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Jaytim】Message

天啊噜,最后那几句。
我真的是。
经年岁月里那些伤痕,
或许别人比他更为之介怀吧。

内河:

 @bzsxdm挽洛  抱歉,亲爱的,不是黏黏糊糊的谈恋爱,我会再补给你一篇甜甜蜜蜜谈恋爱的23的。




警告:片段灭文法。不是BE,但是也不是HE。OOC。还是那句话,有任何不妥当的请随时评论or私信告知。会相应采取删文or修改的措施。我爱他们,不希望毁了他们任何一个角色。




简介:提姆在杰森不知道的时候、在杰森不可能看见的地方留了一条给杰森的Message。




正文:




他和提姆吵架了。


 


他没有和提姆在一起之前,这事很常见,他们两个从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兄弟。或者说,蝙蝠家所有的人都未曾和其他人有过传统意义上的关系。他们会为了各种事情发生激烈程度不等的争吵,和时不时的“格斗训练”。提姆打不过他,比起格斗技巧,提姆身上更为宝贵的是他如同布鲁斯一般精巧严密的头脑,也正是因为他侦探般的头脑,提姆不可预测和善于变化的战斗方式也令杰森头疼不已。


但是,自从他和鸟宝宝表明心意,两个人正式在一起之后,这类争吵变得越来越少,很多时候,“激烈程度不等的争吵”和“格斗训练”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甜蜜。他们比从前更了解对方,比从前更理解对方,他们仍然是个性不同的两个人,可是那些无言的默契和信任,那些相通的关心与爱意,在两人之间牵扯出绵延而坚忍不拔的联系,在不经意间,线那一端的人仿佛成了半个自己,有另一双眼睛为你看到了更多的风景,有另一双手臂为你撑起了更大的天空,有另一颗心为你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杰森和提姆,曾经的罗宾们,如今的红头罩和红罗宾,他们在这并不漫长的人生里已经失去了够多的东西,所以提姆在一开始决定和杰森在一起的时候,就和杰森约定好绝不把有限的相处时间浪费在无休止的争吵上。


 


可是他和提姆吵架了。


 


 


卧室的窗户半开着,清冷的月光自半掩的窗偷偷溜进有些凌乱的房间,默默注视着床上坐着的杰森。半个小时前,他和提姆还在这张床上拥吻,他有半个月没有见到鸟宝宝了,重逢的那一刻他只想吻提姆的眼睛,吻提姆的鼻子,吻提姆的唇,吻提姆身上的每一块肌肤,紧紧地抱住他,把他一点一点拆吃入腹,一丁点儿都不要剩下。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下身涌,他全部的心神都在提姆回应他的那个热烈的吻上,直到提姆在解他衣扣时碰到他尚未痊愈的伤口,他几乎是立刻无法抑制地惨叫了一声,他在听到那声尖利的叫声一瞬间闭上了嘴,声音立刻成了呜咽。


提姆不动了。


他抓住提姆的手,继续一边胡乱地吻着提姆,舌头伸进他温暖的口腔,挑逗着粉色的舌头与他共舞,一边引导着提姆的手解开腰间的皮带。


 


但是提姆没动。


 


他任由杰森继续着动作,却仿佛在一瞬间被冰冻枪射中一样,身体完全僵硬,直到杰森觉出不对劲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


 


 


杰森被提姆眼睛里强烈的痛苦击中了。提姆仰躺在床上,和俯身的杰森对视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作。良久,提姆伸出右手轻轻抚摸杰森开始慢慢渗出血液的伤处,垂下眼眸:“你需要处理下伤口。让我起来。”


杰森没动。


提姆抬头看了他一眼,抬手就开始推他的肩膀。他怕伤到杰森的伤口,完全没敢使力。杰森的右胳膊微微抬起一些,提姆正想趁此起身下床找医疗箱,结果右手被杰森逮住机会一把抓住,整个人又被压回到床上。


提姆望着眼前又要覆上来的人,一阵没来由的怒气直冲到脑子里,他使了点巧劲脱离了杰森对他手腕的控制,一个缩身和翻滚,像一尾游鱼灵巧地从结实严密的渔网中逃脱了:“你他妈的在流血!”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还受着伤!?”提姆滚落到地上,立刻利落地起身。


“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的伤没事!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我们有半个月没见,你他妈现在在和我谈受伤的事情?!”再一次的扑空,让杰森也火了。


“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说你这次任务受了伤?”


“这点伤根本没什么!”其实差点伤到了心脏,但是告诉鸟宝宝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所以我没发现,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我?”


“我会好起来的。没必要告诉你。”杰森在床上坐起身,盯着还在床边气得发抖的提姆,“我已经处理好了。现在,快到床上来。”杰森叹了口气,语气越加柔和,“我真的很想你。”


 


提姆没动,片刻后他从身后的衣柜里拿出医疗箱,然后坐回到床上,打开医疗箱,拿出纱布和消毒水打算替杰森重新包扎。


杰森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噎住的长叹声:“提宝,我不需要那些,我要的是你,你才是我的药。”


提姆瞟了他一眼,没做声,但是举着手里的纱布等着杰森脱掉上衣。杰森注视了提姆一会儿,最后认命地脱下上衣,露出他草草包扎的伤口。虽说是草草包扎,但以杰森略微洁癖的性格,伤口的纱布非常平整,主要的伤口已经被白色覆盖,周围一些细小的伤口还裸露在空气中。此刻,伤口因为刚刚过于激烈的动作已经裂开了,洁白的纱布上氤氲开一朵血红的玫瑰。杰森很耐心地配合着提姆重新消毒,涂上特效药,换过干净的新纱布。


 


在提姆忙碌的时候,杰森一直注视着他。


最初的时候,他们才是往对方身上增添伤口的那一个。后来和解,搭档,像真正的兄弟一样别扭地互相关心对方,他们习惯了以嘲讽的方式提醒对方别受伤,习惯了在对方受伤后扔给对方一个医疗箱,或者在极少数情况,他们伤在了自己没办法处理的地方,而阿福又不在,会给对方处理一下伤口。


但在他们成为彼此恋人的这些年里,杰森不太确定提姆是怎么想的。但是对他来说,提姆成了特别的那个。他永远也不会承认,可事实就是,他关心蝙蝠家的每一个人。但是作为家人和兄弟,他们习惯了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自己处理伤口。可是在度过了和提姆在一起的最初三个月后,他开始变了,他愿意在受伤的时候得到提宝的照顾,愿意在提宝面前展露他伤痕累累的身体,愿意为了提宝在战斗的时候减少那些没必要的受伤。不是说布鲁斯他们不会希望自己能够不受伤,但是。


但是,这是不一样的。


这种被担忧、被珍视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杰森在胡思乱想的时间里,提姆利落又轻手轻脚地处理好伤口,拿起医疗箱准备起身了。杰森凑上去企图偷一个吻,提姆罕见地避开了。他提着医疗箱,站在原地晃了晃身体,犹豫了一小会儿,随后开了口:


“你休息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杰森愣住了。


提宝傻了?


什么情况?


他,生气了?


 


杰森恍神间,提姆已经推门走了。


 


此刻。


杰森独自坐在卧室的床上。


 


过了一会儿,杰森缓缓地站起来,坐进了敞开的衣柜里,然后关上了衣柜门。


 


周围是无边的黑暗和无比的宁静。杰森缓缓地控制着自己背靠住衣柜的一边,不停地调整自己的呼吸,慢慢地放松下来。他闭上眼睛。衣柜里柔软的衣料垂下来,拂过他的脸颊,仿佛提姆温暖柔软的双手正捧着他的脸。


 


这原本是提姆的习惯。


 


脑子混乱的时候,变得不冷静的时候,感情用事的时候,被逼着面对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的时候,感到绝望的时候,痛苦却无能为力的时候,预感到要失去的时候,很多很多的时候,提姆就会选择一个封闭的狭小的空间,把自己完全地扔进去,然后关上唯一的出口,放任自己的情绪和思维在无边的黑暗和无比的安静里尽情地绵延,发泄,或者被强硬地又塞回某个角落。打开门,走出来的提姆还是“那个”红罗宾,理智,清醒,强大,而充满智慧。


和杰森在一起之后,提姆没再用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或者说,他没再当着杰森的面这么做。杰森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让提姆在这样的时候选择他的怀抱而不是找某个跟棺材似的黑漆漆静悄悄的鬼地方。他最初知道提姆有这个习惯的时候很是吃了一惊,其实蝙蝠家里除了无所不能的阿福和杰森,甚至布鲁斯也不知道提姆有这样的习惯。


杰森有时环抱着提姆的时候,会想在他们在一起之前的那些漫长的岁月里,提姆有多少次是这样独自坐在黑暗里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而那些让他不得不躲进这样的“安全屋”里的问题里又有多少是关于他的?


 


现在,这样做的换成了杰森。


他不喜欢这样黑暗的环境,黑暗的,封闭的,没有办法逃出生天的环境。这会让他想起很久以前他死的那个晚上。


黑暗的,封闭的,没有出口。倒计时。和火焰。


杰森咬了咬唇,闭上眼开始认真想他该怎么把提姆哄回来。他知道这次是他做得不对,提宝是为他担心,而他愚蠢的自以为是的臭毛病,伤害了提宝。


 


送个花?提宝喜欢什么花来着?晚餐?……我要不要问问迪克?……嗯,不。还是不了。或者阿福?嗯,这是个主意……或者干脆求个婚?我得买个戒指……唔,刻上……刻上……嗯?刻上……这是什么……?


杰森的手在柜壁上摸到一排刻字。


刻得很深。摸得出刻字的人当时情绪非常激动,笔画很乱,每一笔都被重重地刻了好几道。尤其是最后一个单词,反反复复的斑斑驳驳的刻痕凌乱不堪,而这也是刻得最深的一个词。


 


这是谁刻的?


杰森一下子警觉起来。


 


他转过身,手指仔细地摸过每一个刻痕,指尖阅读出那些被重重刻下的文字。


 


 


 


 


别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再一次。求你。


杰森。


 


 


 


 


过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雕花的红木衣柜里发出了一声仿佛是野兽受伤的呜咽声。



评论 ( 3 )
热度 ( 51 )
  1. bzsxdm挽洛内河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噜,最后那几句。我真的是。经年岁月里那些伤痕,或许别人比他更为之介怀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