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Jaytim】【SB】【无差】梦里梦到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天啊噜。
梦里梦见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理由很简单是因为它再后面那句:
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对于他们也是一样的,爱,生活都是如此。

我喜欢你,也是如此。

内河:

例行 @bzsxdm挽洛 




题目来自于《新桥恋人》的台词,和正文其实感觉关系也不大,但是我在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脑海里想起这句台词,结尾的描写大概也算是某种Jason角度的“梦里梦到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cp:Jaytim和SB,都算是无差。DC我是杂食党,但是是一对一洁癖党。


警告:这篇文设定是BVS电影宇宙大前提,但是23的性格和人物经历设定还是漫画里P52。如果有任何OOC和特别严重的情节和设定问题,还请小伙伴们在评论里不吝赐教。谢谢!




简介:Clark和Tim在早餐时各自回忆起自己在大宅里与Bruce/Jason的第一次相遇。




Clark醒来的时候,Bruce还睡着,他侧身躺着,一只胳膊轻轻环着Clark的腰。Clark仰躺着没动,任由Bruce环抱着他的腰,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他红着脸安静地听了一会儿Bruce的心跳。安定,平稳,像他这个人一样让人充满安心的感觉。Clark不动声色地微微将头转向Bruce的方向,看着他额前几缕碎发遮盖住额头,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稳定的呼吸声微微颤抖着,像黑凤蝶轻轻扇动翅翼。有时候,氪星人的超级视力总是能帮助Clark发现更多Bruce的美。


每一次,每一次Clark在清晨比Bruce早醒过来,他都会这样安安静静地心无旁骛地充满感恩与喜悦的心情地看看Bruce,有时候因为快迟到的缘故仅仅只有几秒钟,有时候若是Bruce累极了睡梦中警惕心下降,便可能会有珍贵的半小时。这点亮了Clark的一整天,是他一整天里最幸福的那几秒钟,或是那半小时。他仿佛不再是那个强大却孤独的氪星人,而只是个在清晨见到心爱的人会幸福到手足无措的普通人。


Clark小心翼翼地挪开Bruce环在他腰间的手臂,轻轻地放进他身上盖着的羽绒被下。他们昨夜两点才从宇宙中执行任务回来。两人上床的时候都已是筋疲力尽,Clark熄灭了灯,Bruce在黑暗里凑过来搂住了Clark,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简单的吻,便一同相拥睡去。


 


Clark洗漱完毕下楼,餐厅里只有Tim坐着在吃早餐。Clark闻见厨房里飘来的香气,还听到细小的锅铲翻动煎蛋的声音,知道Alfred正在为这个庄园里的每个人准备早餐。


他同Tim问了早安,立志要成为“世界第一侦探”的小红鸟正一边享用自己的咖啡,一边翻阅着《哥谭公报》和一些公司报表。他往厨房走去,想要看看Alfred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然而尚未等他走到厨房门口,Alfred已经先他一步走出来了。


“Clark少爷,早安。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还没有老到无法掌控厨房的地步。您快坐下享用早餐吧。”


“啊,Alfred,我当然知道……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没别的意思……”


Alfred微笑着,将Clark的早餐连同餐具递给还在慌慌张张解释的Clark,Clark接过来,歪了歪头还是乖乖坐下来吃早餐了。


 


Clark和Tim相对无话。


Clark隐约有些尴尬,Wayne家的四只罗宾,除了热情开朗还把他当做偶像的Dick,他其实和另外三只罗宾一直没有什么深入了解,尤其是Damian。平时口若悬河的小记者面对男友的四位养子常常是语塞的尴尬境地。


 


“Clark,Alfred告诉我今年你和你的母亲会在大宅里过圣诞节,是吗?”


“啊,是的,Bruce邀请了我……还有Martha……我就是想,如果你们不麻烦的话……”Clark被Tim突然的提问吓得差点噎住。


“当然不会麻烦。你是Bruce的爱人,你和你的母亲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家人,家人一起过圣诞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事实上,我是想问问你母亲的喜好,我现在在礼物准备上还没有什么好选择。”


“谢谢你,Tim。Martha其实不在意礼物是什么,她更在乎送礼人的心意。不过我觉得针织物会是个好方向。”


“多谢。你们这次任务还顺利吗?昨晚听动静你们应该很晚才回到大宅。”


“还算顺利,事情最后也圆满解决了。如果不是Bruce,只靠我自己的话,事情一定没办法这么完美解决的。”


Tim已经吃完了他的早餐,此刻正啜饮着咖啡,显然他并没有离席的打算,反而兴致很好地听着Clark谈论这次他们任务的细节。


“那你们昨天已经把数据拷在蝙蝠洞里的电脑上了,是吗?我一会儿先去做一些前期分析。”


“谢谢你,Tim。”Clark停顿了一会儿,“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在大宅里过圣诞节。我现在,还能想起来我第一次在大宅里和Bruce见面。”


 


准确地来说,是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和Bruce在大宅里见面。


Bruce一次例行的在Clark墓碑前的沉默探望因为Clark的短暂苏醒最终演变成黑暗骑士将昏迷的光明之子带回了哥谭,并且一连几天Clark都在半昏迷的状态下享受着全方位的日光浴。在毫无把握和毫无经验的情况下,Bruce不敢事先就把这个消息透给Martha,他仍像往常一样频繁拜访堪萨斯小镇的肯特农场,替Clark尽着儿子的义务,帮助Martha解决各种生活上的问题连同精神上的安慰,再加上哥谭的夜巡、正义联盟的初步组建、瞭望塔设计的各种想法,以及布鲁西宝贝丰富的夜生活,Clark终于从漫长的睡眠中清醒过来的时候,Bruce并不在大宅里,只有忠诚的老管家体贴周到地为苏醒的Clark准备好了一切。Clark在大宅里等了一夜,想要当面感谢Bruce为他做的一切,等到Bruce结束夜巡回到大宅的时候,他又感到奇怪的胆怯和忐忑,偷偷溜上楼,装作早已经睡下。


他一动不动僵硬地躺在床上,听见Bruce同Alfred聊起他已苏醒的事情,Bruce企图继续研究今天晚上夜巡获得的资料却被老管家威胁着必须上床睡觉,Bruce无奈地去洗漱,Bruce洗漱完毕上楼……等等。


等、等等,他、他是在往我房间这个方向走吗?


Clark吓得差一点就要从床上飘起来。


他缩了缩身子,将被子拉上来盖住了脸,沉默着等着Bruce开门进来。


Bruce的脚步声在房门口停了,稍顷,客房的门被打开,门外黯淡的昏黄灯光轻轻照进来,地面上倒映出Bruce高大挺直的影子。他没进门来,只是在门外安安静静地朝里望了好一会儿,随后轻哼了声,又随即关上门,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他转身的那一刹那,Clark没法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突如其来的失落和一点点酸涩,他突然很希望Bruce能留下来陪着他,可是凭什么呢?他没什么合适的理由,更何况他听得出此时的Bruce有多疲惫。他希望Bruce能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毕竟他才是他们中间那个“钢铁之躯”。


Clark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以至于早上睡醒的时候,不看闹钟Clark也知道很晚了。他有点恍惚地起床洗漱,然后开门朝楼下走去。


他在下楼的中途遇上了同时上楼的Bruce。这事实立刻唤醒了小记者全部的神志,他愣在了原地,呆呆地望着同样在楼梯上停下并抬头望向他的Bruce。


Clark蔚蓝的还带着点刚睡醒的迷惘的双眸,对上了Bruce刚蓝色的双眸,Clark觉得自己一下子似乎是跌进了一个只有他和Bruce的异度空间,他看着Bruce沉静的眼睛,内心觉得平静安详,喉咙似乎被堵住了,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看见Bruce温柔的眼神安静地注视着他,耐心地等待他说点什么,他却完全手足无措地蹦不出一个字。良久,Bruce轻轻叹了口气,一双漂亮的刚蓝色眼睛仍然盯着他,开口道:


“Clark,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啊………………”


“Clark?”


他猛然间回过神来,脸上立刻飘起两朵红云,“我……我很好。”


“哦,那就好。Alfred让我上来叫你用餐。”他看着Clark,然后转身下楼在前方带路。


Clark心跳得很快,他装作镇定跟在Bruce身后下楼。两个人一前一后,中间均匀地隔着三级台阶。


Clark瞧着前面那人挺拔的身姿,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脸上已绽放出一朵灿烂的微笑。


 


Tim看着Clark说完那句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嗤嗤地笑起来。他一瞬间觉得有些尴尬,他像个成年的儿子向父亲的情人打听着他们的恋爱史,哦,这都什么跟什么。然而另一处他内心的角落,真切地为Bruce和Clark感到高兴。


这两个孤独的家伙,总算不是一个人在面对一切了。


 


 


Tim看着Clark幸福的笑容,心里充满了平静的喜悦。他端起咖啡啜饮了一小口,在咖啡氤氲的香气里想起了他和Jason在韦恩大宅里的初见。


严格地来说,那也不算是他们之间的初见。


以红头罩的身份重回哥谭的男人,怀着复杂的情感袭击了当时刚刚成为罗宾不久的Tim。Tim几乎被打得措手不及。


面对红头罩胜于自己的格斗技巧和密不透风的攻击方式,Tim好奇他这样做的目的和动机,一面抵挡着Jason的攻击,寻找着Jason的空隙和弱点反击,另一面更多的,是某种他自己也无法说清楚的感情,有一部分是感同身受的同情,有一部分是共享罗宾称号带来的莫名其妙的背叛感,有一部分是对对方近身格斗技巧的的赞叹,对一个强大的对手的认可和钦佩。Tim不是个肯服输的人,更不是个临阵脱逃的懦夫。而他的勇气和坚韧,却在某种意义上奇特地获得了他的对手的认同,从而终止了这场战斗。


戴着红头罩的男人明显不是个多话的人,他的脸藏在那个鲜红的仿佛血骷髅的红头罩后,所有的面部表情被遮盖,Tim只能试图从他露出的双眼里推测出一些他的想法。而对面的男人站得笔直,整了整自己的皮衣,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就是Tim Drake。很好,我记住了。”便毫不留恋地转身迅速离开了。


Tim站在原地,注视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直到男人消失在远处完全看不见为止。


 


这就是Jason Todd。


 


Fascinating。


 


 


Tim没想到第二次相见竟会发生在韦恩大宅。


那是一个周末。开门声响起的时候,Tim刚从楼上的藏书室里拿了一本书正准备下楼。他在转瞬间判断这是Bruce回来了。他没停下来,也没有奔向门厅迎接Bruce的打算,而是仍慢悠悠地拾阶而下。


 


但奇怪的是,平素里稳重冷静的Alfred带着略微急切而激动的脚步从厨房里出来快速向门厅那边走去。


 


Tim停住了。


 


如果Bruce是从韦恩庄园的正门进来大宅,那说明Bruce基本处于Brucie的状态,也就相当于没有危险的状态,而作为Brucie的Bruce,以往带任何人回大宅,无论男人女人,Alfred都是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是什么人,竟能让Alfred失态?Tim心里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答案并没有让Tim等太久。


 


Bruce穿着惯常的考究西装出现在大宅里的时候,Tim就敏锐地察觉到Bruce的状态和平时不一样。他带着一种最纯粹的喜悦,那轻微抬起的嘴角和脸上略微放松的神情,Tim自然不会错过;可同时他也带着一种最深重的自责和愧疚,Bruce的双手插在西装裤里,可他整个人都在轻微颤抖着,小心翼翼同时失而复得,Bruce式的狂喜和愧疚同时交汇在此刻的黑暗骑士身上。


Alfred在离Bruce几步远的地方站立着,带着他一贯的和煦温暖、不显得过分热情却也并不冷淡的微笑。


“Jason少爷,欢迎回家。”


与此同时,跟在Bruce身后进门的男人终于摘下兜帽,露出他英俊的脸庞。


 


Jason Todd!


Tim瞬间僵硬在楼梯上。


 


Tim完全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在大宅里见到红头罩。他不是不了解Jason和Bruce的关系,正是因为了解,他才觉得短时间内Jason没办法走出自己的心结,而Bruce式的表达更是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在一段时间内很可能裹足不前。Tim甚至起过要找个时间和Bruce谈谈这件事的念头!


可是此刻,Jason Todd安静地站在韦恩大宅的客厅里,垂着眼眸,一脸平和。


 


Tim一时的愣神,让他没能拿稳手中厚厚的书籍。珍贵的典籍掉落在楼梯上,被撞得平摊着打开,发出巨大的“砰”的一声,哗哗地翻过几页书页。


“啊!”Tim不由自主地短促地小声叫了一声。


他立刻蹲下身来捡起书籍,一边小声嗫嚅着因为声音过低和语音的过于模糊、底下的三个人一定没法听清的“对不起”。


 


他匆匆忙忙地把书捡起来,抬头向下看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Jason正站在他所在楼梯位置的正下方,仰着头挑着眉一脸戏谑地看他。


 


Tim第一眼注意到是Jason湛蓝的眼睛。微眯着的双眸,试图表现出冷漠的情绪,然而纯净到像春天湖水的蓝色却透着淡淡的温柔,使得Jason整张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也变得柔和起来。此刻他仰着头看着Tim,英挺的眉尾上翘,眼里都是揶揄的笑意,没有满身的杀气,没有一身浓重的血腥味,仿佛一瞬间,他从不曾经历家破人亡的变故,也没有穷困潦倒到冒着危险企图偷走蝙蝠车的轮胎,没有被小丑翻来覆去残忍地折磨至死,最终没能撑到救援到来就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背负全部的愤怒在雨夜收割罪恶的生命。他像是Tim年幼时住在隔壁的邻居大哥哥,他们一同长大,身量挺拔的青年在Tim一次犯蠢的现场对Tim发出善意的嘲笑。


Tim在这一刻突然明白Bruce那深重的痛苦和内疚。


原本是这样一个鲜活而温柔的生命啊。


 


他淡定地抱着书,朝楼下还在仰着头看他的Jason打了声招呼:


“Hi, Jason。”


 


楼下的青年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呲牙的恶狠狠的笑容:“Hello, baby bird.”


 


那个笑容,是为Tim绽放的。


Tim永远不会忘记。他从没和任何人提起过那个笑容,包括Jason,原谅未来的世界第一侦探偶尔的自私,这是他的独家私藏,他不想和任何人分享。


 


 


手机的振动音把Tim从回忆里拉回到现实,他划开锁屏,看到信息内容的时候,他有些惊讶,随即缓慢地露出一个淡淡的满足微笑。他立刻放下手机,往门口走去。


 


 


 


 


Hello, baby bird.


Open the door.


 



评论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