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蝙绿】如果缺少了那串布谷鸟的音节

一上午的事情太多了,这边忙完才有时间转载这篇。

爱是他们之间不可缺失的东西,
在Bat的身份后,GL的意志之后,
谁也不能抛弃的部分。

爱你

内河:

 @bzsxdm挽洛 送给洛洛,愿你一切都好,顺遂平安。以及,Just keep this in mind, if something ever happens and you need me, I'm coming for you.




1、cp:蝙蝠侠/绿灯侠   Bruce Wayne/Hal Jordan


2、结局是HE。


3、最后,还是那句话:有任何不妥当的请随时评论or私信告知。会相应采取删文or修改的措施。我爱他们,不希望毁了他们任何一个角色。




正文:


说真的,他是脑子出毛病了吗,居然会想到来挤地铁?!


 


马丁醒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沙丁鱼罐头一般拥挤的地铁车厢中央,他的双手都紧紧抓着头顶上方的护栏,却仍然在地铁急刹车时控制不住自己随着人群迎来一阵猛烈的摇晃。他斜后方一位穿着暴露的金发女孩在这当口一下子靠上了马丁的背,在马丁察觉到背后温热而柔软的躯体往后方张望时,女孩抬起头向他抛了个媚眼,手指也有意无意地在马丁衣角掀开裸露的后腰肌肤上流连。要是在平时,马丁可不会拒绝这么火辣的暗示,他又不是什么见鬼的禁欲主义者。可此时此刻,地铁强烈的摇晃感和心底对于自己如何出现在地铁里的质疑让马丁胃里一阵翻涌,恶心地只想找个地方呕吐,完全没心情应对任何人的调情。他一只手稳住自己,伸手摩挲了两下女孩还在他后腰肆意的手,在她眼神亮起来的时候将她的手从他身上撕下来:“hey,听我说,baby,我也很喜欢你,你很可爱,不过这不是时候……”女孩没听完他的话,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她瞪了马丁一眼,甩开了马丁的手,在周围人骂骂咧咧的咒骂声里挤到了门边。


列车很快进了站,这站下车的人似乎出奇的多,门一开,车厢里的人都开始拼命往外挤,马丁还没缓过神就已经被人流推着下了车,车门迅速关上。马丁挠了挠头,叹了口气,心想既然下了车不如就先看看情况。首要任务当然是得搞清楚自己到底被带到了什么鬼地方。


 


他站在站台中央,四处观察了一阵,意识到这大概是个重要的中心站,人流量巨大。他瞅见一块公示牌,显示着地铁路线导引图,便拨开人群,朝导引图走去。


导引图显示他正在哥谭中心广场站。


哥谭中心广场站???!!!


怎么可能?


他下意识去摩挲自己的右手中指,三十秒后意识到自己在发神经。他没事摸自己的手指干什么?


他开始在身上掏钱包,他记得他下班的时候把钱包放在了现在这件夹克的左兜里,可他翻遍了全身,都没找到那个该死的绿色钱包。说真的,他一定是脑子抽风了,当时才会买下那个显眼又骚气的绿色钱包。


这下好了,他今天可能得露宿车站了,而且还没办法联系到人把他弄回去。


 


一个冷静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先生,你需要帮助吗?”


马丁抬起头,撞进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眼前的英俊男人显然并不年轻了,面容沉静,脸部轮廓线条像是刀劈斧刻一般硬朗,浅色薄唇紧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不仅没有掩盖他的风采,反而更衬得他整个人都充满了神秘而诱惑的魅力。


“哇哦,哥谭的天使都像你这么英俊吗?”黑发的男人听见了马丁的评价,眼底有了一丝笑意,微微勾了勾嘴角,“嘿,我大概是迷路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到了哥谭中心广场,而且,”马丁耸了耸肩,“我没带钱。”


“我可以帮你回去。”男人迅速回复道,然后迟疑了下,紧接着开口,“在这之前,你饿吗?我可以带你吃点东西。”


“看来我今天遇到了自己的幸运天使!好啊,我还真的是饿了。伙计,我看你是当地人,哥谭有什么好吃的?”


马丁随手搭上了黑发男人的肩,熟练地像是两人是久别重逢的老友。男人在马丁搭肩的一瞬间抖了一下,但很快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引着马丁往车站出口走去。马丁注意到了男人一瞬间的颤抖和僵硬,眯了眯眼,没有戳穿。


 


“谢谢你的招待!顺便,我叫马丁。你叫什么,兄弟?”


“托马斯,我的名字是托马斯。”


“托马斯,man,我得感谢你今天对我施以援手!要不是你,我今天就得露宿车站了,虽然我还遇到过比这糟糕得多的境地,不过能少一桩是一桩。我可欠你个大人情!”马丁冲注视着他的托马斯眨了眨眼。


“这没什么。”


“哈,我猜对于你们这样的有钱人来说,确实没什么。”


托马斯似乎是配合地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的大衣。虽然我买不起,不过质地很好,而且没有标签牌和明显的外露针脚,我猜是手工定制的,价值不菲。”


“你的夹克其实不错。”


“哦~这其实是我父亲的。他……他是个飞行员。”马丁沉默了会儿,随后又开了口:“我也是个飞行员。而且是最好的那种!”提起自己的职业,马丁顿时有些兴奋:“I feel the need——the need for speed!”


“Top gun。”托马斯了然地点点头。


“哈!没错!看来那部电影的确深入人心。我想大部分人都感受不到那种飞翔在天空中的感觉,而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地上。我可不想一辈子被束缚在地上。”


托马斯没说话,五分钟后,就在马丁觉得他不会对此发表评论时,他却开了口:“某种程度上这也很危险,你从没考虑过它的风险性吗?”


“Dude!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很危险,你不能因为它有风险就不去做它。难道我们要面对所有的危险都做个懦夫吗?”马丁挥了挥手,随意回答着。


“那你的家人呢?”


似乎是没有防备到托马斯会这样问,马丁一下子噎住了,一口黏腻的蛋糕卡在喉咙口,惹来了马丁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这个问题也随之不了了之。


 


托马斯遵守诺言给了马丁足够的钱回家,马丁在回家的地铁上睡着了。


 


睁眼的前一秒,先恢复知觉的四肢已预先遭遇了一阵与某个大概是栏杆的物体的遭遇战。“Ouch!”马丁懊丧地痛呼着醒过来。


见鬼!


又是该死的地铁!


他是在做梦吗?还是鬼打墙?还是某种未知的该死的魔法?


耳边的地铁到站提示音响起来,哥谭中心广场站到了。


马丁警觉地站起身,立刻下了车。熟悉的车站,熟悉的拥挤人流,甚至是。


马丁眯起眼,他在地铁路线导引图前看到了熟悉的黑风衣。


Seriously?


马丁站在原地没有动,依然穿着黑风衣的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马丁的视线,转过身来,灰蓝色的眼睛捕捉到了马丁的眼神。看到马丁的一瞬间,托马斯的眼神暗了暗,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马丁,直到马丁放弃与他的对视朝他走去。


“看来你今天又得拯救我一次了,我的——幸运天使。”


同样的遭遇,没头没脑的开始,甚至是,马丁回忆起上次的遭遇,没头没脑的结束,这两次奇特的经历里唯一的不变量就是托马斯。马丁开始思考起托马斯和这一系列诡异事件的联系。他得多了解一点这男人的底细。


托马斯微微点了点头。


在他说出下一句话之前,马丁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我想,我们可以先喝杯咖啡,朋友~”


 


第二次经历诡异的地铁列车事件,马丁已经镇静了很多,在拖着托马斯往车站外走的时候,他才发现两人眼前的街景都是模糊不清、仅仅只有一个轮廓,直到两人走近那些景物才慢慢变得清晰可见。事情真的变得越来越奇怪。


托马斯的话很少,马丁在军队中学习的技巧可不包括怎么拷问人。


等等,军队?


我在军队服过役?


“是的。你是空军上尉。”


听到马丁无意识发出的疑问,托马斯押了一口咖啡,沉着地开口。


马丁睁大了眼睛,眼神也变得防备起来:“你怎么会知道?我自己甚至都没有想起。你到底是谁?”


“托马斯。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告诉了我你的名字和职业。能自信地称自己为‘最好的飞行员’的可不多,叫马丁的就更少了。”


“甜心,你对我很上心嘛~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难道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身份?”


男人脸上一瞬间有抹难以捉摸的愠色,转瞬间又被很好地掩饰了过去:“我?如你所见,是个富贵闲人。”


“富贵闲人?哼,富贵闲人手上可不会有这样的老茧。”马丁一把紧抓住托马斯的手,站起来,整个人都靠向托马斯,“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托马斯似乎并不在意被揭穿,他顺着马丁的手抬起头望着怒视着他的马丁:“我确实不只是个富贵闲人,但请你相信我,我们,我们……我们是同事,我不会伤害你。”


“同事?我可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一位同事。”


“你只是忘记了。我想,你不会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的诡异性吧。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来的吗?还有你上次是怎么回去的?周边的那些建筑、景物除了和我们近在咫尺的,其他都是模糊不清的?”


随着托马斯冷静的陈述,马丁缓缓地放松了手上钳制住托马斯双手的力道。无论如何,托马斯说对了周边这诡异的环境,而也许他和马丁一样是被困在这里了,更有可能,他是马丁摆脱这困境的关键因素。


“你陷入了某种梦魇。我是来帮助你出去的。”


“我需要你想起来,真正的你是谁。”


话音刚落,托马斯灰蓝色的双眼也变得模糊起来。


马丁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地铁刚刚好到站。


哥谭中心广场站。


当然了,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马丁顺着人流走出地铁车厢,被人推搡着朝前跌跌撞撞地走着,然后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撞到了托马斯的下巴,后者几不可闻地小声痛呼了一声。


马丁突然有点想笑。


这家伙每次面对他都是一副滴水不漏的模样,看上去傲慢得要命,原来也是个会疼的普通人嘛。


马丁往后退了一步,脸上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浅笑,完全不打算道歉。


托马斯注意到了他的笑容,令马丁震惊的是,他居然瞪了马丁一眼。


哇哦,看来这家伙也是有人类情感的嘛。


有意思。


 


这次,两个人默契地一起朝车站出口方向走去,然后进了上次那家咖啡店。


“为什么总是哥谭中心广场站?”


托马斯朝他瞥了一眼,但却没有回答马丁的问题。


“嘿,这也是一种思路,好吗?你想想,为什么每次我都该死地因为各种原因必须在这个站下车?而你,为什么我每次都是在哥谭中心广场站遇见你?如果我不在这个站下车,是不是就不会遇见你?”


“哥谭不是你的城市,对帮助你想起你是谁没有帮助。所以你不用在意这件事。”


“什么叫做不是我的城市?那我的城市是什么?”


意识到一时半会儿大概是走不出梦魇的,马丁决定在这段时间内至少得好好享受。他已经发现只要他想,这个所谓的梦魇世界就会满足他一些并不过分的要求。


比如说,一桶超大抹茶冰激凌。


马丁当着托马斯的面撕开冰激凌的包装纸,对方挑了挑眉,马丁敏锐地感觉到,在那些不赞同的情绪背后,托马斯表现出了某种耐人寻味的怀念。


 


“你还记得你的职业吗?”


“当然!唔,这冰激凌棒极了!托马斯,你真的不想尝尝?”


“不。”


“哦,真可惜。”


“你是个飞行员。你还记得你在哪家公司任职吗?”


“那当然——”


马丁卡壳了。他眼前晃过一些画面。一个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年轻女人。她瞪着自己的眼神。戴着飞行头盔的她。穿着奇怪但性感的紫色紧身服的她。酒会上一席浅蓝色露背礼服的她。庞大的试飞场。朝他微笑的正检视着飞机性能的年轻男人。机翼上白色的公司名称。


头痛。


闪电般劈开了马丁的脑袋。


开头第一个字母是F。


双r。


结尾的s。


Ferris。


“Ferris。Ferris。是Ferris航空。卡罗尔。”马丁喃喃出声。


“Ferris航空并不在哥谭,它在——”


“海滨城。”


“那是你的城市。听着,我需要你尽快想起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托马斯的脸随着他的话语渐渐开始变得模糊。


马丁一跃而起:“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在帮助我!为什么是你在等待我!为什么不是别人!为什么不是卡罗尔!”他徒劳地伸出手,企图抓住托马斯的手,然而却在伸手的一瞬间眼前一黑。


 


该死的哥谭。


该死的蝙蝠——


蝙蝠什么?


马丁再度从昏迷中清醒,他几乎是自然而然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下车。


他低头咀嚼着他刚刚下意识喊出的那个没有结束的名字,抬头发现,托马斯仍是一身黑衣,已经站在地铁车厢旁等待他了。他的脸色带着奇怪的忧郁和悲伤。


“你们哥谭市,”托马斯没说话,耐心地等着他的后续,“有什么人叫蝙蝠什么的吗?”


托马斯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他处于极度的震惊和极度的自我否定中:“那不重要。”


马丁看着他的神色,脾气一下子也有点控制不住:“哦,是吗,幸运天使?我觉得那对我挺重要的,如果你能告诉我,那真是再好不过。”


“不,”托马斯低下头,马丁没法看清他的神色,“不。那对你不重要,那也不应该对你重要。那只会伤害你。”


“你应该告诉我,让我自己判断。也许对我来说,那比什么都重要!你没有资格替我做决定。”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想起来你是谁!不然我们两个就得永远困在这儿!”托马斯也有点生气了。


“你只是想自己赶紧从这个困境里逃开吧。”


“所以你难道想一辈子困在这里吗?一辈子困在循环梦魇里,不愿意去面对真正的现实世界,你要当现实世界的懦夫吗?”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你说谁是懦夫!”马丁两步向前,一把揪住托马斯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掼到墙壁上。两个人都喘着粗气怒视着对方,剑拔弩张,似乎都想要狠狠揍上对方那张脸。


良久,托马斯低下头,马丁第一次注意到男人额前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灰蓝色的双眼。


“这不是真正的你。”托马斯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沉沙哑,透着一股子疲惫和忧伤,马丁下意识放松了他的衣领,“我想你回来。我需要你想起来真正的你。”


是我的错。


你不能迷失在这里。


我不能放任你迷失在这里。


我才是那个懦夫。


如果不是因为我。


 


求你。


 


“求你。”


马丁愣住了:“你、你说什么?”


“求你,”托马斯抬起头,他灰蓝色的眼睛里有泪光,“你必须得想起来。”


“我在等你。”


“你需要集中注意力。(You need to concentrate.)”


 


眼前突然像是有一道绿光,劈开了面前的世界。


马丁松开了紧揪住托马斯衣领的双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他的脑子里像是一下子涌入了无数的记忆和画面,头疼得简直让他想拿个锤子狠狠地敲自己的脑袋,他胡乱地自言自语着,说着一大堆他自己都没办法明白的名词,阿宾·苏,塞尼斯托,欧阿,海滨城,闪电侠,超人,正义联盟……剧烈的头疼里,马丁感觉到有人紧贴着也一起蹲下来,一双结实有力的胳臂犹犹豫豫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在停顿了三秒钟后,坚定地拥上来紧紧地抱住了他,一滴冰凉的泪珠滴在了他的额头上,顺着他的脸颊流过了嘴角。


是咸的。


 


“布鲁斯。”


还环抱着他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随即这具身体的主人回复了他,胸腔振动,马丁整个人贴上去,感受对方稳定的心跳声。


“哈尔。”


 


 


哈尔醒来的时候,是在联盟的医疗室。


午夜医生见他醒过来,便尽职尽责地查看他的瞳仁,他被小小的医疗电筒晃得眼花,下意识握紧了手,然后才意识到他正紧紧地抓着某人的手。他嘟囔着推开午夜医生的检查,闭了闭眼,转头看向床边。


一身黑衣的男人难得疲惫地还在睡梦中。他双手握着哈尔的右手,脸隔着面具轻轻贴着哈尔的手臂,浅色薄唇紧抿着。哈尔安静地注视了布鲁斯一会儿,缓缓地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他想起他在梦魇里问布鲁斯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总是哥谭中心广场站?


哈尔以前看过哥谭的地铁路线图,纵横交错的不同地铁线交织在一起,像人体心脏器官的血管分布图,有几条线路弯弯曲曲构成了一颗巨大的心脏,而哥谭中心广场站就在心脏的正中心。


所以他从前如果在哥谭,总是约布鲁斯在这里见面。


 


布鲁斯从没问过为什么。


也许,哈尔心想着,手下轻轻抚摸着布鲁斯的手,他早就知道了。


 


蝙蝠侠无所不知,不是吗?






一些设定:


1、这篇文的题目《如果缺少了那串布谷鸟的音节》来源于著名的英国布朗宁夫人的情诗《请再说一遍我爱你》。诗歌中把“我爱你”比作是布谷鸟的歌曲。所以也是暗示了没有爱,哈尔便无法摆脱梦魇,回到布鲁斯的身边。


2、哥谭的地铁线路图像心脏血管分布图的灵感来源于魔都地铁线路图,真的很像。


3、马丁是哈尔父亲的教名,而托马斯则是布鲁斯父亲的教名。


4、布鲁斯看见哈尔具象出冰激凌有怀念,是因为他想起了绿灯侠的超能力,同样地,哈尔摩挲右手中指是因为漫画里他常常把绿灯戒戴在这根手指上。



评论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