not your fault.”


他礼貌地吻别了Alma和Henley,轻轻揩去Henley脸上的泪水,“Don’t cry, my princess.”


 


“So, this is the end.”


他站定,微笑着和众人挥了挥手,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他的身后是尚未离开、注视着他的家人们,是永远无法倒回的时光与黑白的往事,是曾经的那些笑容和泪水。他的身前,是巴黎人群疏疏落落的宽敞干净的街道,是万里无云仿佛蓝宝石的晴空,是从此没有Dylan的人生,是Dylan希望他拥有的新的人生。


 


 


Merritt重走了他与Dylan的旅行之路,最后兜兜转转回到了纽约,以Tommy的身份成为了《GQ》杂志的时尚编辑,从以前那个懒散的、还总拿魔术师不应该做粗俗的运动来当借口逃避Dylan所有健身房的邀约的Lazy Dog变成了整日里穿着时尚运动装、会和新认识的同事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sport guy,他不再戴那顶黑色的帽子,比从前更爱戴墨镜,依然对政治没什么好感,却对时尚有了很多独特的见解。有很多时候,连Merritt自己都无法从这个连名字都是崭新的人身上看到任何从前那个催眠大师的影子。Daniel、Jack和Henley一直没来打扰他,他们贴心地不试图干涉Merritt的新生活,只是每隔一月Jack会以三骑士的名义写封邮件给他,问问Merritt的近况。


只是命运似乎仍旧不肯放过他,他新来的同事是个来自LA的英俊帅气的男生,他穿着定制西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Merritt发誓他听见了办公室里其他未婚女同事们的尖叫声。哈哈。Merritt带了点看戏的心态上前和这位之后的工作搭档打了个招呼:“Hi sweetie, I’m Tommy.”


“Dylan. Hey, nice to meet you.”


 


Dylan。这个名字让他几乎愣在当场,五秒钟后他反应过来,无视对面帅气男孩疑惑和不确定的眼神,握了握对方的手。


手指纤长白皙,很灵活,还真是双适合魔术的手。


 


Merritt,他不是Dylan!你在想什么?!


Merritt在心里警告他自己。


 


Dylan在《GQ》表现得很棒,他非常有时尚敏感度,工作时颇为果断,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深陷在与当初的那个猎头女孩“just sex no love”的“relationship issue”里。Merritt对他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不过因着与Dylan同名的关系,他仍时不时关注着这个年轻的男孩。


 


一次例行的打球聚会后,他们一如既往地大获全胜。Merritt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Dylan在他身边嘟嘟囔囔着要去找那个猎头女孩,自然而然地向Merritt不自觉倾吐着这段一开始畸形的关系带给他的烦恼。


Merritt直起身,纽约晴朗的天空就在他的头顶。他与他的Dylan曾在这里用一杯咖啡和一场交谈打发了整个下午时间。他还记得那时Dylan脸上温暖明亮的笑容。


“Hey, bro,” Merritt转身打断男孩的话,“我喜欢女人,她们美丽、惊人、神秘而迷人,是造物主最伟大的发明。同时还聪明而善解人意,在每一个方面都远超男人。我会很高兴,如果我曾有一个机会得以与她们共度此生。但是可惜我对她们没‘性趣’。”Merritt想起沙金色发间插着一朵红玫瑰冲他微笑的Henley。


“所以这一切永远是关于性,对吗?”


“当然不,”Merritt慢慢坐下来,坐在Dylan身边停顿了五秒才开口,“我也曾坠入爱河,遇到过那么一个人。我也曾心甘情愿落入那个‘兔子洞’。你会想着和他度过整个周末,而非仅仅是周五的晚上。”


 


“你想快乐吗,男孩?找到那个你爱的人,然后记着,别放他走。”


 


他不知道他与Dylan之间的对话会对他有多少影响,只是在那一个瞬间,他想起自己的Dylan,那些话语就像是自己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了。他想,他大概只是有点想念Dylan。


 


那场谈话的半个月后,他从《GQ》辞职,准备回归催眠大师的身份。他在哈德逊河边给自己的快艇解缆的时候接到了Dylan打来的电话,询问能不能帮忙带他和父亲一起回市区。


“没问题。”他几乎是立刻答应了。


他还是对每个顶着这个名字的人没有办法。


全是Dylan Shrike的错。


 


 


他开着快艇,载着Dylan和他的父亲,一路劈开哈德逊河的碧浪,洁白的浪花打湿了快艇。晴空下,在Dylan与父亲的交谈声里他突然有落泪的冲动。


快艇前有两只白鸟自由自在地飞翔,仿佛他们的引路人。


 


 


 


很多很多年以前,他在黑暗里穿过荆棘草丛,然后看到了站在旋转木马前迎接他们的Dylan。在无数星光与璀璨灯光里,微笑的男人打断他语无伦次的解释与滑稽的表演:“Merritt, you’re in.”


 

你微笑着不说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了太久。





文梗小贴士


1. 此文中有大量与前文相呼应的情节,建议从片段一开始阅读。


2. Tommy《GQ》杂志编辑梗和Dylan的同名梗来源于扮演Merritt的演员Woody和贾老板一起出演的电影《朋友也上床》,B站上可在线观看,非常可爱的一部爱情喜剧。也正是因为同名的梗,才开了脑洞想写《惊天魔盗团》与《朋友也上床》的crossover,因为Tommy能说出那番话一定是因为曾经有过一段往事。


3. 最后快艇前的那两只白鸟只是为了呼应题目和叶芝的那首诗,我并不清楚哈德逊河上会不会有这种颜色的鸟。特地指出,不希望误导任何人。


4. 最后结尾的场景来源于《惊天魔盗团1》。


5. 最后那句诗来源于泰戈尔《飞鸟集》,心之友 @bzsxdm挽洛 曾以这句诗形容她与我的初遇,我写这篇文也正是为了她开心。




后记


三次元有太多事情,所以匆匆完结了此文。这篇文还差一个开头,我会补上的,最初的大纲里本文完结章会与《朋友也上床》有crossover梗,开头也是与另一部电影,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猜一下,友情提示:Jesse。


这是我完结的第一个长篇,敲完结尾的时候心情真是复杂,这个结尾是一早就想好的,中间的情节却是改了很多次,随心所欲,脑洞大开,值得庆幸的是好在最后和一早决定的结局不至于差太多。


对于这对,全部我想说的话大概用一首歌就可以概括,就是那首Dylan用来和Merritt表白的歌曲《Communication》。


欢迎大家的评论。有时间我一定会回复。




以及,洛洛,说好的MV哦?【摇手指

评论 ( 3 )
热度 ( 23 )
  1. bzsxdm挽洛内河 转载了此文字
    写一点私货:我喜爱叶芝,喜欢白鸟这首诗,喜欢泰戈尔,喜欢那句其实俗到爆的小短诗,我觉得我百转千回也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