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Drown in you 【魔法AU+半HP AU】 完结版本

还是转载补档一下。

Summers骨科医院专家团队:

Drown in you 【魔法AU+半HP】

【Alex Summers/Scott Summers】

注明:兄弟骨科

 

梗概:

如果Alex死后变成了格兰芬多的幽灵,而Scott自愿留校接任了校长。HE

 

PS:

很早之前就有妹子跟我说想看AS的HP AU,但是HP世界观和作品我实在不熟,

所以这篇文里面大部分都是私设,更改了部分HP设定和叉男设定,

比如:

【关于幽灵的部分和校园部分设定全是私设,和HP原本不一样。】

【稍微把辈份岔开了一些,Kitty她们辈份没有这么小。】

 

以及鉴于之前妹子的建议和基友鼓励,

这篇HP的成分其实不是很多,而且有很多错误。

改为半HP AU+魔法AU私设,感激你们包容我。

 

这不是联文!不是联文!不是联文!

就是群里的一个小透明匿名送给群里小伙伴的礼物,

顺道给联文活动增加点热度。

稍微更改了前文,重新贴一次+本次新更新完结。

 

你们猜是谁写的啊?安利AS骨科群:565677562

猜不出来的你们看到最后就知道是谁写的了,我会承认错误的。

顺带求建议这个设定文要不要写成系列。


以及这个短篇变成了万字文,好吃的话求评论【

 

【1】

        Kitty就读于霍格沃兹格兰芬多学院一年级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个“幻影猫”的小称号,原因是她家族改良的“幻影移形”咒语,让她得以在任何时间穿梭在学院的任何角落,哪怕深夜探寻校园迷踪也不会被校长抓到进行一番谈话,引来无数学生羡慕。

       Kitty拥有着坚强无畏的性格,却也不是个探险分子,追求刺激罔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事实上正相反,她是个好学生。她的各项成绩大多是O,她每天夜里偷摸着运用自己的能力,不过是想看一看她们学院的幽灵。

       那可是她们学院的传奇,而且是鲜有的离她们生活时代如此接近的,一个鲜活的幽灵。

       不同于隔壁学院里那只幽灵天使的好战聒噪,拥有一双洁白的羽翼,一到新生入学就立在校园门口当年代塑像,或是抖抖羽毛模仿神迹,格兰芬多的幽灵是个很平和的,笑起来非常温柔的男人。

       最开始Kitty是在赶着上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撞上他的,自己从他半透明的身体里穿过去,疯狂地向着教室奔跑。即使Summers教授不会太过于怪罪上课迟到,可是今天旁听的Logan教授大概会成功毁了整个课堂,如果自己迟到,就不知道究竟会面对什么了。

       所以她没空停下来道歉,只是回头地匆匆一瞥,做出“Sorry”的口型,她才刚刚来学院没有见过太多学院幽灵,只是她觉得这一个格外与众不同。那匆忙一瞥里,她看见那个被自己穿越过去的幽灵有着俊俏的脸庞和金色偏棕的半长卷发,质地柔软,在一片阳光大盛里冲她微微露出笑容,阳光就这样打穿他的身体,仿佛是他本来散发出的光亮。他一直目送Kitty向教室奔去,然后才缓缓叹了口气。

       大约是在他瞥见Kitty手里的课本的时候。

       再后来的夜晚,Kitty有意地“遇见”时他也从不避讳,不同于一些幽灵的精神错乱,Alex风趣幽默,对,Kitty终于在被嘲笑后知道了他叫Alex,她不在意这些校园八卦怪谈,只是很喜欢听Alex给他讲些趣事,从教授的蓝眼睛讲到导致Alex身死的一战,幽灵的眸子里存了明明灭灭的星光,可每次Kitty听得入神,对面就只剩下一句叹息了。

       她喜爱对方的性格与经历,哪怕他对自己的家庭身世绝口不提,她也不问,彼此偶尔分享一个安静或吵闹的夜晚,在城堡三楼的走廊里或是四层的图书馆里。

       基于Kitty的畅通无阻和Alex在学校Kitty并不知道的某种特权,她们的小聚会从来没有被打断或发现过,即使是Alex让四层原本8点闭馆的图书馆灯火通明一整夜也是一样。

       只是每一个周五,Alex坦诚地表示希望Kitty不要来找他,她知道对方会在天文塔里窝着。但同谁见面,说什么,她管不着,尤其是在她满心都在如何追求Bobby身上的时候。

       好吧,Alex是她的理想型,可他是个幽灵,哪怕除去曾是格兰芬多的毕业生与任教老师,他的全部生死荣辱全与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乐意向一个传奇倾诉,却没有能将传奇变回普通人的能力。

      再后来的后来,等Kitty上了二年级,才知道这一个幽灵,竟然是姓Summers的。

 

【2】

       她知道Alex全部身世的契机是二年级的开学典礼上,Summers教授终于接任校长的日子。老校长笑眯眯地拽着第一任目前已经改邪归正的黑魔王离开学院,美名其曰将学院留给年轻人开创一片新天地。

       隔着长长的学院桌,Kitty看不太清Summers教授的表情,总之还是一副宽大的红石英眼镜遮住半张脸,剩下半张也看不出什么,周身气场与周围吵吵闹闹的一众教授格格不入,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紧接着,她就看见她们学院的幽灵大摇大摆地从正面飘了进来。

       什么?!幽灵不都是有局限活动范围的吗?大部分的幽灵都飘不进大礼堂来,尤其Alex还是一个标准的学院幽灵。Kitty几乎要跳起来了,然后一把被身边自己的男友Bobby按住,她忽然发现另一个真的跳起来的,是他们的新校长————ScottSummers.

      “你居然真的不知道?”Jhon贴在Bobby的另一侧,“我以为你晚上跑去见Alex那么多次早就应该知道了啊,他是Summers教授,不,是Summers校长的哥哥,亲哥哥。”

       “什么?”好吧,她果然还是应该听一听校园怪谈的,基于这一点,那么从初见到后来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解释了,为什么会在黑魔法防御课的门外撞到他,为什么对方会不提起自己的家庭,为什么在Alex飘进大厅后Summers教授会和自己一样惊吓到差点掀桌。

       “原因很简单,”是Maximoff教授,她回头,看见Bobby已经熟练地和教授打起招呼:“hi,Peter,你说什么原因很简单?”

       “Alex为什么能够飘进这里的原因很简单,” Maximoff教授一点没有老成的样子,他嚼着软糖随口说道:“因为Alex不是什么学院幽灵,他是Scott的幽灵。”

       等Kitty从震惊中回神,发现她们的新校长和他的“专属幽灵”早就不见了踪影,而Kitty自己作为二年级新任的级长,只能撇撇嘴,领着孩子们离开。

       再之后,这几年魔咒课的教授居然变成了Alex,Kitty在心里哀嚎,不知道家族改良的咒语和同教授私交好能不能为自己糟糕的魔咒学加点分。

 

【3】

       三年级生Kitty干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不是在魁地奇比赛地时候运用自己的魔咒救了个学生,而是她曾在周五的时候去过一次天文塔。

       是的,她和Alex之间那奇怪的友谊依然保持完好,除去你变成了我的教授,你还是我新校长的哥哥一类的人事变动和交流方向变成了课下补习,一切照旧。

       不得不说,Alex的魔咒学非常棒,任何咒语都能轻而易举地成功,即使变成幽灵,魔力依然像是从他的指尖流泻而出,自然至极。Kitty猜测自己学不会这种高贵优雅地魔力运转方式,只是她暗自观察,却发现Summers教授身上都看不出一点这样的魔力运转方式,零星碎屑式地都没有,Kitty对此十分疑惑。

       说起Summers教授,Kitty依然觉得自己没习惯叫他Scott,他偶尔也会参与补习,拯救一下Kitty那曾被“万磁王”的课业摧残过的魔药学水平。在Alex身边时,他看起来就没有那么严肃了,明明应当已经是比Alex过世的时候还要大一些的年纪,却总能在Alex的面前显得年岁小些,但是那些独自承担的风雨是无法磨灭的,从那一副眼镜到腕臂上的斑驳伤痕,每次他露出那些时,Alex总是收敛笑容,然后沉默。

       Kitty明白,在她终于学会了打探校园秘闻后他知道Alex不是死后即刻成为幽灵的,他当时算是尸骨无存,成为幽灵是在Scott接任格兰芬多的院长时,施施然飘出来吓了大家一下。那时距离他死亡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五年,并非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连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似乎都变成了成熟刻板的老师,只在笑容里找回一些依稀的影子,就着星光,梦一回曾经与远方。

       Kitty唯一那次闯入天文台是因为校园警报,在她询问了前来带她们疏散的Ororo老师校园袭击是在天文塔的顶楼的时候,她随手拽起Bobby向天文塔跑去,那里有她平生最好的两个老师,即便其中一个已经死了化为幽灵,可如果另一个出了什么事情。

       Kitty根本不敢往后面想。

       穹顶设计,盘旋回绕的楼梯没走几步就会发现有一些被毁,Bobby一路追在她身后努力用冰填补,她惊慌失措间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在嘱咐Bobby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后,Kitty直接施展幻影移形到达顶层,正正看见的一幕是Alex举着魔杖挡在Scott的身前。

       对面的魔咒接踵而至,火光间甚至看不清面庞,发来的魔咒却并非Kitty意想中的穿Alex而过,而是全数击中Alex。只有月光的照射下,幽灵几乎支离破碎,注意到Kitty的到来,Alex咬牙张开双臂,对面霎时间被一条巨大的火蛇吞噬,一个不用魔杖的无声咒。

       Kitty惊讶,冲上去想要接住摇摇欲坠的Alex,但她的手穿过了Alex的身体,仿佛刚刚Alex挡下的攻击都是梦一样,但她又看见此时的Alex稳稳地靠在Scott的胸膛上,双眼紧闭,她忽然就明白了一部分Peter教授说的专属幽灵是怎么回事。

       但她同时又更好奇,因为Scott教授并不是屈居人下或是被人保护的角色,他不会手足无措地像自己一样等待别人的救助,他同样强大不受人威胁,为什么会被压制到如此惨烈地地步?然后她发现,Scott教授的眼镜不见了。没什么人看见过的,Scott教授的那一双眼睛是灰蓝色的,和Alex的很像,只是无神无波澜,甚至没有丝毫魔力波动。

        等等,Scott老师身上没有魔力波动?

        他明明是自己见过的拥有最强大的魔力的人之一啊。

       “你不用惊讶,和你的家族一样,Summers家族生来就是这样。我们生来本身只是媒介,而Alex可以将万物空气转化为他的魔力,所以他运用魔力的方式与你们不一样,有肉体的时候他的魔力会因身体无法承受而反噬自身,这也是他当年那一战死亡的根源,现在没有了肉体反而魔力输出更灵活方便,因为他已经是万物的一部分了。而我唯一的转化魔力媒介就是这双眼睛,那副眼镜是用来控制魔力输出的,否则我会成倍地遭到反噬。”

       “Alex不希望看见你受伤,毕竟,嗯,我是说,他已经死了,是个幽灵了。”他不会再死去一次了,而你会。可Kitty看见Scott盯着他的样子,没有说出后半句话。

       “是的,我知道,可那不同,”Scott彻底打横抱起了昏迷的Alex,心里想着自己只是无法控制自己不断回忆起他曾在我面前倒下的另一场景,“他不是普通的幽灵,在他有实体的时候就不是没有痛感的,哪怕我也不是很明白,可我很清楚,他刚刚做得那些,都会真正完完全全地会伤害到他。即使他已经死了,不,抱歉和你多说了几句,你能把我们送出去吗?”

       Kitty点点头,结果Kurt已经出现在了面前,男孩子有点腼腆:“Warren说你们需要帮助,尤其是Alex,所以让我带你们出去。”Scott不愿多话,Kurt看看情况,直接将他们传送到医务室去,那里已经有闻讯赶回来的老校长和Jean在等待了。

 

【4】

       Kitty的三年级生活结束得莫名其妙,在天文塔事件发生后,她被闻讯赶来的一众教授扔出医务室顺带得到了一张夜晚禁足令。在知道了Alex还算安好和他暂时被扣押在医务室跑不出来之后Kitty放弃了反抗,把心思全部投入到了考试上面,终于在最糟糕的魔咒课上没给Alex丢脸拿到了O。

       当然不排除是前来代考的Scott故意给她放水。

       她偷偷观察Scott在考试的时候依然是绷着一张俊脸,虽然平常表情也不算多,这一次却里外透露出了我不开心的气场,估计还是在为Alex的事情生气。Kitty自认为并不算了解这两兄弟之间的曲折感情,却认为Alex此举无可厚非,所以她还是准备在假期离校前再试着溜去看一次Alex,看看能不能顺带解救一下他。

        好消息是她完全没有被暂时回归学院的老校长发现,她可不想明天大家都回家的日子认为自己真的是一只猫一整天。坏消息是当她跑到医务室的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了Scott怒气冲冲的声音:“你还是会遭到魔法反噬是不是?像当初那样!”

       “冷静点,Scotty,我已经死了,我是个幽灵,你记得吗?”

       “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有实体,你为什么会有痛感。”

      “我没有实体的,my bro,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直接从墙里穿出去。”

       Kitty在心里大声呼喊这明明是我的特长,你以为你弟弟还是十五年前小的时候吗?你随便骗一骗他就相信了!没有实体你是怎么替他挡下攻击的,没有实体他又是怎么抱你回来的,以及没有痛感和伤害你又是为什么会昏迷啊。

       Kiity彻底停住准备进去的脚步,决定强迫Alex给Scott一个解释,他作为幽灵,未免也太与众不同了些吧。纵然他想隐藏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决定,可他不能忽略他弟弟的成长,Alex拥有强大高贵的灵魂,值得被爱和保护,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而Scott也是如此。

       死亡不应当成为他们之间的隔膜,因为死亡从未将他们分开。

       Kitty将自己的背抵住墙壁,低下头静静聆听。

       她听见了Scott的微微抽气声音,似乎在压抑怒气与酸涩,她知道Alex从不能抵抗这样的Scott,果然如她所料,Alex开口了:“抱歉。”她听见他这样说,然后又是一阵静默。

       她能想象到医务室里昏黄的灯光,以及Alex浅显的欲言又止。

       “你猜测的是对的,我能够在一些时间拥有实体,在拥有实体的时候使用大型魔咒,还是会有一定反噬,不会对灵魂有什么损伤,只是会有点痛。”

       “其他的呢?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

       “比起这个,Scotty你难道不应该更在意是谁袭击了学院吗?挑选的时间那么恰好,而且还一击对准你的眼镜。”Alex顿了顿,“我会和Hank说说的,你的眼镜除了镜片的材质不能更改以外,能不能更结实一些。”

       Kitty在心里叹一口气,连她都知道Alex有所隐瞒正在拙劣地转移话题,那么比自己了解Alex一百万倍的Scott必然也能知晓。她把重心移到另一只脚上,想要知道后续发展。

       出乎她意料地,Scott自然地接了Alex的话茬,仿佛刚刚的质问根本不存在一样,他仔细回答了袭击他们的人员多来自一个被雇佣的非法法师组织,与这些年一直对学院虎视眈眈的史崔克有巨大的关系,自己的眼镜是弱点这件事很早之前就被周知,如果不是对方恰好能借助自己只能看见红色而形成视觉死角,也不至于如此。

       话语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Kitty能慢慢感觉Scott的声音在离她远些,离Alex更近些,在她以为她会听到一个令她面红耳赤的吻的时候,她听见了一个极为清晰地金属扣锁锁上的声音,配合Scott低沉的一段咒语和Alex的一句咒骂紧接着叹息。

       什么?她根本不知道那段咒语的内容是什么,但她有Scott不会伤害Alex的信心,但她还是在门外犹豫是否要穿墙而入。结果Scott竟再也没说什么,听着他的脚步径直向门外走来,离她越来越近,吓了一大跳的Kitty没控制住地直接背身穿墙而入,直直地砸在地上,视线里只看见了一个Scott夹杂着滔天怒意匆匆离去的背影。

       Kitty回神,跳起来看向Alex,却发现那只幽灵也是怔愣着看着房门,视线转到她身上时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抬手摇了摇他被锁住的手腕。

 

【5】

       “你为什么还能被锁住?你不是幽灵吗?自己穿出去啊。”Kitty坐在医务室的一张床的床沿边和被锁住的Alex闲聊,她盯着那根细细地锁链,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铁制品,却一边锁住医务室的金属床框,一边锁住幽灵Alex,一条锁链连接了生与死,将这个虚无缥纱的世界与现实相连。

       “我也不知道。”Alex皱眉,茫然,他不知道他的弟弟从哪里弄出这样一条锁链,尤其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大部分情况的现在,真相被一瞒再瞒,真心似乎也一鳞半爪没有令Scotty安心的实感,他能接受Scott这样的做法,却也深知自己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

       他不知道Scott要去做什么,但能猜出来是与只身赴险意思相同的行为,而他只能枯坐在这里,Alex为此陷入煎熬,心里祈祷Scott能在出去前碰到Charles或者是闲着没事的Logan,起码保证他自身的安全或者拦下他的行为。

       而Kitty决定在这里陪一陪Alex,她能读出Alex眉宇间的担忧与懊恼,担忧着此时不知去向的Scott,可他从未意识到他们兄弟是如此的相似,Scott在走向一条他曾经走过的路。

       奉献自我的同时毁灭自我,这是Alex曾经的选择,与Scott现在的一意孤行。

        Kitty一个晃神,Alex突然开始疯狂地挣脱起锁链,Kitty被吓着了看着近乎癫狂的Alex,他的脸色在慢慢接近惨白,本来就是半透明的幽灵体忽隐忽现起来,状况非常的不好,看起来力气在一点点流逝,魔咒也无法发出,所以挣脱锁链变成了更加不可能的事情。Alex颓然,一边扯动锁链,一边低低地自语:“Scotty已经离开学校了,而且现在应该已经在一个非常远的地方,远到我们之间的联系受到了阻碍,但感谢梅林,他应该还算安好,不然,不然,”Alex猛地停住,然后彻底放弃了无谓地挣扎,但又止不住地流露出恐惧。

       Kitty在一侧追问,“你怎么知道他还安好?他离开学院会对你有影响?”

       “是的,”Alex双手捂住自己的头,看上去充满了剧烈地疼痛,全身抽搐起来,他的声音变得很轻,“按咒语上的要求,我本来应该不能离开他太远,具体是多远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一直离得很近,从我回来,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学院,所以说实话,我不知道。”比起回答Kitty的问题,Alex看起来更像是喃喃自语,在此刻,他没有再费心隐藏关于自我的情况,他显得脆弱极了。这让Kitty在无措心疼地同时猛然醒悟了一个道理,即使Alex Summers是学院一个传奇,可在Scott面前,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你明知道这样还允许Scott把你锁起来?如果你是为Scott重生的话,你到底为什么一直在试图隐瞒他真相!”Kitty对于Alex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也改变不了现状分毫,可她决意抓住这个机会,追问Alex隐藏的事实。

       “因为他是Scotty,我不可能拒绝他。”Alex看起来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如果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话,那么此时他的冷汗应当完全浸透了衣衫,原本蓬松柔软的发丝乱糟糟地垂下来。他甚至没有飘起来的气力,比起当时被群起围攻强制使用魔法后还要狼狈。他下意识地回答Kitty的问题:“我不希望他局限于我,我会陪着他,我属于他。可我希望他不要一直在这里,他应当拥有小时候和我诉说的梦想那样,作为一个优秀的人看遍世间风光,他拥有那样的能力,总之不是,因为我,被圈在这里。学院很好,我感激这个地方,感激Charles,可是,Scotty值得更好的,最好的。”

       他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似乎完全坠入了往昔的回忆里暂时忘记痛楚,唇角勾出笑意,可他的话语说得恳切,完全将自己剥离在Scott的生活之外。Kitty不明白他们兄弟为什么都会做出这样相同的选择,Scott执意为他留下,而他又希望Scott离开,他们甚至都不能离开彼此,她看不过去他们这样,于是她终于上前一步捉住Alex。

       她根本来不及惊讶自己能够触碰Alex的实体,只是死死攥住Alex的双肩,踮起脚直视对方有些涣散的双眼,她最后一次发问,试图点醒Alex:“那么,你爱他吗?你自认为属于他,那么你爱他吗?你选择永远留在他身边,那么你爱他吗?”

       Alex被这个突然劈头盖脸砸来的问题吓住了,明白了Kitty话里的隐藏意味,然后他不再看向对面那双睁得滚圆的眼睛,他把自己的眼睛闭起来,全身失去力气地蜷缩,最后却没有逃避地用气声回答了那个问题,他说:“是的,是的。我爱他。”

       一时间光芒大盛。

 

【6】

        Kitty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的幽灵忽地被传送走,留下断了一半的锁链,他似乎被某种不可抗力地手段强制送走,但是锁链也没有失去效力,只能从中间绳索处断成两截。Kitty在心里嘀咕希望不是自己的逼问导致的传送,同时也祈祷Alex能够不要固守着奇怪的观念,因为很明显Scott也爱他,不管他们是不是兄弟。

        可Kitty又不能停止自己的担心,因为Scott的离开而导致虚弱的Alex的状况根本不能够承受任何攻击或是伤害,倘若被传送的更远。

       Kitty一路小跑地奔去了校长室。

       但Alex从传送法阵的光亮起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被送去自己的兄弟身边,原因是他的弟弟再一次试图在没有眼镜的情况下使用魔力,陷入一个被逼到绝境的状况,不然自己是不会无缘无故地被传送的。自从他和教授借用黑魔法施展这个幽灵咒语,整整十五年的重生期后,在他彻底绑定了Scott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被传送。

      上一次在天文塔,原本都会早到的Alex被几个新生的好奇绊住了,晚了几分钟到达,结果Scott的眼镜就被人击碎。这一次,他虽然能够料到Scott孤身前去对方必然会紧紧盯住他眼镜的弱点,而Scott更有可能借助这个弱点不惜承受反噬地进行绝地反击,Alex还是希望自己不要被传送,纵然他要承受分离对他的灵魂折磨与钻心痛楚。

       可他的弟弟,总是这样不让他省心,在他被一个小姑娘被迫承认出自己的心意之后,他还是要千里迢迢跑去救他,Alex有点想笑,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一片地底黑暗洞穴之中,正正好在Scott的面前。

       虽然背对着Scott,他也知道自己标志的金发或身形能够被Scott一秒认出,他感觉到Scott绷紧的身体有一瞬间的放松,可在瞥到他手腕上的锁扣与只剩下一半的锁链后随即又变成了怒气冲冲,握着山杨木魔杖的手瞬间缩紧缩紧,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像是要生生掰断他的魔杖。

        “Alex,你怎么跑来的,我明明都把你锁起来了。”

        Alex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刚刚被传送过来,长距离分离对灵魂的割裂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他坚持挺直脊背,一手扶起自己宽大法袍的兜帽,另一手施施然抽出自己那只偏长的赤杨木魔杖,半晌,飘出一声轻笑,这个笑容锋利又危险,像是刻刀般重新雕刻了他的面庞,让他一向温柔的气场转向凌厉。

       原本对面的敌人被光亮骤起的法杖吓得发愣,现今法阵里出现一个年轻男子,面容与Scott Summers如此相似,以保护的姿态站在他们的猎物面前,几乎只差一点就成功的活捉Scott Summers的任务很可能会毁于这个人的出现,愤怒包裹了他们,不知是谁一声高呼:“他是Alex Summers,那个死去的幽灵!没什么可怕的!他没有威胁!”

        可他们马上就被恐惧所笼罩,因为这个所谓没有实体的幽灵展现出来了令他们畏惧的更强大的黑魔法的气息,下一秒,一道绿光闪过,那个大声呼喊的笨蛋就已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索,索命咒?幽灵不是没有法力的吗?”更何况是这样刁钻的角度,飞快的速度,这时这帮雇佣团才感觉大敌当前,但他们总归人多,而对面只有两个人,或者说一人一鬼。他们只需要互相使一使眼色,一齐举起魔杖,纵然任务是活捉,但保命最为重要,他们死了自己被责罚总好过自己死了。

       看着这样的氛围,Scott意识到铁甲咒在这时都没什么作用了,如果不能将对方所有人一举歼灭,那么自己和Alex迎来的结局只有一个,他知道Alex能够承受住大多数的魔咒,但肯定不包括索命咒。

        “Scotty,我离开那天的火凤凰好不好看?”

       火凤凰?!

       “Alex!你要做什么!不,别!”

       Scott来不及阻止,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巨大地火凤从天际直冲而下,一瞬间将他们兄弟二人所站以外的地方燃成地狱火海,将敌人尽数湮灭,而他面前哥哥的背影也像是那天一样摇摇欲坠。

       Scott闭上眼,他曾在十几年前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哥哥,他的此生挚爱,而那天就像是现在,现在就像是往日重现。同一种魔咒,那时候的火光接天,纵横连绵的火海炼狱,又像是温柔的哥哥的目光不能伤害他分毫,他失去了什么自己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意识到,只是抬眼盯着天边的晚霞一抹嫣红,然后哭泣,哭得止不住眼泪,再然后拼命往血液里写入这种恐惧,锻炼自己的能力,守着哥哥保护的学院。

       只是这种颤抖恐惧再也没有能从他心中消去,即使是他的哥哥再一次归来的那日也是一样,它慢慢减弱,也恒古地缠绕心间,一道尖刺一条伤疤,在今日却彻底被剜开了。

       他会再一次失去他的哥哥,再一次。

       Alex从没有回来过,从没有。

       Scott闭住眼睛拒绝张开,疯狂地任凭眼泪顺着脸庞流淌,这一次他的哥哥消失甚至会是无声息的,毫无踪迹的,他不是传奇,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

       他午夜梦回时的梦魇现在全数成真。

       在Scott万念俱灰的时候,一只温凉的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他听见声音来自距离他上方一点的位置,却如大海波涛,空空荡荡远远近近,他听见,或者是他恍惚间听见:“Scotty,睁眼。”

       “你对自己那么有自信,却对你的哥哥没有自信吗?”

       不是,只是你,你。Scott想张口说些什么,可吐露出的全是呜咽。他终于愿意张开眼睛看着面前毫发无伤的哥哥,虽然形容憔悴疲惫,可是他还存在,还能够被Scott触碰到。Scott极其粗暴地扯下Alex的兜帽,露出一片金色,又挥挥魔杖,对方手腕上的锁扣随即消失,只留下不能抹去的粗暴挣脱痕迹,一大片勒紧的红印和擦伤,Scott盯住这片痕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对方。

       Alex的手顺着Scott的肩膀一路向下变为牵手,逼着Scott看向对方,Alex晃晃他的脑袋单膝跪地,右手执起Scott的单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左手捂住心口,他说:“我很早之前就应该这样做了,我宣誓为你而来,my bro。”

       Scott怔愣,直到Alex再一次站起身把Scott揽进怀里的时候Scott才惊诧地发现对方的身体还是在不住颤抖,他不知道在Alex来之前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哪怕这个魔咒没有让对方消散也必然重创了他,所以Scott抬手变成了揽住Alex,让Alex把他所有的实际轻飘飘的重量全部靠在自己身上。

       Alex乐得这样做了,选了一个既温暖又舒服的位置窝进去,然后蹭蹭Scott的肩窝,睁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一只手抬起来扶住Scott的脸庞,在眉心再次烙下亲吻,最后的最后,他说:“Scotty,我永远为你而存在,我爱你。”

 

【7】

       Kitty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跑到校长室的时候,里面有的已经是一只熟睡的Alex和一直盯着幽灵的Scott,幽灵也需要睡觉吗?Kitty不明白,不过大约看Scott的气场柔和,除去一些细微划伤没有再过多地受到多少伤害,那应该是Alex被传送去了Scott那边。

      难怪Alex说他知道Scott大约安好,她算是白白担心一场,不过也对,她只是一个三年级的学生,魔咒还学的不算好,只是同他们有些私交。那些他们彼此性命相交的东西与她没有太多关系,她站在校长室一进门的位置,没有再上前,而是决定退出去。

       “Kitty,”Scott没有回头但是叫住了她,“Alex在传送来之前你应该在他旁边吧?我出门的时候看见你了。”

       “是的。”

       “那么他,当时非常痛苦吗?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他看起来非常痛苦,至于他说得那些,我想他会全部告诉你的。你们不需要我作为传话筒,Scott,你得面对对方变成幽灵的事实,但他会陪着你的。他爱你,这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也是我唯一肯定你知道的。”

      “我明白了。”

       这一次Kitty才是心满意足地退了出去,尽管现在已经过了后半夜,天际即将破晓,而她回家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好,可她心里的重担终于落地了。她跳跃着向自己的宿舍奔跑,沿路遇见了冲她微笑的老校长,她甚至都不在意自己明天会不会真的变成猫。

       但她很确信等到她再一次回到这座学校的时候,会看见一对羡煞旁人的情侣教授,这样或许下一学期的魔咒学她也能拿到O,因为Alex肯定会坦白,而Scott肯定会接纳。

       当然,此时的Kitty还没有意识到几十年后这对情侣在画框里的吵闹会烦死她这个新任院长,但此时此刻的她知道,他们已经获得了永恒。

       从彼此的生命里,获得了永恒。


==================END==================


by 自认为装的还不错的 bzsxdm挽洛

如果喜欢这个设定,想要敲打系列文请入群敲打。

最后很抱歉最开始直接使用这个账号匿名发文,

real爱你们的挽洛洛【

评论
热度 ( 50 )
  1. 内河bzsxdm挽洛 转载了此文字
    算不得兄弟骨科党啦,但是某人的文还是要点个赞,撒个花∠※∠※∠※这次文笔好很多,超级棒,行云流水,像
  2. bzsxdm挽洛Summers骨科医院专家团队 转载了此文字
    还是转载补档一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