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sxdm挽洛

欧美

NYSM1&2大法好w

DC中毒中
关爱二桶,人人有责

死在冷队身上了(:

EC你不能那么甜(:
Alex呜呜呜太好看

吃我AS骨科安利w

欧美男神:Lucas Till,
Michael Fassbender,
Jesse Eisenberg,
Tom Hardy,
Wentworth Miller.

其他欧美圈几乎都也吃,杂食党。

国产,日漫,全职,以及其他每个圈都混一点,

圈多cp杂,无洁癖党,冷门党.

以上。

© bzsxdm挽洛
Powered by LOFTER

【Jaytim】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

可爱到爆炸

内河:

献给 @bzsxdm挽洛 。要保重好自己哦~




例行:


1、cp是Jason/Tim,红头罩/红罗宾。


2、题目来源于顾城的诗《门前》,后面两句是: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3、最后,还是那句话:有任何不妥当的请随时评论or私信告知。会相应采取删文or修改的措施。我爱他们,不希望毁了他们任何一个角色。





提姆带了些种子到杰森的安全屋。


 


年轻的德雷克总裁今天上午刚参加完一个孤儿院的慈善活动。一个长得极为可爱的小姑娘在提姆正弯腰和另一个孩子轻声说话时,拉了拉提姆的西装裤。等到提姆转过脸来对上小姑娘湛蓝的双眼时,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沾了些泥土的手心里躺着两三颗植物的种子。提姆看向了女孩,女孩没说话,只是固执地伸着手,将手心里那些种子往提姆面前又凑了凑。


提姆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嗨,亲爱的,这是送给我的吗?”


女孩睁大了蓝眼睛,点了点头。


“谢谢你。”提姆露出一个比之平时更灿烂的笑容,接过了女孩手里的植物种子。


女孩露出了一个太阳般的微笑,随后跑开了。


提姆站起身,看了看手中的种子,过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什么了,他眯了眯眼,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


 


所以,等到杰森回来安全屋的时候,提姆已经离开了。桌上是一盒阿尔弗雷德制作的小甜饼。杰森打开来,发现提姆一个都没有偷吃,所有的小甜饼都完好无损地躺在精致的盒子里。杰森皱了皱眉,这意味着小红大概准备了一个“惊喜”给他。


然后,他看到了安全屋的窗台上躺着他之前的一个旧头罩。


……搞什么?!


他走过去,发现提姆把头罩的一些洞和缝隙都补上了,现在它开口向上躺着,装满了有些潮湿的泥土,土质松软,有些土腥味,显然是已经松过土还浇过水了。


一张小纸条放在头罩旁边。


 


大红,种了些


 


杰森顿时有些头大。


 


小红鸟和某只大蓝鸟一样,属于基本照顾不好自己的那种类型。迪克的屋子,到现在阿尔弗雷德还会定时定期去拜访看看是不是需要清理,达米安去过一次回来抱怨过很长一段时间,以至于现在他“偶尔”也会代替阿尔弗雷德去“看看”。至于提姆,他选择了暂时还住在韦恩大宅里,即使这意味着他可能得每天面临达米安的“追杀”。


阿尔弗雷德在他俩还没确定关系、只是比较亲密的时候,就拜托过他帮忙照顾有些时候对自己的事情格外迷迷糊糊的提米,依然健步如飞、稳坐韦恩家最强Boss之位的管家很淡定:“需要照顾的孩子太多了,偶尔我也会觉得忙不过来的。”他当时还站在蝙蝠洞里,刚刚夜巡回来,手里还举着一块小甜饼。近处的布鲁斯已经摘下面具,双眸专注地凝视着眼前的蝙蝠电脑屏幕,然而杰森就是知道他的一只耳朵正精神紧张地聆听着这边他与阿尔弗雷德的对话。


我知道了。


他还能说什么?


 


更何况,小红鸟,某种程度上,也不讨人厌。


 


于是,他会在之后日常的义警和普通人的双重生活里,偶尔抽点时间关心下那位看上去只要有咖啡就能活下去的、和布鲁斯一样的工作狂知更鸟。其实也很普通。时不时收留一下受了伤的红罗宾。偶尔投喂。任务合作。年轻的韦恩总裁身边凶神恶煞的保镖。这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小红鸟有些赖上他了,开始自然而然地侵入他的私人领地,向领主挑战,提些过分的要求,或者,心血来潮搞些事情。


 


比如说,养花。


 


红头罩先生站在窗前,深呼吸了两三次,给了毫无动静的黑黝黝的泥土两个充满威胁的瞪视,最后还是长叹一口气,返身洗澡去了。他一边找着干净的衣物,一边思考着是否有必要问问提米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植物,一边又觉得提米多半根本不知道、只能上网搜些一般的养花技巧了。


唉。


他是不是对某只小鸟太过仁慈了?


 


 


红头罩开始尽职尽责地负责照顾小红鸟一时心血来潮下的。他会定期地松土、浇水,也会经常放在窗台保证阳光和通风。


几个月后,红头罩里的种子抽了一根小小的绿色嫩芽。可惜的是,杰森和提姆都错过了它的初生,因为各自义警生活忙碌而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的两人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往卧室方向跌跌撞撞地走,根本就没顾得上其他任何,包括这株在傍晚凉风里轻轻摇曳的植物。


第二天下午,提米才发现了这株早被他忘在脑后的植物,他饶有兴致地端着杯咖啡瞧了一会儿,拿小竹片心不在焉地戳刺着小嫩芽周边的泥土,直到杰森从厨房里端着食物出来叫他。两人在餐桌上一块分享着些美味的点心,提姆打着哈欠说了些最近少年泰坦的琐事,还有一些正义联盟的事情,末了还勾了勾嘴角调侃杰森对自己种的花还真是上心。


他和提米一起在餐桌边分享食物的时刻,排在杰森心里最美好的时刻第三位,仅次于和提米在床上还有在战斗时合作的时刻。提姆在才睡醒、饿着肚子享受美食的时候,意外地非常柔软、真实,还有,可爱。他迷迷糊糊地抱怨着地球的多灾多难,真诚地称赞着杰森越来越赞的手艺,眨着眼睛像可爱的精灵一样说着对杰森的思念和爱意。杰森就坐在他的对面,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记录着小红鸟每个眼神、表情、动作。达米安会时常言语攻击提米,说他离了杰森生活简直一团糟,其实呢,在杰森心里,他们俩的需求度是反过来的,他离开了小红鸟生活才会一团糟。


“你种在了我的旧头罩里。我想我有必要照顾好我的东西。”


提姆歪了歪脑袋,听懂了杰森话里的暗示,微微红了脸,随后凑上来给了杰森一个轻柔的吻。


脸上的鸡蛋沫全蹭在了杰森的脸上。


“提摩西·德雷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那株绿油油的小嫩芽抽枝、长叶,渐渐变成一株可爱的纤细植株时,杰森才发现,这居然是株含羞草。


提姆用迪克弯腰狂笑不止的表情包攻击了他的短消息信箱。


不过,至少他终于可以在网上找针对性的植物养殖攻略了。


 


第一个跑来参观的是迪克,带着达米安,达米安带着一只肯特农场出品的小黑羊。


坚持不肯放下小黑羊的达米安被拒绝出现在含羞草附近一米处,而迪克在毫无节制地持续不停地逗弄含羞草以至于小嫩叶都有些耷拉下来后,也被杰森轰了出去。


“小翅膀!含羞草太可爱了!达米安,”迪克转向一边面无表情的达米安,“我们也养一株吧。”


代替达米安回答的,是他怀中紧抱着的小黑羊的一声“咩”。


 


杰森不知道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但是提姆没能及时赶回来看他下的


少年泰坦集体被困在了一个时间困境里,因为其他事务而幸运地未卷入该事件的蓝甲虫通知了正义联盟。杰森从迪克那里知道了消息,面对迪克和阿尔弗雷德明显的担忧、还有布鲁斯和达米安这一对亲父子别扭的关心时异常镇定:“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也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杰森没对这件事表现出太多的异常,他依旧按照平时的节奏进行夜巡、调查,在有几次遇上“蝙蝠侠”迪克和“罗宾”达米安时都异常冷静正常。


 


这件事发生的一个星期后的黄昏,杰森从安全屋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些新鲜食材回来,他直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他买的都是提姆平时爱吃的,他甚至花钱买了提姆偏爱的咖啡豆。他推门进屋的时候有些心绪不佳,抬眼望向窗台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含羞草竟然悄无声息地开花了。


浅粉色的,绒球状的花朵,像朵迷你的粉色蒲公英。两朵可爱的绒球在晚风里轻轻地晃动着。杰森愣在原地,想起之前有一次提姆在自己这里过夜,早晨起床以后就端着杯咖啡站在阳台上对着含羞草嘟嘟囔囔个没完。他从背后悄悄地潜伏过去,想要偷袭一下因为还有些困而格外可爱的小红鸟,却在靠近的时候听到他轻声的呢喃:


“希望你的花也是红色的,这样会很衬这个特别的‘花盆’哈哈哈。”


“谁碰都要合叶子,防备心这么强,警惕心这么高,和某个人还真是像。你们这样的,要能开开心心地开个花估计很难。”


 


其实不难,只要有你陪着就行。


 


那天的那个时候,他最后还是装什么也没听见给了年轻总裁一个完美的“偷袭”,导致他们的早餐成了午餐。


 


我都开开心心地开了花,你怎么还没回来呢?


 


 


纤细敏感的红头罩先生开始给纤细敏感的含羞草小姐念十四行诗,或者念叨念叨他的小红鸟。鬼使神差地,他有一次摸了摸含羞草粉色的绒球花,非常柔软、美好,让他想起了提米柔软、温暖的头发。两分钟后,他离开窗台往门走去,经过餐桌的时候,他摸了张纸巾擦了擦眼角。


 


第二天傍晚,他在种着含羞草的旧头罩旁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虽然不是红色的,不过粉色的也挺衬这个特别的花盆的。


评论
热度 ( 70 )
TOP