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Jaytim】【少量Dickdami、SB】【无差】学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
一只温柔的桶,苏苏苏苏炸的timmy!
疯狂尖叫呜呜呜呜呜!
PS:明明你更偏向14呜呜呜呜
可我还是爱你❤️

内河:

为了哄 @bzsxdm挽洛 开心。自割大腿肉太难写了。




警告:片段灭文法,OOC,私设众多,不合适删文,欢迎回复并与我讨论


CP:主Jaytim,少量Dickdami和SB,全部是无差




正文:


Jason在韦恩庄园的停车库里停好摩托车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从庄园大厅的那个方向隐隐约约地传来。不由自主地,素来冷酷无情的红头罩在原地静静地站了一小会儿,没说话。


他抬腿往庄园大厅的方向走去,瞥了一眼整整齐齐排列在车库里的车俩。车库里的车都有固定的停车位置,但通常Bruce开回来的时候从不在意他该把车停在哪个停车位,Jason见过在那之后Alfred无数次偷偷地重新把车开到正确的位置。但奇怪的是,一向对Bruce连饮食都极其严苛的Alfred却从来未因此事责怪过Bruce,甚至连偶尔的嘲讽和揶揄都没有。此刻,Bruce平时常开的兰博基尼和Alfred最爱的宾利都安安静静地停在车库里,轮胎上很干净,车身被擦得锃亮。


 


看来,老家伙有好久没出门猎艳了。


 


多半是因为某个外星人。


 


Jason撇了撇嘴,径自往庄园走。


 


 


Jason在庄园门口捕捉到了“某个外星人”。


Clark一身小镇男孩的装扮,一如既往的格子衬衫,褪色发白的浅蓝色牛仔裤,倒是脚上的一双小牛皮鞋价值不菲。


啧。


 


“J…Jason…Hi!”Clark显然在Jason来之前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却依旧显得窘迫不已。他微驼着背,右手紧张地抓了抓他的头发,努力冲Jason展露出一个傻乎乎的微笑,却还是掩饰不了满脸的尴尬。Jason注意到他的左手稳稳地托着一个扁平的纸盒,清新甜美的苹果香气在空气里慢慢地散发开来。


哇哦。超人家的苹果派。


Jason心里多了点期待,脸上却仍保持着淡淡的表情,在冲Clark点了点头后抬手按了门铃。


Clark和Jason在门口相对无言地站了三十秒钟,随后Alfred打开门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Alfred的精神看上去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好过了头,他显然正处于一种满溢的喜悦和欣慰的情绪中,不用超级视力,Jason也能看见年迈管家上扬的唇角。


“欢迎回家,Jason少爷,Clark少爷。”


“Alfred.”


“Mr. Pennyworth,”Clark递上左手上的扁平纸盒,“这是我妈妈做的苹果派,希望你们都喜欢。”


“Alfred,我坚持。以及当然,Bruce少爷和小少爷们会喜欢的,Martha夫人的手艺一向极好。谢谢你,Clark少爷。”Alfred接过苹果派,让开门后的空间,示意两人进门。


 


“Alfred,”Jason在门厅里站定,转向正关上门的Alfred,“要帮忙吗?”


“Alfred,我也可以帮忙的。”


是吗,外星人,如果你可以帮忙的话,就不要在门厅里左顾右盼装作自己没有在找老头子好吗?Jason腹诽着,翻了个白眼。


“不用了,Jason少爷和Clark少爷。Clark少爷,Bruce少爷在书房里,他之前说过你来了可以直接去书房找他。”Clark眼神瞬间亮起来,又脸红着道着谢,匆匆忙忙自Alfred身后的楼梯往二楼的书房去了。


“至于你,Jason少爷,”Alfred转过脸来面对尚未管理好自己脸上表情的Jason,脸上露出些微不赞同的神色,却并无责备,“为什么不去客厅和其他少爷们一起聚聚呢?”


Jason立刻露出牙疼般的神色,看来,另外三个人已经都在庄园了,他实在是不想见有肌肤接触饥渴症和拥抱渴求症的迪基鸟和蝙蝠家的恶魔崽子。但是Alfred显然没有立刻走开放任他趁机逃走的打算,仍安静地伫立在原地,Jason在心底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客厅。


 


叮咚的钢琴声清晰地传入Jason的耳中。


简简单单的一首曲子,被弹得支离破碎,像是喝醉酒而无法控制自己、只能跌跌撞撞向前走着的流浪者。音符自魔鬼的指尖一个一个蹦出来,原本连贯起来悠扬美妙的旋律此刻却仿佛是密集敲响的丧钟声。弹奏者显然不仅没有掌控好节奏和演奏技巧,就连敲击琴键的力道都正如一个莽撞的初学者。


Jason第一个就将Tim从弹奏者的名单上排除出去。Tim弹钢琴很好听,虽然很少人知道,不幸的是,Jason就是这少数人之一,更何况,这个完美主义者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如此粗暴地对待Bruce放在客厅的那架斯坦威黑色三角大钢琴。


与此同时,Damian气急败坏的声音自客厅微敞的门缝里清晰地传到Jason的耳朵:“Grayson!你怎么能这么笨!”


哈哈迪基鸟。


 


Jason推开客厅门,第一眼先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Tim。年轻的总裁穿着休闲的白色衬衫,袖扣被取下,袖子被随意地卷起,露出主人一双白皙的双臂。他还穿着黑色的剪裁得当的黑色西裤和锃亮的黑色软牛皮鞋。身前的茶几上是一叠摆放整齐的文件,而他整个人仰靠在沙发里,手里同样抓着几张文件聚精会神地翻阅着,时不时转动手中的笔写上一两笔批注。Tim多半刚从公司回来,连衣服还没有换。


果然不是Tim。


 


刚刚因为Damian的怒吼安静了一分钟的琴声再度响起,磕磕绊绊到Jason简直想暴起揍趴弹琴的人。他向左边看去,斯坦威钢琴的琴凳上并排坐着两个人,大一点穿着蓝色羊毛衫的背对着Jason乖乖坐着,垂着头,手指大概在别别扭扭地折磨着琴键。小一点穿着绿色羊毛衫的侧对着Jason,一边耐心地一个一个琴键纠正弹奏的力度和节奏,一边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小声训斥着大一点的家伙手是有多笨,脑子有多不好使。大一点的没说话,转过头来默默看了小一点的一眼,小一点的瞬间声音噎住。半晌,头转到一边,轻哼了一声。


Jason耸了耸肩,往里一边朝Tim的方向走去,一边开口道:


“迪基鸟,再这么折腾下去,这架斯坦威要废了。”


“啊!小翅膀!你来了!”


Jason听出了Dick语气里“终于有人来了QAQ”的如释重负和“小翅膀快救救我!”的哀求。还没等Jason回答,Dick已经逮住机会迅速窜下琴凳,装作要拥抱Jason的样子一路朝客厅沙发处奔来。


Jason在Dick扑上来之前迅速坐下,左手紧挨着Tim持笔的右手。Tim不咸不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右膝盖不露痕迹地靠过来和Jason的左膝盖紧紧靠在一起,彼此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温暖。


Dick悻悻地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小声抱怨着小翅膀长大了一点都不可爱了。Jason觉得额头的青筋又要爆出来,立刻打断了Dick的小声嘟囔:“迪基鸟,你居然在学钢琴?!”


“愚蠢的Grayson打赌输给了Gordon,Gordon要他在韦恩家族圣诞夜举办的舞会上弹奏钢琴作为惩罚。”Damian同样往沙发处走来。


“哈,迪基鸟犯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等Damian走近,Jason才发现,他翡翠绿羊毛衫的左胸处用银线绣了夜翼的标志,而Dick藏蓝色羊毛衫的左胸处用金线勾勒了罗宾的标志。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对白痴。


他沉默的间隙,Dick已经和Damian完成了一轮争吵,准确的说,是Damian单方面的言语碾压,并且两个人已经站起来准备再次走回钢琴处。Dick装作一脸愁苦、不情不愿的样子,Damian也是一脸我为什么要来教这个白痴的表情,但是Jason早已看穿了他们,明明心里很高兴能够光明正大地黏在一起。


呵呵。


 


他在脑海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Tim按着自己的习惯慢慢朝Jason靠过来,将自己妥帖地安排进Jason的怀抱里,并且微调了一下,确认自己完全舒适地躺在一个人肉取暖机中后,舒服地小声赞叹了一声,随后拿起手中今年近几个月韦恩集团的报表仔细地阅读起来。Jason醒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按照习惯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将Tim整个人搂在怀里了。意识到这一事实时,Jason几乎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上涌到脑部。


他有整整两周没有单独和Tim见面了,Bruce近来忙于联盟的事务,连哥谭的夜巡工作目前都有一半是Dick和Damian在负责,因此Tim主动承担起了韦恩集团的大部分事宜,再加上他自己的少年泰坦的一大堆事,他有整整两周没能抽出时间单独和Jason呆上一会儿。此刻,爱人在怀,Jason有些忘乎所以,他从背后搂着Tim,将头埋进Tim洗干净的、还散发着淡淡柠檬香气的短发里,亲吻顺着头顶可爱的发旋一路旖旎至脖颈,Jason一边呢喃着,一边轻轻用双唇舔了舔Tim露出来的脖子上的皮肤。Jason轻轻咬上那块肌肤的时候,Tim整个人在他怀里抖了一下,Jason瞬间就要笑出声来。


小红鸟真是可爱。


他继续漫不经心地舔舐着那块已经被咬红的肌肤,Tim在僵硬着身体忍耐了三十秒后,终于一个肘击打中身后Jason的腹部:“大红!”


大红?


Jason挑了挑眉,他太了解Tim了,这说明Tim其实也不反对他的动作和欲望,只不过他不喜欢现在的地点。


“迪基鸟和蝙蝠崽子不会发现的,小红鸟。”


他故意把尾音说得又轻又缠绵,说完Jason自己也禁不住抖了一下。果然Dick的说话方式他学不来。


Tim显然也被雷到了,他现在微微弯着腰整个人笑倒在沙发上,要不是Jason及时揽住他的腰,他的头就差点要磕上了茶几的玻璃尖角了。


Jason皱着眉,等着Tim笑够了。


 


 


在乱七八糟的钢琴声里,Jason的左手被一双手轻轻握住,他能感觉到一双可以是最温柔体贴抚摸你脸颊、同样也可以紧握住最快爆发出战士力量的手安慰地捏了捏他的虎口,随后一个轻柔的吻落下来,像一阵春天里的微风,又仿佛只是蝴蝶双翼不经意的飞过。


 


Jason收紧了揽住Tim腰的那只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钢琴声也停了。





评论
热度 ( 6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