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我梦中的人,你何时醒来

还有十三分钟就到2017年的情人节了,
就先说一句情人节快乐( ´▽` )ノ

这篇文给了我许多触动,不仅仅局限于游戏里发现达米安带着杰森的面罩的那部分,还有更多更豁达的部分,更豁达美妙的关系。

“在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原本我是用来形容达米安与杰森关系的,罗宾就是那个梦,但似乎杰森已经重新看清了自己的定位。
生活坦率豁达,勇敢开放地直面伤口,正视美好。

事实上我总说垃圾DC毁我青春,大半是玩笑,剩下多是因为偏爱的角色总遭磨难,生不得安,死亦哀叹,到头来兜兜转转,最终又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不管怎样,因我偏爱,便会一直喜欢,便会在这个本应不存在的世界与故事里感到喜悦悲伤或者痛苦。这是读者的一场大梦,但那些角色又是如此鲜活不可预料,从纸张侵入到每个读者生活中。

名字起的好呀,
我梦里的那个男孩子,或许是时候醒来了呀。

内河:

献给 @bzsxdm挽洛 




例行警告:


1. cp:微Jason Todd/Damian Wayne,batfamily


2. 灵感来源于挚友挽洛玩一款DC游戏时解锁Damian,发现游戏里设定Damian的包裹里是随身携带Jason还是罗宾时的面具,由此开了一个24的脑洞


3. 最后,还是那句话:有任何不妥当的请随时评论or私信告知。会相应采取删文or修改的措施。我爱他们,不希望毁了他们任何一个角色。





He knows something is different.


He just doesn’t find it.


YET.


 


今天是Alfred的生日。


哥谭王子借口说与“某个”妙丽女郎有个绝不能错过的浪漫约会,任性地翘掉了下午韦恩集团的重要会议,又在韦恩企业旗下的商场里挑挑拣拣地选购了许多礼物,以至于在他一路风驰电掣回庄园的同一时间,人人已在猜测明早与花花公子一同登上娱乐八卦头条的又是哪位幸运而美丽的女郎。


 


庄园大门缓缓打开,兰博基尼优雅地驶入庄园停车场时,保持着一贯冷静自持的Bruce,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丝波动,淡淡的不安透过他微皱的眉头和轻咬的唇角在面无表情的脸上歪歪扭扭地画着裂缝。阴沉危险的蝙蝠侠居然也有近乡情怯的时刻。Bruce在内心自嘲,却无法掩盖自己将面对韦恩家难得的家庭聚会的一丝不确定和绝对不能承认的些许害怕。他一直是家庭的绝缘体,似乎那晚暗巷里狰狞的枪声在带走他父母的同时,也枪毙了他能够拥有一个完整而温暖的家的所有可能性,他小心翼翼,他仔细谨慎,却还是无法阻止命运一次次把他们从自己身边夺走、蹂躏或者玩弄。这个家几经波折重又完整后,Alfred无视他的意见在庄园里组织过好几次家庭聚会:“少爷,不同于你的是,我早已过了骄傲于自己在外‘狩猎’本事而不愿归家的年纪了。您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老人家希望家里热闹些的‘正常’心理呢?”他毫无办法,却也无法做到自然从容地坐在家人们中间,孩子们体贴地注意到了这一点,纵容他每次像个局外人似的保持着因为混杂了难以置信和兀自镇定两种情绪而有些扭曲的表情坐在餐桌的一头,和炉火边那张单人的沙发上,或者,楼梯边最适合监督和目送孩子们回房的位置。


他慢吞吞打开家门的时候,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高声的争论声和大笑声,Dick爽朗明快的笑声像是冬日里的阳光,不会带来黏糊糊的湿腻感和渗入衣领的汗水,只会让人感到洋溢的温暖与幸福。Bruce听见Tim一本正经地复述着他在网上找到的菜谱里说的每一句话,带着一种看好戏的恼人语气,指责着他的大哥搞错了步骤。Dick试图用自己稀少的经验反驳,一个深沉的嗓音带着忍无可忍的语气插了进来:“你们就不能滚出厨房吗?”


Bruce愣了愣,是Jason的声音。


他眨了眨眼,已经明白过来,哪有生日晚宴是由过生日的本人来准备的呢?而他们中间大概只有Jason算是继承了Alfred的好厨艺,Jason不帮忙的话,Alfred的生日晚餐恐怕就是哥谭某个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外卖了。


而他们谁也不想用外卖来破坏Alfred的生日。


 


Bruce怔愣的几分钟内,又一个新的声音在厨房响起:“Grayson,Drake,不会做饭就不要呆在厨房里。出去!”嗓音还带着少年人的清脆与稚嫩,朝气勃勃,又好像怒意满满。


“小D,你从蝙蝠洞里上来啦!一切还好吗?啊,对了,来尝尝我做的沙拉!”


“好好好,不过韦恩小少爷也没资格呆在厨房吧?”


“我会做饭。Drake,我可不是像你这种理论派。”


“你会做饭?!”


“小D你会做饭?!”


“当然我会!现在,出去!”


 


Dick和Tim交换了个眼神,Jason完全没理他们三个之间的小插曲,专心对付着手底下这条鳟鱼,连个白眼都懒得赐予。而Damian抛下重磅炸弹后熟练地从柜橱里找出一条浅灰色的围裙,边挽着衣袖,边保持着嫌弃的表情挑拣着冰箱里新鲜的食材。Dick和Tim尴尬而目瞪口呆地在原地站了五分钟,最后还是迟疑着离开,将厨房留给了保持着可怕的寂静处理食材的两个人。


 


Jason听到Damian说自己会做饭的时候内心很是吃了一惊,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等到看到Damian用快速而简单的方法异常熟练和仔细地处理完毕手底下的北极虾并搁在一边,才带着几乎震惊的表情注视着Damian认真挑拣着其他食材。Damian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头从眼角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瞥视,撇了撇嘴:“Todd,我说过我会做饭,做好你自己的事。”


“你怎么可能会做饭?像你这样的小少爷,从小到大衣食住行都不需要自己操心吧。而且,”Jason顿了顿,动手洗净了手中的土豆,“从遗传角度来说,老头子完全没有任何烹饪的天赋。”


“父亲会做,只不过没有时间学而已。至于我,”Damian恼人的声音停止了,Jason敏锐地察觉到简单的谈话进入了一个禁区: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拒绝谈论一些事情,而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每个人都在这件事和另外的人有着诡异的默契和嗅觉,总是会在那片禁区的边缘停下来,自觉地退回到安全距离。Damian知道自己该在这个时候停下来,换一些别的安全话题,或者更有效的方式:闭上嘴。可是这一瞬间想要脱口而出的欲望几乎打败了其他所有想法,牢牢占据了Damian的脑海,那些往事一股脑地涌上Damian的唇边,争先恐后地试图逃离他心底的秘密牢笼。他放下手中的菜刀,停了三秒,把话说完:“我的刺客训练里也包括不让我自己饿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轻轻地开口,再度拾起菜刀,“人死了没法完成刺杀任务。”


Jason没想到他会回答,他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是Damian那些不愿于示人的一部分童年回忆。他们几个人间,他最不熟悉的就是Damian,彼时他刚开始进入这个家,留给Jason的印象便是一个比老头子还要疯狂的疯子,纯粹地追求力量和强大,明明还是个小鬼头,刺杀的技巧却是个熟练谨慎的老手,只有Dick那个鸡妈妈把他当做需要爱与关怀的小孩子追在Damian身后帮他收拾烂摊子,小红鸟则和他互相憎恨,Tim甚至为此破天荒给他发了短信,一如既往的简短,却让Jason听出了浓浓的牢骚。他没去在意,反正他也没打算和新任罗宾有什么交集。


是Damian找上了他。千方百计想要弄清楚他是谁,还专门跑来就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固执的年轻罗宾抿着唇角冷静自信地在他面前说着他的身份,Jason却在心里想:他真的挺不像老头子的。蝙蝠侠在family issue上总是习惯于逃避,他的亲生儿子罗宾却从不拐弯抹角。


 


只是Jason从没有想到,这场发生在红头罩与罗宾之间的对峙,却是Jason Todd和Damian Wayne之间奇特却也古怪的“友好”关系的开端。Dick辛苦维持兄弟“情谊”,Tim常备应对计划,Jason却仅仅是收获了Damian面对一般人的态度,除了无视和沉默,没有任何混杂着竞争和一丝不会承认的嫉妒情绪的攻击。这让Dick震惊不已,一种莫名的小D长大了的欣慰和我居然还不如小翅膀吗的嫉妒和怀疑混杂在一起,让他呜呜呜着扑到年纪最小的弟弟身上,然后被Damian嫌弃地一把掀翻。Tim则是感叹命运不公,在蝙蝠洞里和Damian再度吵起来。Bruce保持了可疑的沉默,什么也没说。


 


Damian不会承认的是,他其实很喜欢和Jason相处,Jason总是懂得保持适时的沉默,并且拥有守着边界线不随便插手的可贵品质。罗宾和红头罩有过几次合作,他们有着相似的战斗风格,战斗时几乎从不分心,干脆利落,绝不浪费时间。他在仅有的几次合作中感到奇异的平静,没有急于证明自己的焦虑,没有不擅处理来自Dick或Bruce 的过度关心(是的,蝙蝠侠对自己的罗宾儿子确实有着过度的关注和担忧,他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而产生的烦躁,没有和Tim合作时大部分时候讨厌、极少数时候带一点点敬佩(Drake的侦探技巧有时候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那绝对是极少数时刻)的复杂心情,就只是战斗、战斗、战斗,当你与战斗本身融为一体,那种奇特的、安全的平静就会轻轻造访。


Damian在处理食材的短暂间隙里转过头安静地注视了Jason一会儿,他小心地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和目光,而专心于蒸锅的Jason显然并未意识到。他在氤氲的食物香气里轮廓模糊的侧脸,在Damian转回视线的时候仍牢牢定格在Damian的视网膜上。他是令哥谭的魑魅魍魉闻风丧胆、行事风格狠辣的红头罩,但同时又是这个在厨房里专心于烹饪、用全部心神只为煮一桌美味为祖父般的Alfred庆生的Jason Todd。


这大概就是那个时刻,Damian突然意识到,这大概就是那个生命中重要又平凡的时刻,是人们为此愿意付出艰辛的劳动、愿意鼓起勇气去克服一切苦难而求得的时刻。


 


Damian没说话。


这个时刻,语言是最无用的赘余。


 


晚餐很丰盛,全家人,除了Alfred,都被Damian表现出来的精湛的厨艺所震惊,当然也被折服了。Alfred坐在餐桌的一头,两边围坐着他从小看到大、照顾到大的Bruce,和让家里重新充满着笑声与吵闹声的四只小鸟。有一瞬间,Alfred想,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接近拥有天伦之乐的时候,总是让他担忧、着急、心疼、落泪同时又总是让他放心、高兴、欣慰和微笑的长不大的孩子们,此刻像这世界上每一个拥有完整、普通、美好家庭里的平凡孩子一样,带着饥肠辘辘的胃和快乐的心情,挥舞着刀叉,嘴角沾上一些芝士,互相用绿色蔬菜攻击对方。一只温热的带着老茧的手从Alfred右手边轻轻伸过来,紧紧地握住Alfred的右手,Alfred紧紧地,紧紧地,回握了回去。


 


Bruce跟在Dick的身后进了蝙蝠洞。Tim在泰坦还有些事务要处理,晚饭后就离开了,临行前他将礼物递给Alfred,抱了抱自己的祖父,万分抱歉地连声说着对不起,Alfred摸了摸Tim的头:“没关系,Tim少爷。”


大概到夜巡的准备时间,Alfred在大家的坚持下先行去休息了,因此今天蝙蝠洞的backup是Dick。两人走进蝙蝠洞的时候,Damian基本上已经穿好罗宾制服,正在调整自己的面具。Bruce没太在意,他随意地看了眼罗宾,就准备去穿上蝙蝠侠的制服,Dick正在检查蝙蝠车的状态。


直到Bruce基本穿好蝙蝠侠制服,往蝙蝠车的方向走去的半途中,才突然间醒悟过来。


He knows something is different.


He just doesn’t find it.


 


He now finds it.


 


Damian换了面具,不是他惯常用的那个深绿色的。黑色的,款式更为简洁,面料也更普通,尺寸对他来说还有些大,不是完全合适,可能会影响到视野和肢体动作,因此花费了他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调整。


一个大小不合适的面具,颜色不是他喜欢的,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来调整,可能会影响他在夜巡时的视野和打斗。


这个面具究竟有什么特别?


昨天夜巡的时候还是深绿色的面具,这是今天他临时换的,之前Damian并没有要求制作新的面具,今天他几乎都呆在客厅和厨房,所拥有的时间完全不够制作一个新的面具。


所以,这是一个蝙蝠洞现成的面具。


 


蝙蝠洞哪里有什么现成的适合罗宾的面具?


 


等等。


蝙蝠洞,罗宾,面具,黑色。


 


Jason。


Bruce向Damian和Dick的方向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在认真地检查蝙蝠车的内部驾驶系统,并没有注意到Bruce的异样。Bruce定了定心神,缓缓朝摆放着Jason罗宾制服的地方走去。


红色的制服,明黄色的披风和腰带都完好无损,唯独Jason作为罗宾时所戴的那个黑色的蝙蝠面具不翼而飞。


一瞬间涌上来的是难以抑制的愤怒和不解,因为愤怒所以不解,因为不解所以更加愤怒。Bruce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了两次,慢慢冷静下来,才意识到Damian大概是晚餐前在蝙蝠洞的时候拿走了Jason的面具,唯一的疑点在于动机。他停在原地,无法抑制自己的疑惑:Damian并不是缺少一个新面具,不然他不会选择一个旧面具来代替前段时间Alfred刚刚替他定制和调整完的面具。


他想要Jason的面具。


 


那就意味着Jason的面具对他来说有着重要而无法替代的意义。


什么样的意义让他宁愿冒着我生气愤怒的风险也要取走Jason的面具?


 


兄弟?不。Damian最亲近的兄长一直是Dick,Dick也一直相当纵容Damian,但是Damian从来没对Dick的罗宾制服表现出任何欣赏和好感。


对手?不,不可能。


恋人?恋……恋人?


 


“老头子,你需要去夜巡了。恶魔崽子在等你。”


Bruce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没有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他转过身,Jason还穿着他那件旧夹克,手里是两个小巧的军用水壶,冷静地注视着他。


Bruce没动,事实上哥谭的暗夜骑士有些不知所措。Jason在庄园的每一天,Bruce都徘徊在傻兮兮的蠢爸爸和睿智冷静的蝙蝠侠的状态中摇摆不定。他将Jason的罗宾制服安放在蝙蝠洞里,用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曾因为大意和错误失去过什么。


Jason越过他的肩膀瞧了一眼玻璃柜里安放的罗宾制服,他的眼神里有几秒钟完全陷入了黯淡,转瞬间却又恢复正常的神色,调过视线正对上蝙蝠侠:“我知道他拿了我的面具。”


Bruce身体细微地摇晃了下,他垂下头,停了半秒,抬手戴上了蝙蝠面具。


“来吧,老头子,你该去夜巡了。”Jason递给他两个水壶,“带上这个。”


Bruce没说话,接过两个军用水壶,抬眼望着Jason,两双蓝色的眼睛对视了片刻,Bruce重又低下头,绕过Jason正要往前走。


 


“Batman!”


Bruce和Jason一齐抬头朝喊声的方向望去。


 


Damian穿着罗宾的制服,戴着Jason的罗宾面具,正叉着腰站在蝙蝠车顶上。他已经整装待发,正等着蝙蝠侠过来亲自驾驶蝙蝠车。即使戴着面具,也无法掩饰Damian兴奋的心情。


 


Jason和Bruce的心里同时响起一个兴奋的嗓音:


This is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后记:


我的心之友挽洛是个起名废,虽然我也是,但是不妨碍我这么批评她。这篇文是因为她想看所以才写的,所以问了她取什么名字好。她想了一晚上,结果最后给了我一句博尔赫斯在《环形废墟》里的诗: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被梦见的人醒了”,被梦见的人从无至有,由梦中而醒,恰如从虚幻走入现实,可惜的是这现实也不过是那做梦的人的一场梦罢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给了我这句诗,但是我自己理解的话,我们便是那做梦的人,这世上每一个相信着DC漫画里正义的人,每一个被他们感动着、鼓舞着、激励着的人都是做梦者,都是造梦人,而这篇文里那些美好的温暖的事,那些耀眼的伟大的人,和其他所有的故事,都在这个梦里,我没有像创作这些超级英雄的漫画家们那么强大那么厉害的笔触,我但愿我文里的他能够醒来,鲜活得仿佛现实,能够让读到这篇文的人都感受到那样的美好和温暖。




谨以此记,祝洛洛和各位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 ( 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