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TSN-MEM】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TSN-MEM 灵魂伴侣AU)


写在前面:这是一篇布满雷点的小短篇。可能会出现作者对作品理解,以及三观看待事物的想法与读者不同的情况,中途出现不适,请及时退出。

 

概括:

切记,这是一段不存在的对话。

 

   “Chris?”

   “很高兴在官司结束前还能见你一面。”Chris顿了顿,“当然我指的是在私人场所。”

   “不必一上来就这样吧?”

   “如果因为你是受害者而Mark马上要赔偿你一笔钱?不,那是Mark欠你的。不是我。”Chris似乎看起来更生气了一点,“喝点什么?”

   “威士忌。”Eduardo像是被刺痛了眯起了一点眼睛。“如果你只是打算为了钱骂我一顿,我现在就走,我的律师还在外面等我。”

   “不用自己开车的日子?”Chris招手服务生点了两杯柠檬水,“或许清醒一些谈话会比较好,况且我回去还有两个压根不知道什么是生活的技术宅,他们靠着光合作用活着。坦白讲Wardo,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坚持那么久。”

   “那时候很容易。”

   “因为你手腕上的名字吗?”

   “不,不。恰恰相反。那个名字出现的很晚,在我以为他都不会出现的时候,当然,是在认识Mark以后。”

   “放轻松,要知道就算是我也曾经怀疑过那个名叫Sean Parker的混蛋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在他再一次成为我的灵魂噩梦的时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Chriss轻轻笑了一下,“我是你的朋友,你不用质疑这一点。Wardo,我是他们的朋友,但我也是你的。”

   “哪怕我们这一番对话从来就不能存在?”

   “我不是来劝你改变念头的。你被背叛了,这是事实。我是来谈论别的的,你是个适合的聪明的对象,而且刚好处在可以保密的时期,这是原因。”Chris剥去了一开始怒气冲冲的外表,忽然显出了他的疲惫。Chris似乎是他们中最不容易显露疲态的一个,他比Dustin事故,更比Eduardo自己要自信,至于Mark,那压根没有可比性。

      Eduardo此刻忽然意识到,Chris在某一刻感觉到了自己的力竭,但置身于一群自命不凡的天才之中,他无从开口。不,这不是在讽刺Chris本身不是天才的代名词,但他确实与那些人是不同的,他还记得与社会接轨,他还记得社交礼节甚至是谦逊。

      Eduardo吞了一口柠檬水,决定安静且耐心地听下去。

   “你相信上帝吗?”

   “我是个犹太人。但是,是的,我相信。”

   “哈,我换一种问法,你相信灵魂伴侣是上帝的恩赐吗?”

   “我搞不懂你的重点是在上帝还是恩赐?”

   “或许它们两个都是。这种无法用任何科学解释的现象从人类诞生就存在,但到了几千年后的现在歧视同性恋依然存在,如果上帝将男人爱男人都变成了天赐,那么圣经写的是什么,圣经里面那少得可怜关于灵魂伴侣的部分又能向美利坚虔诚的信徒解释什么?我不明白,或许是因为我手腕上的只是一个名字,它甚至没有姓。Sean,似乎是个通常化的男性名字。”

   “所以?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去怀疑你跟…”

   “与这毫无关系,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知道的,我在有灵魂伴侣的印记之前就知道我只喜欢男人了,但这个名字,它是个局限,但我还算自由,因为它只是一个名字,它只会在我最焦头烂额的时候困扰我一下。哪怕我现在想要交往的一位先生也叫Sean,但也不意味着他就会是我一生伴侣。”

   “你是想说你并不为它而困扰吗?”

   “我是说,很少有人像你一样。你的手腕上刻的是清清楚楚的Mark Zuckerberg,他还创建了Facebook,我打赌你这辈子不会再遇见第二个他了。”

   “我同意。”

   “可这又能怎样呢?他是你的灵魂伴侣,可你我都知道,他不止如此。”

   “你也觉得我是他的负累吗?”

   “灵魂伴侣是你们的负累,Wardo。如果灵魂伴侣是注定在一起的话,当Sean出现的时候,你为什么慌张了呢?”

   “因为灵魂伴侣不一定要在一起。我父亲从没拥有那个,而我母亲,我确信她常年用丝巾遮掩起来的手腕下的名字不姓Saverin。”

   “替他们遗憾。但你知道,在你心里,是你选择的Mark,不是上帝。”

   “你想证明什么?”

   “证明你是心甘情愿先放弃他的。”

   “什么?是他先骗了我。”

   “我是学历史和文学的,可如你所见,在他们两位天才的洗礼下我没剩下什么罗曼蒂克的因子了。但我很确信,Mark永远不懂他手腕上的名字有多重,他只知道没有什么是顺理成章的,哪怕是他的成功。”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共识是他们一定能成功。”

   “他们?不,原本是我们。你现在或许能意识到你从来没有用过你血液里商人的那一面去衡量Facebook,原因是他出自Mark之手,你相信他能成功是盲目的,你做出去纽约实习的决定也是盲目的。”

   “我知道我和Mark不会,不会,”Eduardo似乎有点难以继续说下去。在Chris变得咄咄逼人的时候,他一般都是很难说出话来的。但他承认在他抛开被灵魂伴侣背叛的痛苦之后,他难以形容他究竟做了多少愚蠢的决定,或许这些是他自作自受。

      Chris盯着明显跑神的对座人,叹了一口气,“我说了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这些不是你自作自受。这些是Mark盲目的地方,他不认为灵魂伴侣是顺理成章的,但你给了他错觉。你让一个无神论者有一瞬间相信了永恒。他以为你会一直在。”

   “爱是盲目的。但我不认为,”Eduardo开始语无伦次,“他不信任我。他不信任他的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悖论。我的意思是,你们都不应该被它绑住。”

   “我年幼的时候以为拥有一个名字就是上帝最好的礼物了。”

   “那你应该学学Dustin,他就没有一个名字,也从不为此费神。”

   “你确信他不是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吗?”

   “连Mark都知道好吗。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因为那个名字才对使唤你毫无障碍。”

   “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总归都是因为我愿意。”Eduardo露出了以前在哈佛时期的才会有的笑容,他的眼前又变成了小宿舍与一切都是机遇的乌托邦,而他也是开心而容易满足的。

      令人惊讶的,此时此刻这两个位于官司台桌两侧的年轻人忽然开始坦然地聊起过往,他们深知明日的Eduardo又会是怒气冲冲或疲惫无言地站在道德高地,而Chris,只会站在劝Mark和解然后争取最少损失的战壕里。

      他们是不同的,但他们也是一起的。

   “Wardo,你知道你和Mark是彼此灵魂伴侣的这件事从来没有掩饰过吧。”

   “是的,我知道。”这次Eduardo爽朗地笑了,他的西装衬衫刚刚好露出一截手腕,上面清晰的名字随他的动作晃动,他的主人从没有将它藏起来的意思,哪怕是在官司上。

   “我本该担心你的律师拿它威胁我们,但我还是想说,做得好。”

   “Mark从不是我需要藏着的对象,他总是令所有人骄傲,哪怕我已经不是骄傲的一部分了。”

   “你应该走了,这场不存在的对话时间已经长到Dustin会意识到我不在屋子里了。”看着对面人拎起外套向他点头致意,Chris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口柠檬水,他补充了一句:“或许你现在还不能相信,或许你很久以后才会意识到,或者是你离开久了对这里终于有一点点怀念的时候,你会明白,你是令Mark骄傲的那部分。这一点从没变过。”

     Eduardo愣住了却再没表现出恼火,只是沉稳地走出了酒吧和夜色相融合。

     有一天他会回头,或者他不会。Mark也许会追上去,也许不会。

     但此时此地Chris感觉到了久违地老友相谈地快意,他没喝酒却有点醉了,还是决定把车扔在这里打车回去面对他无止境的麻烦与问题,他也投身夜色,但他从不孤身一人。


-END-


最后还是,我不经常写TSN,这篇百分百是献给心之友 @内河 的,

最后附一下心友对这篇的理解:

无论如何Wardo和Mark都会是灵魂伴侣,但是Mark是Wardo选择的,无关于是不是灵魂伴侣,他选择了Mark,而Mark其实也是选择了Wardo,Mark是先爱上了Wardo,然后才发现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在Mark看来,任何事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但是Wardo给了他一个奇迹。

灵魂伴侣可以在一起,也可以不在一起,最重要的仍然是彼此的选择。Mark相信了奇迹,所以他觉得Wardo不会离开,可Wardo却觉得正因为我们是灵魂伴侣,笃信上帝的Wardo不会觉得这是奇迹,所以他无法接受Mark不信任他的事实,反倒是Mark给了Wardo不去相信上帝的理由,所以他离开了。

他们造成了对方信仰信念的例外。


想说什么都可以给我评论,非常需要同好(打滚儿)!


评论 ( 11 )
热度 ( 48 )
  1. 内河bzsxdm挽洛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这世上我们彼此理解,彼此依恋,彼此热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