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NYSM】【Dylan/Merritt】白鸟(片段七)

恭喜完结。爱你❤️

内河:

依然是献给 @bzsxdm挽洛 。




说好的《白鸟》的第一章。


至此,《白鸟》全部七章完结。不会有番外。SLO9时会出无料本,有相应明信片或卡片赠送。如果有哪位小伙伴想要无料本,可以在这篇文下面留言,我会拜托心之友 @bzsxdm挽洛 统计。




【警告:原著背景。Merritt和Dylan有私设。Dylan/Merritt斜线有意义。副CP是Daniel/Jack无差。没有Beta。BE。没有番外。】






《白鸟》




楔子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我们内心的皆为微末。——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散文作家、思想家、诗人)




第一章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北岛


 


他闻见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近处有微微的喘息声,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滴落在他的下巴附近,还有余温,血腥气扑面而来。


他猛地睁开眼,最初的一瞬间眼睛尚未适应光亮时他已感到头顶有一片不同寻常的阴影,待看清后便立时骇得往后退一步。他坐在一张舒适的软牛皮沙发上,沙发因为他过于激烈的动作被往后拖了一段,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的面前是一只僵尸,更准确地说,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饥渴地扑上来企图咬断他脖子的丧尸,眼窝处一片空洞,牙齿已经全部脱落,不断有深紫红和浓黑的液体从嘴角流下滴落在地上。就在那只恶心的东西迅速往前半步凑上来的时候,他眼角瞄到右手边的棒球棍,毫不犹豫抄手就朝它的头上奋力一锤。


那玩意儿啪叽一声倒在地上。


他走到近处,又补一锤。


 


呸。他居然就这样在这儿睡着了。


他站起身,活动了下身体,歪着头打量了下身后空空荡荡毫无人影的超市,伸了个懒腰,迅速抓起身边的购物篮,冲进超市扒拉着各种保质期漫长的食物,然后又扫荡了几乎所有能用来作为武器的东西,他甚至拿了把榔头。


一切收拾好后,他坐上车快速逃离这个鬼地方。他在沿着州际公路漫无目的开出去好几百米后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目的地,沿途只能看到空无一人、了无人烟的城镇与荒芜的田地。


就在几个月前,僵尸潮在北美大陆爆发,Merritt从家中逃出打算前往佛罗里达州的塔拉哈希。他在路上走了两个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准确地说,是连个活人都没见着,僵尸一波一波地涌上来企图把他变成像他们一样没有灵魂、以血肉为食的行尸走肉。他印象中似乎有个兄长,兄长骗走了他所有的食物和水,把他丢在一个偏僻小镇的加油站超市里,他在超市里窝了一周,最终找到了一辆破机车逃出生天,可在那之前的记忆却仿佛隔着一层纱,模模糊糊、朦朦胧胧,Merritt什么也记不清。有时候下午阳光特别好而附近短时间内也不会出现一大波僵尸的时候,Merritt会坐在驾驶座上想这个问题:他的记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他无法记起任何在逃亡开始前的事情?而时不时出现在他的噩梦中把他拉出深渊的那个模糊的人影又是谁?他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又为什么总能让他从梦魇里醒过来?


 


Merritt就是在又一次陷入这种情绪和思考中的时候遇见了Daniel。


Merritt把车停在路边休息的时候,远远地望见一辆小破车从前方开过来。等距离缩短一些,他才看清开车的是个卷发的年轻小子。离Merritt的车还有五十米距离的时候,卷发小子停下了车,两人互相盯着对方,不说话,Merritt朝副驾驶座摸索着自己的那管双管猎枪。他知道这是他两个月来第一次见到活的人类,也许这是这片大陆上他唯一的同伴也说不定,他还不想这就让对方吃个枪子儿去见上帝,不过他自己也并不想见上帝他老人家。


Merritt端着枪从车上缓慢地下来,朝卷发小子一步一步缓缓地走过去。卷发小子见状也下了车,一样端着枪的姿势,小心翼翼,颇为谨慎,但是又有一种嚣张的自信。


 


“Hey guy,”,卷发小子先打破了沉默,停顿了五秒钟,重又开了口,“我没有恶意你是我这几个月见到的第一个活人说实话你要是不用枪指着我我会更高兴见到你但是我说估计这个地方就只有我们两个活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结伴同行彼此保护而不是互相残杀你说对吗?”这一长串毫无停顿的话语差点把Merritt逼疯。


这小个子蓝眼睛男人居然是个话唠!是个碎嘴!


Merritt皱紧了眉头,没说话,没再往前走,但是依然端着枪。对面的男人也停下来,没再说话,但一双明亮的蓝眼睛紧紧盯着Merritt的脸和他手中的双管猎枪,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嘴唇时不时翕动着,Merritt看得出来他想说点什么,但显然在这种氛围下说什么都不太合适,所以他又憋了回去,反复几次之后,Merritt看得出小个子男人快要疯了。


 


哈,还是个神经质的控制狂。


 


有意思。


 


Merritt又等了一分钟,随后放下了枪双手摊开示了下好。男人又警惕地看了他三十秒,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猎枪。


Merritt上前一步拍了拍对方的肩,伸手主动做了自我介绍:“Hello, Merritt. What’s your name, by the way?”


“Daniel.”


“OK。先说好,我要去佛罗里达州的塔拉哈希,你要去哪儿?”


“哥伦布。我听说那边有个隔离区,没有僵尸,有药物可以控制。”


“啊,我们顺路,听着,我能载你一段。你那辆车太破了,我们开我这辆走。你那里有什么吃的或者武器什么的?”


Daniel从他的车上拎下来一个包,装了几件衣物、一些生活用品,又从后备箱拿下来一箱枪支和子弹,“我在上个小镇一个店里拿的。”


“太棒了,伙计!”


 


他和Daniel开始了结伴打僵尸的逃亡之旅,五天之后他们在扫荡一个超市搜寻食物和武器的时候遇上了Henley和Jack这对双胞胎姐弟,Daniel对有着灿烂笑容的Jack一见钟情,尽管他没有说出来,Merritt看着他红透的耳尖和比平时更快的语速和微微睁大的双眼,禁不住想要扶额。


Henley和Jack同龄,但显然Jack还是个天真烂漫的男孩子,Henley却比她弟弟世故多了,对这两个陌生人一直保持着警惕和观望的态度,她的左手一直放在她随身携带的墨绿色手提包里,Merritt猜那里面一定是把手枪。Merritt和Daniel最终决定带上这对姐弟一起走,即使不论Daniel隐而不发的感情,在这样的情况和环境下,把这两人留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死。Merritt走之前又在超市拿了很多女生用的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他把东西整个塞在一个包里递给Henley的时候,年轻的女孩抬起头来,露出了今天遇到他们以后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他们的亡命之旅在没有僵尸骚扰的时候简直像是场棒呆了的公路旅行。Jack迅速被Daniel漂亮的蓝眼睛和稀奇古怪的各种故事俘获,越来越爱黏在Daniel身边,晚上的时候两个人还会一起找个高地看星星。Merritt倚在车门上一边抽烟一边望着远处两个人像高中谈恋爱的黏黏糊糊的少男少女一样隔着一小段距离坐在一起。Merritt翻了个白眼。十分钟后,Jack试着伸手慢慢握住了Daniel的手,Daniel愣了两秒,随后紧紧握住,慢慢向Jack的方向挪动着,最终两个人手拉着手紧紧靠在一起。


Merritt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身后正在车上睡觉的Henley,却发现Henley正半阖着眼看着远处两个恋爱白痴。


“怎么?你最近对Dani改观了?前段时间不是还各种捣乱严禁他靠近Jack的吗?”Merritt抽了口烟,缓缓开口。


“Jack是真心喜欢他,我也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Jack,”Henley冷哼了声,“我只不过不太想让他那么快就成功。我弟弟值得最好的。”


 


Merritt和Henley都没再说话,寂静的良夜里,逃亡的人类互相依靠着取暖。


 


 


没有人意识到离别和灾难来得这样突然。


 


他们在驶向哥伦布的乡间公路上迷了路,最终开进了一个他们谁也没有去过的中心城市。城市的马路上显得异样的干干净净,从这一头往路尽头尽力眺望,没有看到什么僵尸。偌大的城市里,除了高楼大厦间呼啸而过的喧嚣风声,仿佛就剩了他们四个人的呼吸声。Daniel和Jack下意识地挤在了一起。Merritt有些害怕,这是他自逃亡开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正在无法阻挡的末世洪流里无助地飘荡。


Henley把车停在了路中央,下车让四个人填充一些补给,他们得赶紧找个加油站加满越野车的油箱,然后离开这个城市。Henley一向敏锐的直觉让她相信在这里停留得越久,他们面临危险的可能性就越大。


正在众人补给结束往越野车走去的时候,变故陡生。


 


Merritt听到街道尽头有喧嚣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蓦地顿住,仍然带着不可思议与无法相信的心情缓缓转头望向路的尽头,直到第一只僵尸出现在街角,他瞬间反应过来,迅速奔向越野车:“Henley!Jack!Daniel!快跑!僵尸潮!”


其他三个人几乎不需要他提醒第二遍,都以最快的速度从不同的方向急速奔向越野车,几乎就在他们关上车门的一瞬间,Merritt已经发动车子往城外疾驰而去。Henley熟练地给手里的枪装着子弹。Daniel和Jack只是愣了一秒,很快便反应过来,开始各自准备武器。


 


他们的车在半路没了油。他们被迫带着包和武器下车,一边疯狂地扫射着蜂拥而来的僵尸群,一边不停地寻找合适的“诺亚方舟”。


 


四个人对抗全世界,怎么会赢呢?


 


蜷在巷子深处,只剩一发子弹的Merritt面对涌上来的僵尸反而嘲讽地笑了笑,他毫不犹豫地举起枪放入自己的喉咙深处,准备扣动扳机时却被最前面的那只僵尸紧紧握住了双手,他厌恶地试图甩脱那丑陋生物的肮脏爪子,给自己来一个痛快。


而那只僵尸力气意外得极大,死拽着他的手不让他自杀,而更令Merritt惊讶的是僵尸并没有咬上自己,反而用自己残破的身躯以一种Merritt无法形容的气势挡住了身后一波一波疯狂的僵尸,他从僵尸被不断推搡、撕扯的身躯上抬眼望向那只僵尸的脸。


僵尸努力张着嘴,试图发出一个口型。


 


M。


那个口型是“M”。


 


僵尸残破的脸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Merritt能感到“它”在微笑,而他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满脸泪水。


 


Merritt猛地从僵尸的噩梦中惊醒过来,他一身冷汗,正坐在巴黎的一家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该死的那是什么奇怪的梦?那只该死的僵尸又是怎么回事?


Merritt摇了摇头,随后因为头疼小声呻吟了两声,几乎是强迫着自己从床上起来去洗漱。他把自己打理完毕下楼,才发现一同住在套间里的其他三骑士早已不见人影。茶几上摆着尚还温热的早餐,和Henley留下的字条。


Merritt坐下来开始吃早餐,他慢慢地喝着果汁,咀嚼着食物,望着落地窗外错落的巴黎景致。很多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把妈妈带回了遥远记忆里的巴黎。


想起母亲,Merritt心里慢慢升起一个念头。


 


Merritt漫步在塞纳河边,正是周末,又是这样好的天气与春日景致,巴黎的街道上处处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欢笑声、歌声、钢琴声、乐曲声、鼓掌声、零碎的交谈声里,Merritt感到自己的内心像一湾春水般平静而喜悦。


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艺术桥。著名的爱情桥上全是呢喃着爱语的爱鸟们。Merritt压低帽檐走过一对对爱鸟们,受这美好甜蜜的氛围感染,他未曾发觉自己的嘴角也一直挂着迷人的微笑。他随意地略过那些爱情桥上的锁,耸了耸肩,想起了Daniel的塔罗牌,险些笑出声来。


下一秒,无数记忆仿佛井喷般突然涌入Merritt脑海中:一个男人的脸,反反复复出现的一个男人的脸,微笑的脸,哭泣的脸,生气的脸,大喜过望的脸,苍白的脸,蓝眼睛,同一个男人的蓝眼睛,褐色的卷发,眼角的鱼尾纹,左手上的戒指,右手上的针孔,陌生又熟悉的兜帽衫,背影,各种各样的背影,药剂瓶,医院的白墙,一片狼藉的病房。


吻。


最后一眼。


“不!!!!!!!!!!!”Merritt没有意识地吼出了声,然后脚下趔趄了两步。他伸出手胡乱挥舞着试图稳住自己的平衡,然而在众人的惊呼声里和纷纷奔向他的脚步声里又无法控制地退后了两步,撞到了艺术桥栏杆上无数印证了爱与承诺的锁堆里。


他瘫倒在锁堆的阴影里,陷入了昏迷里。


 

他睁开眼,看见了那个男人。





文梗小贴士


1. 开头是与电影《僵尸之地》的crossover。《僵尸之地》是Merritt扮演者Woody和Daniel扮演者Jesse合作的一部喜剧影片。Jesse非常可爱,而Woody,帅气!霸气!


2. 最后的那只僵尸就是Dylan,他永远是那个能把M从梦魇里拉出来的人,这一章有非常多的暗示和预示意味,但愿有人能懂。

评论
热度 ( 23 )
  1. bzsxdm挽洛内河 转载了此文字
    恭喜完结。爱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