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SLO10无料】传奇自有因果

《萨斯顿三原则》-番外:(So the legend goes)传奇自有因果

 配对:Jack/Daniel无差

作者:挽洛

写在前面:SLO10无料本,忘记在lft发全文,一口粮,权当一笑。

与正文关联不大,没看过正文也可以直接食用。

正文地址:http://bzsxdm.lofter.com/post/3a94fa_bd1a045


*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

 

*

久到他们已经消湮于时代,变成了一个传奇的指代词。久到天眼组织焕然一新,Eddie变成了新一个时代的天眼组织的负责人,往前说在四骑士辉煌的年代谁能想象到他这样的书呆子能够加入天眼组织,是的,他是个魔术师,只是并非传统的那种。

Eddie所主张的是将魔术引入平民,用高新科技不断推进魔术发展,不再一味地隐瞒用罗宾汉般的方式去揭露真相,而是选择引导民众,使人们自己发现真相。

他从未光明正大地站在台前,却自诩已然拥有毕生荣耀。

准确些说吧,天眼内部交替人员更迭混乱,大多人没有明确记载,但肯定也是那一代魔术圈的风云人物,就算天启四骑士是个意外,他们的讯息到此时依然留存不多,Eddie对此不作任何评论,他原曾偶然看过他们最终的告别礼视频片段,默契幽默十足,却也喧闹刻意太过,但他们又几乎是他唯一有迹可循的天眼前辈,他避无可避地开始研究这些人。

Eddie自己拥有一家科技公司,专攻魔术相关领域以作隐藏,基于上述原因,当他们开始开发一个手机虚拟APP可以让人们在大街小巷遇见原本只存在记录里的各时代知名魔术师的时候,Eddie想都没想就把他毕生研究却依然看不透的几个人加入了模拟计划。

感激时代!他绝对可以通过代码构建人心。

 

*

事情变得不对劲是在第二次APP测试。

为什么是第二次当然是因为第一次Eddie作为总裁没有参与,纯粹让技术人员进行了试验,结果很好却不完美,人物样貌声音模拟相似度几乎接近100%,可对于行为心理的模拟度那一代天眼的六个人始终是异常数值,异常的低,甚至连每个人最拿手的魔术也没办法模拟出来,但代码输入没有任何问题,无解。针对这件事情,Eddie才自己跑去做第二次APP测试。

他举着APP里标有这六位魔术师所处地点的手机,一路奔向了他要见的第一个人。

Jack Wilder

或许有人会好奇,为什么不先去看以读心猜度富有神秘感的Merritt,或者不可一世也的确魔术水准非凡的Daniel,又或者是他们的真正组织者Dylan,曾一度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间调和自我,最终达成永恒,再不济Eddie是个男人,去看看Henley或者Lula,这两位风采各异的姑娘也算得上是才貌俱佳,勾人心魄。

为什么是Jack呢?Eddie自己也这样询问自己,当然原因他心里摆的很清晰,因为Jack如他,比起那些听起来就高高在上的魔术师,JackWilder的前半生履历没有好看过,后半生履历单薄如一,且一往无前。

像极了Eddie自己所谓的平民变革者,或许这也是一句嘲讽,不过无所谓了。

因为对方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后来在自己写的关于天眼的传记写到:我并不想过分描述对方的样貌,因为他就像是他经常与他的同伴打趣的那样,是个帅气逼人的小伙子,轻而易举地就能够勾走任何人的心。

所以他举着手机,在别人眼里几乎痴傻的激动手臂想要去拥抱这个“年轻人”,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错认对方是个真人,最终他将这个归结为Jack就是拥有这样的个人魅力。

他深吸一口气,凑上前去。

 

*

在Jack手里翻覆着扑克冲Eddie微笑的时候,Eddie手里的手机终于发挥了它本来的作用,它发出了一长串尖锐的警报声,Eddie停下脚步仔细检查,然后他发现原本六个人的光点汇聚到了一处,也就是他的面前。

他疑惑地挑眉,因为他并未怀着善心将所谓渊源深厚的六位的所在区域有分毫重叠,按理来讲,他们应当永远不能相遇,或者说叫重逢。

往私心来说,他从不认为这些人是一个团队是正确的选择,他们本就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自己挥挥手就能做到他们抱团时候做的事情,各自散发自己的光辉岂不是更好。

就如野史流传下Daniel与Merritt似乎是天生不合,Henley是因为Daniel的关系黯然离去最后却凑巧成了魔术史上再无人超越的女魔术师?或是Lula对Jack不能言说的疯狂迷恋与巧妙试探,更甚是Jack与Daniel的风流一笔,居然说他们结婚了?

Eddie不算喜欢Daniel,强者除了惺惺相惜更可能的还是相看两厌,尤其是Eddie所有能找到的照片里,Daniel永远是那样一副漠然的样子,尖尖的下巴微微昂起,Eddie嗤笑,也就不过是个舞台艺人罢了,哪怕他魔术技艺优越,却被舞台使命禁锢终身。

此时的Eddie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背着的也是一份使命。

但他已然平和了自己的心态,看着抱着手挡在Jack面前的Lula与挽着她的手站在她身侧的Henley,与站在Jack身后已经勾起嘴角的大读心术师,当然,还有如果他没有注意就很容易忽略的隐藏在一侧树荫下的Dylan,他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只是回应地点了下头。

Eddie此刻明白,他们的APP错误根本不在于无法模拟这几个人的心理状态个人思考,而是破天荒的超出了他们这个时代可能性地模拟多出了不知多少,以衍生出的人物复杂性赋予了这些逝去的人灵魂,上一次他们只是在扮猪吃老虎罢了,目的很简单,引他出来。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很好奇这一任接任天眼的是什么人?”

 

*

Eddie放弃在心里咒骂他们的无知或者是不可捉摸,其实对方只是虚拟人物,如果他闭口不谈全数销毁,那么这段经历也就转瞬就过,但他的本性使然,他不可能任由自己执念的事物从他身侧划过,所以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大胆开问:“J.Daniel.Atlas在哪里?”

 

*

对方所有人明显一愣,Eddie顺着自己手机的红点看去,此处是纽约,不知什么时候标有Daniel的红点依然飘去了拉斯维加斯,什么?这是什么鬼!

原以为问出这个问题足以牵制面前的五人组,却没想到在发现了Daniel在拉斯维加斯之后对面都摆出了微笑,Lula笑得疯狂些,一旁与她跟并蒂莲一样的Henley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却也没有收起自己唇边的笑容。Jack回头瞪着Merritt,Merritt仿佛看懂了暗号一样点点头,而后Jack复而盯住Dylan以求确认,Dylan不吝惜自己的微笑,他说:“看来这就是那个时刻了。”

“什么时刻?他到底在哪?”

“很抱歉小男孩,对于这一点我们无可奉告,”Jack骄傲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你可能要自己去找答案了。”

“不仅仅是关于我们的答案,更关于你。”Merritt在后面补充。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Henley循循善诱,她一旁的Lula反复拨弄着Henley的卷发,将自己蹭上去,Eddie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糟蹋自己的眼睛了,他立刻转身,小声嘟囔着“哪个混蛋说她们没见过的!回去就撤他的职。还是先找到Daniel,或许他们就愿意同我聊一聊,或者任我站在后来者的眼光下讽刺了。”

 

*

Daniel当然在拉斯维加斯,毫无疑问。

重点难道不是他怎么去的吗?

这个问题对于Eddie无解,因为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全部恢复成为当年的样子,他只知道这是一次机会,一次他不能搞砸的机会。

他只有这一次机会去证明并验证自己想法的对错。

关于传奇,关于魔术师,关于天眼,关于前面三者最终综合起来的意义。

 

*

*

Daniel现在非常生气,因为他刚刚宣誓了终身的丈夫在他面前突然消失了。

就算这是他们第二次走入教堂,他们是将Magic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魔术师,这也不能代表在真正的魔法出现在Daniel面前的时候对方不感到惊慌失措。

他在街头游离着,远离教堂,远离他们几人的居所,孑然一身。

街头的装潢让他吃惊,凭着他那无人能及的大脑,当然,这是一句讽刺,他知道自己现处于几个世纪之后,或许已无人记得住他是谁的地方。

他拽了拽自己的兜帽,继续向着一个方向行走。

“Daniel!J.Daniel.Atlas!等等!”

照常理而言Daniel不应该这样冷静,无论是弄清自己的心还是别的什么,他现在又突然是一个人了,原因不明,结果未知,他本来应该比看起来的更绝望一些。

这是他听见了身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你好,我是这一代的天眼组织继承人,我叫Eddie。”

“所以,他们终于开始放弃招收人员标准了?还有那人毫无意义的考验?”

Eddie失笑,野史中大多提及这位刻薄少爱的骑士,还有那动人心魄的技术,但是第一句就开口带刺,噎到自己说不出来话,还是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敏感地观察了出来这个Daniel与之前自己所见到的几位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似乎还不是大师,未有经历一生的沧桑履历,还只是个半成品,Eddie抽抽嘴角,不知道系统到底是怎么bug成这个样子的。

“所以呢,无知的后辈,你把我叫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Eddie开口,难得地产生了迷茫。

关于天启四骑士,你想知道什么呢?如果你一开始就不认同他们,那么你要跋山涉水地找到他们,为了知道什么呢?微不足道的荣耀与骄傲,彼此纠缠的感情,或者是时代的捉弄与玩笑,还是一个年纪尚小的“大魔术师”?

Eddie将目光重新落回在Daniel身上,他问:“你觉得Jack怎么样?”

“你对我丈夫有什么企图?”

“什么?!我还以为那是后来某一任的小姑娘编出来的花边新闻,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我不明白这和魔术有什么关系。但是,是的,我们结婚了。”Daniel一如既往的语速与那一双能看透一切的双眼开始让Eddie觉得紧张,但Daniel继续说道:“所以你为什么要在我们刚刚出教堂的时候把我们弄来,还有,Jack在哪儿?”

Eddie突然明白了之前五人组谜一样的微小与私语,如果说那些人都是承载了真实记忆与性格的模拟的话,那么眼前的Daniel,是真的。

他就是那个传统的魔术师,现在跨越了无数个世纪带着恼怒与困惑站在自己的面前。

如他所想,他们都仅仅是个普通人罢了。

但这并不能解释Eddie心里突然涌起的激动与感慨,这个人的魅力与Jack全然不同,但他们身上拥有的一些必然是自己缺失的,或者说是Eddie觉得无关紧要的重要东西。

一直盯着他的Daniel忽然开口:“Jack曾说,我们是平民魔术师。对此,我不反驳。”

Eddie顿悟,再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传奇在自己面前说这个更能触动他心一点了,他缺失了人性,并非是所作所为,而是视角,舞台枷锁其实是舞台使命,四骑士永远是站在人群中也超脱于人群外的,他们在需要的地方出现,在应该的地方离开,连最最与世俗相悖的那一位,也向着无限的爱意靠拢。而自己,或许有些过于高高在上了,揭开真相引领民众与置身事外地观赏,毕竟前者享受的乐趣来自于事实与对世人的忠诚,而自己只为自己欢呼。

Eddie自己本身也背负着一份应该为世人欢呼的责任,在骄傲与荣耀背后应该懂得低头,只可惜现时代他已然是佼佼者,便没有人能治得了他。

命运送来了一位传奇,半吊子的传奇去说服他,只用了一句话。

这就是最初的因果了,时光后的不能被辜负的存在活在了他眼前,他想要将他们留下,却也知道奇迹不会出现第二次,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歉意:“请回去以后代我向Jack道歉。为我霸占你的这几小时,他或许要再煎熬一次。”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他们不是正在向这里走来吗?”

这就是道别了,Eddie想着,“那是你会永远拥有的他。但你还是几十年前的那个你。”

话语说的奇奇怪怪,破天荒地Daniel明白了,在关于Jack的事情上他无师自通的太多了,多这一件也不奇怪,他又换回漠然的脸点点头,“我不会让他等我的。”

“我等你的时间已经很长了,Daniel!”

“那是因为我值得。”

在他们一起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两位女骑士对他挥手,年长些的微笑致意,Jack搂住Daniel的样子充满了幸福,至于Daniel,在金色光线的沐浴下,回头冲他说:“不要相信什么魔术带来爱情的鬼话,就算我的代号是爱人,但我爱他,早在天眼魔法降临前。”

“我相信Daniel的意思是,对自己坦诚点小伙子,你足够优秀,包括你那颗心的火热,这是天眼验证过的。”

Eddie望着他们消失,终于袒露了一个微笑,祝福你我吧。

祝福传奇的诞生。

传奇自有因果。


-END-


写在最后:

最近心情状态都很奇怪,突然想起来把这篇发出来。

一届slo一个本,出到这一本已经是第三本了,

为SLO11写的JDJ稿子已经过半,可惜灵气比起这几篇差的太远,

暂时搁置笔墨,缓一缓。

还是希望你们喜欢。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